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天仇所用的赌博之法让众人微异,让人觉得,就等同于石头剪刀布,有什么区别?未免太过儿戏了吧。

    “喂,尹天仇,就这样也叫赌会?这是赌吗?啊?”

    “就是,还想成为新世家,算了吧,这也好意思举办。”

    “搞什么啊,太让人失望了,要都是这样,夺了第一也没什么好得意的。”

    罗徒亦是皱眉“这尹天仇,做得也太幼稚了。”

    “幼稚么?”凌飞淡淡一笑,“我倒是觉得,这才是赌博!”

    “嗯?”罗徒侧目。

    “赌博赌的是什么?博的又是什么?”凌飞悠悠道,罗徒沉吟,没等罗徒说话凌飞道,“赌博,赌的是财,博的却是人心!”

    罗徒错愕“你说这话的意思是?”

    “你没看到那些骂的都是外行人么?”凌飞淡淡道,“内行人都知道,这是一场极致的赌术对战,唔,已经不完全说是赌术的考验。”

    罗徒扭头望去,全场很多人在骂,可开口的确实都是诸多不懂赌术的世家子弟,他们身旁的赌术高手都是若有所思盯着大厅里摆放的桌子看。

    “赌术是什么?单单只是打牌技巧?摇骰子技巧?猜骰子的能力?自然不止如此,还有发牌技巧、打牌经验、概率判断以及最重要的心理研究!”

    “察言观色,从一个人的反应、动作、神态来判断一个人的思维方式,从而能够判断对方下一步可能会有的动作,在对赌中立于不败之地!这,才是赌术最核心的点!”凌飞道。

    罗徒呢喃“博的是人心?”这时候罗徒才明白凌飞这话的意思。他虽会些赌术,可并未如凌飞这般深入思考。

    “不错,这一场,赌的便是人心!”凌飞道,“石头剪刀布,看似简单无比的对赌方式,可在小小的改良之下,它成了最考验人的对赌之法。刚刚我一直在想,这张桌子的用处,现在很明了了,一是为了回收输掉的卡牌。”凌飞指着中央的条形洞口,“二是为了让所有参赛选手能详细看到各自的对赌!”

    “不设防、不设围栏装置,全程让所有人观察。只要你有能力,你就能从每一个参赛选手的对赌方式中看到他的出牌方式以及他的思维方式!这是一场空前的赌术对战。”凌飞道,“考验的是你的观察能力、思考能力、防范意识以及强大的对局心理,还有你空前强大的大脑!这尹天仇,当真设计得够巧妙!”

    观察能力和思考能力不用解释,就是观察其他选手,思考他们的思维方式判断他们的出牌思维以立于不败之地。而防范意识则是防止他人勘破你的想法,知道你的出牌思维。至于强大的对局心理更不用提,在交手后,这一点至关重要。最后便是大脑,这么多人的思维方式想要都观察出来,并且记下来,何其考验一个人的大脑。

    罗徒远远看了眼尹天仇,在凌飞解释后他才明白了这一场博弈的玄妙。这场博弈,不只是简简单单的观察,还要自保,在所有人都有自保的意识下观察更加困难,这般对赌下赢下来的不是运气就是实力超强的人!能有如此观察力、防范意识,赌术必然超绝!

    正如凌飞所言,心理研究是赌术核心点!有这般研究透了心理的人,在对赌上怎么可能会输?我都看透了你下一张牌会怎么出,我会输么?

    凌飞露出一抹微笑,笑容灿烂,这是在凌飞脸上很少见的笑容。

    “我原以为会是无聊的对赌,没想到尹天仇能想出这样的对赌方式来,有趣,有趣。”凌飞颔首,“这让我不由生出点兴趣呢。”

    之前凌飞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现在,他感觉有点挑战了。这是一场每个人都需要努力的对决,如果你没有进行思考研究,那么你所进行的对赌只是单纯凭借运气,可运气能伴你多久呢?这是一样很虚的东西,将一切押宝在莫名的幸运之上,很愚蠢。

    想要晋级下一轮,必须自己开始努力研究,方有取胜之本!

    “精彩!”远在台前的易轻舞轻轻道了一句,遥望尹天仇,这位身处香江却名扬燕京的人,确实想法不俗,有人称他能比肩莫问天,看来此言并非空穴来风。

    这种对赌规则想透了很简单,可在你思考时却想不出来,有时候脑子就是差那么一丁点。尹天仇的想法丝丝入扣,很不简单!

    对于下方的责骂尹天仇没有任何反应,就静静看着。慢慢地声音渐渐消失,很多人都想明白了尹天仇的做法,不明白的手底下赌术高手解释一遍也全都明白。

    那些黑衣人已经在分发那些卡牌,凌飞也发到九张,他认真打量卡牌,比之正常扑克牌要大,摸起来的手感也不一样,确实如尹天仇所言是特制的。恐怕卡牌里面含有某种物质,让作弊行径大大降低。

    “说最后一点,本轮的奖品是这些!”尹天仇拍拍手,他所站的台上二楼位置,幕布被拉开露出落地玻璃窗。在落地玻璃窗后能看到二楼景象,此刻落地玻璃窗后放的是一巨大幕布,下方的投影打了上去,显现的乃是各种各样珍稀物品。

    “这些奖品一共近两百样,每一样价值最低近千万。”尹天仇平静说道,“来自欧洲深海的深海之心吊坠,传闻埃及王后戴过的戒指,来自顶尖qiāng火制业约翰逊qiāng械生产公司最完美作品死神之吻,千年难得一遇的圣药……”

    尹天仇随口道来让下方的人时不时惊叹,凌飞则是盯着那把名为死亡之吻的qiāng愣了神,眼中异彩纷呈!竟然真的生产出来了,这把qiāng……

    关于这把qiāng凌飞还和他有些小渊源,当年约翰逊公司准备制作死神之吻时给杀手榜、雇佣军榜上诸多用qiāng高手发了邮件,请他们提意见,用以改进在死神之吻上!凌飞也提了意见。而这把名唤死神之吻的qiāng在他死前还没有生产出来,没想到,今天见到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有他的想法在里面。

    这把qiāng,凌飞要了!

    尹天仇洋洋洒洒念出几十样珍宝,面不改色,这些价值近二十亿的东西扔出来当奖励,他竟然眼皮子眨都不眨。世家豪门底蕴,可见一斑。凌飞依旧觉得怪异,这尹天仇,做事跟疯了一眼,再不在意也是几十亿的东西,不是一点点。

    “在这一轮淘汰赛结束后,以积分的高低来作为挑取奖励的先后顺序。”尹天仇看了眼发放卡牌完毕走回来的黑衣人,“时间即将到,赌会,现在开始!”

    赌会开始了,有些心急的人已经迫不及待开始进行对赌。这场堪称心思之最的比赛,拉开序幕。

    凌飞很冷静,四处走动开始观察,罗徒知道凌飞在做什么,没有跟上去,他则是带着想法到处看起来。

    不过观察时间很有限,尹天仇规定一定时间内必须进行对赌,不然就是淘汰。所以,凌飞要想稳稳的拿下头名,他必须在这有限的时间内发现某一位可以勘破想法的人和他进行对赌,并且,这人还得愿意和他赌!

    时间,很紧!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