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宏听到凌飞这话笑了“小子,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让我死?你也不掂量一下自己。”说着斜了眼陈洋。

    陈洋那边在讲电话“对,没错,赶紧过来。”

    “小子,你有种就等一会儿,待会儿看谁遭殃!”小胡子男人冷笑。

    “等,当然可以。”凌飞一手抱着周易水,一手抄起桌上得酒瓶,“正好在等待期间给你们上上课。”

    凌飞朝着陈洋边走边道“谁打的她?”

    小胡子男人和陈洋二人心中叫苦,凌飞这样子看起来是不准备善罢甘休,可现在援兵没上来,只能硬挺着。

    “不说话?没问题,挨个打一遍就不会错了。”凌飞淡淡道,已经走到两人面前,手上拿着的酒瓶高高抬起。

    “是,是……”陈洋这会儿怂了,正要指认小胡子男人时凌飞一酒瓶已经下来,啪啷一声,酒瓶重重砸在陈洋脑门上,酒瓶破碎,玻璃屑纷飞。陈洋惨叫一声头部裂开,血液直流。

    凌飞对于位置及力道的把控很精准,酒瓶都打爆陈洋依旧没有昏迷,惨叫连连在地上打滚。

    凌飞视线飘向小胡子男人“看他这话的意思,实际上是你?”

    小胡子男人脸色变化,咬着牙道“对,是我,怎么样!我警告你,别动我!我叫贺明泽,我爸是明辰国际的总裁贺兰山!你敢动我一个指头,今天你休想……”

    砰!

    凌飞手上剩下半截的酒瓶反手砸在小胡子男人头上,半截酒瓶处处嶙峋,这一下不只是砸这么简单,锋锐的瓶身从贺明泽的头部割下去,重甲加切割,这一下令小胡子男人头部撕裂开。

    “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凌飞这一下可要比陈洋的狠太多。贺明泽痛不欲生,眼睛让流淌的血液模糊了视线。

    段宏全程一句话都不说,他怕一说话凌飞的目标就转到他身上。所以他在等,等人过来。凌飞确实挺厉害,那又如何?来一票人凌飞再厉害也得死。

    踏踏踏……

    急促的脚步声在开着的门外传来,段宏眼前一亮,来了么?

    “段少,这是?”冲进来一群人,前头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身后带着一群人。

    “就是他,在我们包间闹事,抓了他!”段宏指着凌飞道。

    男人扫了眼包间内部,抱着周易水的凌飞,倒下的两个女人两个男人,头破血流的陈洋和贺明泽。男人心中闪过很多念头,认真胆量了一番凌飞,发现是个生面孔,偷摸看了眼段宏他沉下脸对凌飞道“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们了皇家娱乐会所这样打人,来人,动手!”

    凌飞随手又抄起一瓶酒,他淡漠扫了眼男人“不问一下起因就准备动手?”

    男人扫了眼地上的人“还用问?这些都是段少的朋友,人都是你打的,不都摆在眼前?动手!”

    段宏冷笑“刚刚让你滚不听话,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

    外头的人可不少,足有十来号,全都涌进来,将凌飞围住。迷糊中的周易水见到这种场面,挣扎着想要从凌飞怀中挣出,她要展露身份,不能让凌飞陷入危险。

    “放心。”凌飞轻声贴在周易水耳边道,“一群酒囊饭袋,不必担心。”

    凌飞这话犯了众怒,众人冷哼一声拿出腰间的警棍,就想动手。

    段宏哼声道“活该死!嘴巴贱的,没什么好下场。”

    一群人猛冲过来,凌飞握着酒瓶的手紧了紧,找死!

    “都给我住手!”这时,门口传来一声大喝。

    众人顿了顿,男人往门外看了一眼眉头皱起,林家成,董成良?这两个人怎么回事,过来趟浑水?

    董成良心中舒了口气,赶上了!

    方才董成良和林家成一直在包间里等着,等凌飞过来。可是,左等右等就是不来。林家成都不耐了,突然听闻外头大动静,两人出来一看,竟然看到凌飞在里面,董成良当即喊了出声!

    林家成好奇看着凌飞,在等待之时董成良担心林家成不待见凌飞,可没少和他说凌飞的事情。神医的名号落在一个这么年轻的人身上,林家成难免好奇,他是有什么样的能力才能让董成良这种人如此心乐诚服?

    董成良看到凌飞被一群人团团围住,神色冰冷“孙辰瑜,好大的威风,他犯了什么错,竟然动这么大的阵仗。”

    男人孙辰瑜看了看段宏“我只是维持皇家娱乐会所的正常秩序罢了。”

    董成良顺着孙辰瑜的目光看向段宏,面色一变,段家的公子!

    段宏正好看向董成良,他嘴角以前“董成良?栋梁集团和我段家有不少业务上的往来吧?”

    董成良面色微沉。

    “董叔叔,做人还是低调点好,你说呢?不要强出头,有道是qiāng打出头鸟,是吧?”段宏笑容渐深,威胁之意溢于言表。董成良很多地方都和段家合作密切,对于段家而言,与董成良合不合作都无所谓,有的是人原意和他合作。而对董成良而言,段家必不可少……

    董成良不说话了,段宏冷笑“动手,把这小子狠狠给我打一顿,我要剁碎了他喂鱼!”

    凌飞看了眼董成良淡淡而笑,手中酒瓶在握,蓄势待发。

    “今天!”董成良咬着牙前进几步挤进人群,挡在凌飞身前,“我就强出头了!”

    凌飞目光微异,董成良如此选择出乎预料。董成良明显是受制于段宏,凌飞三言两语就能听出味道,他也没想董成良会站在自己这边,董成良毕竟有家庭,不帮忙情有可原,凌飞可以理解。可没想到,他还真挡在了凌飞面前,虽然对凌飞而言并不需要,可这个情,他承了。

    “好!”段宏大笑,“既然你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

    林家成在门口看得怪异,董成良不是个冲动之人,可他现在在做什么?他看了眼凌飞,这个年轻人,真的如董成良所说么?不然没法解释他为什么这么疯狂。

    “呵呵呵。”地上的陈洋疼得龇牙咧嘴,还在冷笑,“张狂?小子,今天你死定了。”

    凌飞淡淡道“让开,一群废物而已。”

    董成良一愣,凌飞这是?保护他?他还没反应过来,凌飞手拿着酒瓶一把将他推开。

    “哟,还会保人?”陈洋捂着头缓缓站起来,“没用了,既然敢趟浑水,他也跑不了!”

    凌飞一眯眼,手中的酒瓶朝着陈洋甩过去。

    嘭地一声,酒瓶在陈洋脑门炸开,陈洋一声惨叫,整瓶酒都淋了下来,淋了陈洋一身。不仅是酒,还混合着被凌飞打破脑门的血液,看起来有点像是血水流下一般,令人感到可怖。

    酒精倒在伤口处会是什么样的想过,疼,加剧数倍的疼痛感!陈洋连声惨叫,趴在沙发上用力锤着沙发,这会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旁边的小胡子男人也受到波及,酒瓶炸开酒也溅到他身上。他的伤口比陈洋严重,嶙峋玻璃划开的头皮,酒精倒上去那种疼痛感令人痛不欲生。

    两人的惨叫让段宏眼皮子直跳“还看着干什么?给我上!”

    董成良着急不已,凌飞是个无缚鸡之力的中医,肯定被打个半死啊!董成良看了眼林家成,急忙道“林总,你也说句话啊,我真的没骗你,他肯定会对你……”

    嘭!

    轰!

    董成良话没说话,好几个人从他眼前飞过砸在地上,没错,是飞过!

    董成良转过身,瞳孔一缩,每一个靠近凌飞的人都好像是碰到弹簧一样飞出去。不,不是弹簧,而是凌飞的脚,凌飞一脚一个!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