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光头心中想法频动,该怎么办?

    “踏踏踏……”

    急匆匆的脚步声,楼上的周易水面带笑意冲下来“成了!”这些证据足够了。

    看到周易水手中抓着的东西,凌飞颔首“可以叫人进来了吧?”

    周易水当即掏出手机“喂,姜sir,可以进来了。”

    姜戈在草丛中站起身“知道了。”他当然知道,全程盯着呢。

    女警官感慨不已“易水找的人,实在太猛了点。”

    “刚好,不是么?”姜戈嘴角一牵,“走,抓人!”

    在姜戈的命令下,一堆人冲出来,一同冲进厂房内,将这些人抓住。凌飞看了眼黝黑汉子,摸出一根金针,在他背心处扎入,封住他的强大身手!只要胆敢动手,他全身都会发软无力。不然,单凭黝黑汉子一人,也能击杀这些警察。

    周易水看了眼被拷上的宁致远和白袍光头,心中松了口气,从新城追捕犯人到燕京,意外碰见贩毒分子,一路调查又从燕京追至香江,历时近半年,现在终于落下帷幕!

    从宁致远那里扯出燕京背后的人,从白袍光头这还能揪出大毒枭!这次的事件,乃是大功一件!

    “诶,今天,谢了。”周易水看了眼凌飞,今天还真得益于凌飞。不说别的,单是那个黝黑汉子,周易水也能知道不是他们能够解决的。

    “小事。”凌飞耸肩。

    周易水凝视凌飞“我真的挺好奇的,你为什么这么厉害,不对,这么变态。”

    凌飞淡笑“想知道?”

    “对。”

    “当一个女人产生对一个男人的好奇时,是她沦陷的第一步。”凌飞瞅了眼周易水。

    周易水一呃,板起脸“想多了,谁会对你沦陷,只是好奇而已。不说就不说,走了!”

    周易水一甩头发,走到几个警察身旁,凌飞失笑。

    姜戈朝凌飞这边走过来,对他敬了个礼“感谢你为我们的帮助。”

    凌飞瞥了眼姜戈“我只是帮周易水的忙。”

    “同时也是帮我们的忙。”

    凌飞耸肩“凑巧吧。”

    凌飞转身离开,他一向对任何人都不假以辞色。凌飞的反应让姜戈微微一顿,这个年轻人,有些难以接近呢。不过想想也释然,这些实力强的人都古怪。何况凌飞是这么年轻的人,这般年纪还这么强,一定更古怪。

    凌飞走到周易水身旁,随口道“走了。”

    周易水看了眼迈步离开的凌飞“下次请你喝酒。”

    凌飞伸手摆了摆。

    女警官看了眼凌飞对周易水问道“易水,他是谁啊?感觉,有点神秘。”

    “他?”周易水看了凌飞半天,“我也觉得神秘,这家伙,让人看不透。”

    “你和他不是朋友吗?”女警官不由道。

    “是朋友,可很多时候,我感觉我并不了解他。”周易水诚然道,凌飞身上就好像笼罩着一层迷雾,让人捉摸不透。

    “不过,也幸亏他了吧。”女警官点着头。

    “嗯。”

    凌飞上车,驱车离开,今晚还有事。赌会,该开始了!

    刚上车凌飞没开一段距离来了个电话,他看了片刻,是个陌生号码,想了片刻,他接通电话。

    “凌飞先生,您好。”

    “谁?”凌飞淡淡道。

    “我们小姐想和你见一面。”女声道。

    “你们小姐?”凌飞脑中闪过无数念头,“谁?”

    “易轻舞!”

    凌飞神色微变,易轻舞?他心中怪异,种种念头交织。对于这位名满天下的奇女子,他若说不好奇是不可能的,说不想见更是虚伪!只是,他的确想不明白,易轻舞邀他会面,所为何事?碧落明心手?亦或是纯粹想认识,又或者其他?

    “理由。”凌飞淡淡问道。

    电话那头的女声愣了愣,她被凌飞这话问住了。她们家小姐可是易轻舞!生女当如易轻舞的易轻舞啊!她的邀请从来没有任何人拒绝过,从来!不论是哪方大佬,乃至各大世家家主,老爷子辈人物,也从未有人拒绝过。尤其是年轻一辈,是个男人都巴不得贴上来。

    而凌飞不仅没得答应,竟然还要理由?这个男人是脑子有病吗?

    顿了片刻电话那头才出声“我家小姐她说了,想见你。”

    “这不足以成为理由。”凌飞淡淡道。

    对面那头的女人愕然不已,忍不住道“我们小姐是易轻舞。”

    “我知道,然后呢?”

    “……”

    电话那头的女人被凌飞说得都有些不会了,易轻舞的邀请从来都没有人拒绝过,谈何理由?

    想了半天女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道“今天下午五点,在濠江的江霖酒店见面。”说完电话那头的女人挂了电话。

    凌飞摩擦着下巴,易轻舞主动邀请见面,这真的是……嗯见,还是不见呢?

    凌飞失笑,这个虚伪的问题,还需要答案么?

    ……

    放下电话,易轻舞的助手一脸无语,看着旁边另外的助手。

    “谭琳怎么了?”另外的助手抬起头。

    “徐毓,你敢信,他竟然问理由?问为什么要和他见面?”谭琳满脸无语,“我们小姐如果想和谁见面,燕京谁不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他竟然还要理由,这家伙要不是同性恋,我都不信!”

    咔——

    玻璃门推开,一位风姿绝世的女性款款走进来。

    “谭琳,和他说了?”仙音渺渺,易轻舞轻启樱唇。

    “嗯,说了……”谭琳有些犹豫,“可是,他好像没答应?”

    “嗯?”易轻舞回眸。

    “小姐,您也觉得不可思议吧,怎么会有这种人呀。”谭琳嘟囔,“竟然还问见面的理由,小姐的邀请还没有人拒绝过呢!”

    易轻舞淡淡一笑,那一笑,让整个办公室绽放光彩,绚烂无比“他会答应的。”

    看着易轻舞的笑,徐毓看呆了,眼神都变得有些迷离。小姐的美,即便她是女人,也有些抵抗不住。

    ……

    此刻,濠江赌场,尹天仇办公室。

    办公室内噤若寒蝉,办公桌前五人全都低着头,不敢言语。

    尹天仇手指轻敲桌面,望着桌上的照片。照片摆了一桌,上面分别是凌飞和周易水的照片,以及几张工厂里的照片,还有宁致远、白袍光头被拷走的照片。

    五人中中间那个男人低声道“boss……情况紧急,要不要联系牢里的兄弟把他们做掉,以防他们卸了口风?”

    “我让你说话了吗!”猛地尹天仇一声大喝,把五人都吓了一跳,中间男人吓得连连后退,急忙跪趴在地上求饶。

    尹天仇半斜着转椅,斜视墙上,神色冷漠,呢喃着凌飞二字。微微眯眼,眼中杀机毕露!如之前宁致远说的话,凌飞断的还是最重要的工厂,以及燕京最大的倾销地!所有工厂中以白袍光头所管辖的工厂为大,所有倾销地以燕京为最!全让凌飞摧毁!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凌飞此举,他恨入骨髓。

    “那个疯子呢?”尹天仇出声道。

    “前两天还在赌场里玩,现在不知道在哪。”有人回答道。

    “他留了联系方式,我这里有。”一人忙上前递上一张血红色的名片。

    尹天仇接过名片,审视良久“他比狼王强,精通暗杀,足矣。”

    “boss,要杀那个小子吗?”

    尹天仇斜了眼开口的男人“事情交由你去办。”

    男人挺胸“是!”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