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号人,在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内,全都砸墙上。七零八落倒了一地,个个哀嚎,惨叫声此起彼伏。

    董成良看傻了,这,凌飞不是个中医吗?他的身手,这么恐怖吗!一个钻研中医的国手,哪会有时间去练武啊!林家成也是目光一滞,这年轻人不是中医么?怎么,怎么身手也那么强!

    若要说最震惊的当属段宏和孙辰瑜,他们两个都看傻了,一分钟不到解决十几人是什么概念?简直就是个变态!太恐怖了。

    凌飞眼皮子抬都不抬,顺手又拿起桌上一瓶酒,看了眼段宏“到你了。”

    段宏心惊肉跳,僵着脸“我是段家的人,你敢!”

    凌飞单手一直抱着周易水,另只手拖着酒瓶缓缓走过来。

    段宏脚步不断后退,心头惊惧“你要是敢动我,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

    凌飞已经走到段宏面前,嘴角一牵,手中酒瓶高举后落下,夹着雷霆之势重击在段宏脑门。

    嘭!咔啷……

    酒瓶让凌飞砸爆,在段宏脑门上砸爆!玻璃碎屑四处散落,酒水当头浇了段宏一身。

    “这世上,没有我不敢的事!”凌飞淡漠道。

    段宏头晕目眩,连连后退几步撞在墙上,捂着脑袋,目眦欲裂“你,你,你竟然……”

    凌飞又抄起一酒瓶,孙辰瑜脸皮子直抽抽,连忙挡在前头,段宏要是在这出事,他吃不了兜着走。

    “你也想死?”凌飞淡漠道。

    孙辰瑜心中害怕,可还是硬着头皮道“朋友,你今天打也打了,闹也闹了,差不多得了,如果再闹下去,我们皇家娱乐会所可不会善罢甘休。”

    凌飞笑了,笑容冰冷“那又如何?”

    孙辰瑜一呃,声调拔高“你虽厉害,可我们皇家娱乐会所能屹立香江数十年可不是没理由。我们这的高手不比你差,如果非要闹个天翻地覆,那就试试看!”

    “你在,威胁我?”凌飞眼眸冰冷,杀意渗出。

    孙辰瑜后背冒冷汗,凌飞的眼神太过可怕,可还是硬着头皮道“不是威胁,只是在陈诉一件事实。”

    “哈哈哈。”凌飞突然发笑,“那就让你们的人过来试试看,看我能不能翻天!”

    “你!”孙辰瑜脸色大变,这是个疯子吗?

    “但在此之前,他得死!”凌飞手中酒瓶一颠,重新落在手上。

    林家成和董成良两人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凌飞确实是很猛,可接下来可不能这么来啊!诚如孙辰瑜所言,皇家娱乐会所在香江开了这么多年不是没原因的,其底蕴深得可怕。虽说老板不是六大世家豪门之人,可老板长袖善舞,游走于六大世家豪门之间,大家都愿意给他面子。

    现在凌飞要得罪死皇家娱乐会所,那结果可是非常糟糕的!

    “小神医!”董成良急忙跑过来,“真的不能动手啊,后果很严重!得罪死皇家娱乐会所,在香江待不下去!”

    看到董成良拉住凌飞,孙辰瑜急忙掏出手机叫援军,段宏见状也是急忙拿手机。

    “无所谓。”凌飞淡漠道,袁家他都敢得罪死,区区一个连世家都不是的皇家娱乐会所,他会害怕?

    董成良愕然,无所谓?果然是天天钻研医术学武功的啊,不知俗世之事,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

    “哦?叫援兵?”凌飞回眸便看到两人的动作,他倒也没有阻止,看他们打完电话。

    这让董成良更为不解,凌飞到底是哪来的胆子,竟然敢这样放纵。以他的身手直接跑了多好,实在不解气再给段宏来一酒瓶不就得了,为什么非得等着啊!不要命吗?

    “打完了?”凌飞淡淡道。

    段宏龇牙捂着脑袋“你可真够狂妄,这种情况,竟然还不跑!”

    孙辰瑜渐渐恢复了平静,已经通知了上面,绝对稳妥“确实是够狂妄,现在想跑,晚了。”

    凌飞抱着怀中的周易水紧了紧,眼中冷意更甚“跑?区区几瓶子你们以为就算完了?这才刚刚开始。”

    段宏刚刚的偏移让他已经到了门口,他瞥了眼门口撒腿就准备跑,可凌飞怎会给他机会,他转身刹那凌飞的瓶子就到了。

    这一下比前面要凶猛得多,段宏没迈出一步就让凌飞一瓶子砸得七荤八素,头破血流,蹲坐在地。

    凌飞扫了眼桌上,酒已经很少了,刚刚周易水端上来的酒可不多。不过,也够用了!

    凌飞单手又提起一瓶酒,拇指掐在瓶盖之下,拇指一弹瓶盖飞出。走到段宏身前,倾倒酒瓶酒水倾泻而下,直直浇在段宏头顶被砸破的伤口上。酒精入伤口,造成的破坏力相当恐怖,又辣又疼的感受在段宏头顶炸开。

    “啊啊啊!”段宏惨叫连连,连忙后撤,“你该死,我一定,一定会杀了你!啊啊啊。”

    凌飞看了看酒瓶里的酒,还有一半“你的惩罚差不多到这,你可以滚了。”

    真正动手的是陈洋和小胡子男人,凌飞教训段宏纯粹因为泄愤以及因为他嘴贱。他想教训的其实只有那两个人!

    段宏疼得直打滚,哪还听得见凌飞的话。

    陈洋两人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凌飞已经走过来。两人面色大变,凌飞方才举动他们看在眼里,那就是一个变态疯子,胆大、肆意妄为,根本不在乎得不得罪人,这种人最可怕!

    小胡子男人怂了,真的怂了,急忙道“朋友,我知道错了,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小胡子男人的伤口是凌飞用嶙峋的玻璃瓶打出来,酒精的bào zhà疼痛感他体会得最彻底,所以他最先崩溃。

    “饶?”凌飞冷笑,猛然冲前,一脚踏在小胡子男人的胸口,将之踏在地面,“对一个女人也好意思用酒瓶动手,这就想求饶?”

    凌飞说着酒瓶倾倒,酒水由上而下趟下,这回凌飞倒的不是头部伤口处,而是小胡子男人的鼻孔!

    “你,呃,啊,额咳咳……呜呜,啊啊。”小胡子男人被呛得眼泪直流,浓烈的灼伤感于鼻腔通往内里,他仿佛窒息。并且,酒水随着倒下难免溅起,他伤口过多,酒水难免溅到。又呛、又疼、又如窒息一般,这种感觉真的生不如死!

    这一刻,小胡子男人真有一种恨不得去死的感觉,凌飞折磨人的手段太残忍了!

    孙辰瑜头皮发麻,凌飞的手段太残暴了!

    这半瓶酒让小胡子男人觉得过了一个世纪,那股难受敢让他读秒如年。在酒倒完后,他如同劫后余生一般。

    “接下来,是你了。”凌飞看向陈洋。

    陈洋浑身发抖,他面色大变,脑中不断思考,该怎么办,怎么度过这劫难。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周易水是警察,为什么要乔装打扮来这里?肯定是因为他们几个有什么东西是警察需要的!

    “别,别,我,我什么都可以说。周围女警官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她,真的!我一定全配合!”陈洋顾不上身上的疼痛感急忙道。

    凌飞心中一动,周易水为什么来香江,目的肯定是为了烛影社boss的事,现在进入这包间,方才那两个女人倒地时的姿态……这一瞬间凌飞脑子里也想了许多,大致想通了些什么。

    周易水这个状态让她来询问不可能,凌飞替她来发问。

    “你们的毒品,哪来的!”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