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平静收回卡,淡淡道“说了你自以为是。”

    凌飞拿起卡转身离开,他赢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看透了短寸发男人是什么样的人——自以为是!从说话的语气、着装、身上以浓郁刺激性高傲著称的卡思睿风云渺茫香水,细节的小动作等等,无一不在表明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既然知道一个人的大致性格如何,那么判断他的思维方式便很简单。自以为是的人必然会相信他自己的判断,如何进行推理也都在凌飞预料之中,所以他拿出了布,果然轻松取胜。至于这随意拿牌,和短寸发男人猜想一样,凌飞记下了牌的顺序。

    “站住!我不服,再来啊!”短寸发男人怒吼道。

    凌飞侧目“手下败将,没有任何挑战性,算了吧。”

    短寸发男人脸色涨红“你,你就是没种,有种你再来试试看!不过是好运而已,你还以为你考实力赢的吗!再来啊!”

    凌飞转过身来“好,成全你。”

    凌飞随意将牌“洗乱”“我先?”

    “不,我先!”短寸发男人抽出一张牌压在桌面,“来!”

    周围有心人不时打量凌飞和凌飞,低声道“他又要输了。”

    “嗯?”旁人不解,“怎么说?”

    “你不觉得这个年轻人是故意说手下败将的话,激怒他?”

    “嘶……似乎,有点这种感觉。”

    “是一定!这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灯。用这种方式把控对方心态,猜到下一手出什么,这局不出意外这小子还是赢。”

    周围的议论声让短寸发男人心中一跳,想要抽手收回卡牌,桌旁站着的黑衣人却开了口“卡牌置于桌面便不可收回,否则淘汰。”每一张桌子旁都站着一位年轻人,他们是监督之人,也是当做裁判记录积分。

    短寸发男人急道“你们先前都为什么不说!”

    “如果不服,可以选择退出。”黑衣人淡淡道。

    短寸发男人咬牙,他盯着凌飞,这会儿只能不信凌飞有这样的能力。

    凌飞随手抽出一张牌正面摔在桌上“你输了。”

    短寸发男人看到凌飞扔出的布脸色煞白,他颤颤巍巍掀开牌,石头……

    凌飞收起牌,头也没回地离开。

    “我说了吧,肯定是被猜出来了。”周围人议论。

    “怎么猜出来的啊?”

    “是啊,怎么猜出来的?”

    凌飞走到别处继续观察,怎么猜出来?不是那些人说的什么激怒,其实很简单。因为上一局输给凌飞,以短寸发男人这种自以为是的性格必然不想再输,所以这局他的出fǎ hui相对保守。那么什么是相对保守的出法呢?和上局一样!

    和上一局出一样的牌,这是最保险的出法。短寸发男人心中思考着,上一局这么出过,凌飞肯定猜不到他这局也这么出。然而没想到的是,凌飞又猜中了他的心理。

    两积分到手,而自己的牌一张没少,连平局都没有,对凌飞而言是个好兆头,开门红。在这个游戏中,平局和输一张牌没什么区别,都会损失卡牌,对于之后的对局很不利。

    很快,观察下凌飞又开始第二桌的对赌。

    在凌飞这一桌不远处,刀疤三人在缓缓靠近。蝮蛇眼中闪烁厉色,这一次他们三人一起出动,采用的暗杀原理和在游乐场一致,这么热闹的人群凌飞会放下戒备心。并且,这轮淘汰赛需要凌飞耗心力去研究揣摩心理,对于危险的防范必然会有所降低,这是他们三人的福音。

    越靠越近,刀疤手放于腰间,准备动手。蝮蛇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只要靠近凌飞,一qiāng打穿心脏,任他什么人都得死!马面从另一个角度过来,以包围之势夹击凌飞,让凌飞躲无可躲。

    慢慢,近了,不到十米……

    凌飞正专注于眼前之人的对赌,对方的思维方式是保守派。何为保守派?区别于方才的短寸发男人,每次出牌都是最大概率考虑风险,这是保守派。

    对待这种人也有相应的应对方式,诸如在言语上挑逗一番,打乱他的思绪。或是故意说出自己将要出什么牌,以他保守的思维方式根据他的反应不难猜出接下来要出什么,诸如此类的方式都可以用。

    凌飞思考入了神,突然身体被撞了一下,浓浓的酒气涌入他鼻间。他皱起眉头扭过脸,是一个邋里邋遢的男人,他满身酒气撞到凌飞身上。

    “你干什么!”凌飞皱眉不已,定睛一看这邋里邋遢的男人,他微微一顿,莫名觉得眼前之人有些许熟悉,可是具体哪里熟悉又说不出来。

    嗯?猛然间凌飞想到那日和莫雨凝离开时赌场的一道注视目光,当时看了过去没看到人!不过那个角落位置却有一个颓废的中年人,着装邋遢,嗯?好像就是眼前这个人,只不过更加邋遢了而已。

    “有酒吗?”男人醉醺醺说道。

    凌飞盯着他看了片刻“没有。”

    “哦。”男人摇摇晃晃撑着凌飞的肩膀起来,另只手却在凌飞背后快速拍了三下。

    凌飞眸中闪过异色,斜视男人离开,心中低沉。

    “喂,还出不出了!”凌飞的对手道。

    凌飞淡笑抽出一张牌置于桌上,双方开牌。

    “靠,输了!”对方吐槽,“不来了不来了,一个个都鸡贼得很。”

    凌飞收起卡片,转过身准备离开,在转身刹那,猛地前扑!

    噗!

    “啊!”一声惨叫,凌飞身后一个男人被一qiāng打在肩部,血液喷溅。喷溅的血液惊得周围之人纷纷后退,周围之人都喧闹起来。

    凌飞目光往开qiāng处望去,消音器!

    人群喧闹混乱,凌飞无法判断是谁开了qiāng。只能判断大概位置的几个嫌疑人,倏地凌飞盯准一个人,一张很长很长的脸,看起来和马一样。五官挤在上部分,显得下部分的下巴尤为的长。

    “是你!”凌飞脚下一踏,地面皲裂,迸发速度如同猎豹般朝着马面冲去。

    远处刀疤见势不妙,低吼道“暴露了,走!”

    侧面的蝮蛇不甘心,咬牙拔qiāng对准已经扑到马面身前的凌飞,噗地一声开qiāng!

    凌飞那狼一般的意识让他后退一步,子弹从他眼前擦过,击穿旁边一个男人的胸口,发出一声惨叫。

    有同伙?凌飞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立即手化擒拿缉拿马面。马面在凌飞扑来之时就快速逃窜,蝮蛇的一qiāng更是为他打了掩护,跑出大段的距离。这会儿因为混乱导致人群慌乱,凌飞很难追上来。

    马面冷笑一声,扭过了头,伸出手竖起拇指对着凌飞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这是挑衅凌飞!

    凌飞眯眼,好胆!

    “时间还长着,我迟早会取你狗命!”马面冷笑出声,说罢转身想趁乱离开。

    凌飞目光变冷几分,手在怀中一晃,一把泛着幽光的手qiāng出现在手中,qiāng膛直对远处人群中的马面。

    砰!

    震耳欲聋的qiāng声响起,全场的喧闹霎时间静默下片刻,与此同时一同发声的是一声惨叫!

    “啊!”前头狂奔的马面仰面栽下,扑在地面。

    凌飞所在区域众人纷纷退让开,面面相觑,噤若寒蝉,在凌飞和马面之间生生让出一条道来。

    “挑衅我是要付出代价的。”凌飞淡漠道,“看来,你已经有了死的觉悟。”

    马面胸口中qiāng,瘫倒在地,浑身抽搐,面部狰狞。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