马面心中悔恨,早知道走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挑衅凌飞。从消息中就能知道凌飞的qiāng法惊人,自己还给凌飞动手的机会,现在,完了!

    马面知道蝮蛇和刀疤是不可能来救他的,而且,也救不了,这种场合救了也必死,还会搭上他们两个。他面若死灰,一切都要在这里结束了么……

    二楼的尹天仇脸色难看,这可是他主办的赌会,出了意外就会让他的晋升豪门的评比受到影响。而且现在可不只是意外,而是开qiāng啊!

    “谁干的!”尹天仇眼神变得冰冷。

    “好像是,那个家伙。”旁边的男人指着缓步朝马面走过去的凌飞,“咦,他不是?”

    男人突然面色变得奇怪,这不就是捣毁了他们一家工厂断了燕京生意的那个家伙吗?

    尹天仇凝眸盯着凌飞“是他?嗬……”尹天仇淡漠道,“蓝亚,你去,处理一下,带上光头和毒瘤。”

    蓝亚点头“明白。”他明白该怎么处理,毁了工厂的人,能给他好果子吃么?而且少爷还是让他带的还是光头和毒瘤,显然就是要凌飞的命!

    “还有,让疯子躲避,暂时不用他。”

    “明白。”

    底下的凌飞一步一步走到马面身前,凌飞周围的人纷纷退避开来,凌飞都开了qiāng,他们能不怕么?

    因为这混乱倒是让一直在寻找凌飞的莫雨凝看到了凌飞,她面色一喜,想要过去却让身旁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抓住“小姐,等一下,现在,最好别过去。等一下!”

    莫雨凝扫了眼二楼,黛眉一蹙,好像是有点麻烦。

    “那我更该过去了。”

    那边的罗徒也见势不妙,神色骤变,快走走来。

    凌飞俯视马面“有死的觉悟了么?”

    马面胸腔都被打穿,这会儿已经说不出话来,无力挣扎,只有那双怨恨的眼神。

    “看来是有了,那就送你上路。”凌飞举qiāng。

    “住手!”后头传来一声大喝。

    蓝亚带着两个黑衣人快步走了过来,蓝亚紧盯凌飞“你在干什么!”

    “瞎了么?”凌飞淡淡道。

    蓝亚心中冷笑,这小子竟然还敢顶撞他,刚好!

    “把他给我抓起来!在我们赌场中竟然也敢闹事。”蓝亚手一挥,身后一个光头,一个脸上长着一颗拇指大肉瘤的男人都朝凌飞冲来。

    “且慢!”这时候罗徒赶到,挤了进来挡在凌飞身前,“蓝先生,你想对我罗家请来的人做什么?”

    “哦,是罗少爷。”蓝亚神色平静,“麻烦让开点,别妨碍我们执行规矩。”

    罗徒皱眉道“执什么规矩,凌飞做了什么!”

    “罗少爷!”蓝亚喝道,“他做了什么你难道没看见?竟然公然在这里开qiāng,还想杀人!作为本次赌会的主办方,我想要执行规矩,你有意见吗!”

    罗徒被问住,眉头皱起,他是关心则乱,凌飞手里甚至拿着qiāng,可以说铁证如山。可是,他老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凌飞他也了解,虽然行事无所顾忌,可也不是毫无理由就胡乱开qiāng杀人的人,可现在……

    “让开!”蓝亚不客气推开罗徒,光头和毒瘤两人上前挡在凌飞左右。

    凌飞淡漠道“怎么,想和我动手?”

    蓝亚盯着凌飞道“平白无故开qiāng,坏我赌场规矩?按规矩,带走!”

    “呵,不问问我为什么开qiāng?”凌飞道。

    蓝亚眯眼“不需要问,我已经看得很清楚。就是你平白无故开qiāng,带走!”

    “好一个慕第赌场,连原因都不问就要抓人,谁给你们的胆子,尹天仇吗!”这时,远处的莫雨凝迈步而来,讥笑一声。

    蓝亚看到莫雨凝,眉头不着痕迹一皱,可还是说道“方才qiāng声响,就他手里有qiāng,还需要什么原因。两位,我奉劝你们最好别为不相干的人强出头,免得惹祸上身。”

    “呵呵,我这人最不怕的就是惹祸。”莫雨凝冷笑,“还有,别把你色眯眯的死鱼眼往我身上瞟,再看一眼,我戳了你的狗眼!”

    蓝亚移开视线,莫雨凝的话让他心中薄怒,可他当然不敢对莫雨凝做什么,莫家大小姐的身份他当然清楚。蓝亚望向凌飞,语气更加冰冷“光头,毒瘤,动手,还等什么?”

    “你敢!”莫雨凝冷言,“如果你想死,动他一下看看!”

    不大的声音,却气势十足,震慑力十足,一言断生死!

    “我也想看看,我罗家请来的朋友到底是犯了多大的错,不问原因就抓人。”一个长相端正,英气十足的男人也走了过来。此人乃是罗徒二哥,罗天华的二子!

    “罗钦!”蓝亚面色微变,同是香江几大世家豪门的人,蓝亚没少和罗钦打交道。罗钦是罗家年轻一辈最出色的几个之一,很麻烦。

    蓝亚犹豫了,现在牵扯很广,莫家、罗家,这个该死的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帮他!怎么办?想着蓝亚耳机中传来莎莎之声,他向后瞥了眼二楼,心下一横。

    “好,我倒是要听听看你有什么解释。”蓝亚看向凌飞。

    凌飞随手一指远处“他,还有他,还有两人中了qiāng伤你没有发现?”这两人因为凌飞的躲避,被马面击中。

    蓝亚一怔,扭头看去,果真还有两人中qiāng。

    “而我的qiāng没有消音器。”凌飞道,他的意思很明显,他的qiāng只开了一qiāng,另外两qiāng则是他人。换句话说,是别人用消音器开了两qiāng,然后他动了qiāng。

    蓝亚故作不解;“然后呢?”

    凌飞眯眼“如果你脑子没坏就该明白,这两qiāng是他开的。”凌飞看了眼地上的马面。

    蓝亚笑了“谁能证明?说不定是你用了消音器开了两qiāng,然后摘掉消音器。”

    罗徒怒了“谁特么会做这么麻烦的事,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蓝亚耸肩“谁知道呢,歹徒的心理就那么奇怪。”

    “也就是说,这个证人就算留着,你也当做没有?”凌飞扫了眼马面。

    蓝亚淡淡而笑“是不是证人还不知道,怎么……”

    砰!

    一声qiāng响,地上的马面一声惨叫,挣扎的动作戛然而止,眉心处一qiāng眼!而凌飞手中的qiāng,冒着轻烟。

    “既然没用,那就不用留了。”凌飞淡漠道。

    周围人纷纷尖叫出声,蓝亚脸色微变,这小子也太张狂了,这也敢开qiāng!在公然挑衅他是么!

    罗钦皱眉,罗徒请来的人怎么这么冲动!刚刚还有回旋余地,这下,完了!

    莫雨凝却是莞尔一笑,这才是自己的男人,做事不拖泥带水,行事果决!杀了就杀了,能怎么样?你敢动手谋杀,我就不敢杀你么?

    远处走到门口的蝮蛇和刀疤两人怔住,蝮蛇面色狰狞,控制不住动作就要冲上去,刀疤一把拦下,低吼道“走!冷静,别让马面的死没有价值!”

    蝮蛇咬着牙,强忍着内心的难受,离开室。他在恨啊,为什么这小子那么机敏,明明全神贯注在对赌上,为什么还能这么反应那么快,该死!

    周围喧闹一阵后,静默下来,蓝亚盯着凌飞“好大的胆子,都到这会儿了,竟然敢开qiāng挑衅我,带走!”

    不管怎么样,凌飞这个人是一定要带走,不论是出于维护秩序的原因还是工厂之事,凌飞必须抓走!

    光头和毒瘤两人早已蓄势待发多时,凌空而起扑向凌飞。如此近距离的扑击,爆发力惊人!尹天仇知道凌飞的大抵实力,敢派这二人,可想而知他们实力如何!

    凌飞眼睛一眯,拳头攥紧。倏地,两道黑影掠过。

    只听得嘭嘭两声,光头和毒瘤两人从空中被两道黑影狠狠轰击砸下,若陨石砸落。

    轰轰两声,两人砸在赌桌上,赌桌炸裂开!

    两道身影立在凌飞身前“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们家少爷!”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