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徒爷爷有三个妻子,大夫人在生了老大老二之后没几年因病去世。二夫人生了一个女儿,第二胎生了个男孩排行老四,生男孩时难产而死。三夫人生了两个男孩,不过一个在童年时因意外死了,只剩下另一个,也就是罗徒的父亲,排行末尾,是第六个孩子。

    而方才的罗浩,他罗家老二的孩子。因为父母的原因,也因为罗浩确实是嘴贱,罗徒和他从小闹到大。

    “你父亲就生了你一个?”听罗徒讲着自己的事,凌飞随口问道。

    “还有个妹妹,现在在香江大学上学。嗯?”猛地罗徒盯着凌飞,“我警告你,你已经好几个女朋友了,可别想对我妹妹做什么,否则我杀了你!唔,虽然我知道我打不过你,可你也别想好过。”

    凌飞上下打量罗徒几眼:“放心,从你的基因上我就能确定你妹妹长什么样,不感兴趣。”

    罗徒怒了,这话怎么都不能忍:“谁说的,我妹妹可是香江出了名的大美女,各大家族的少爷哪个不想娶我妹妹!追她的人能从这里排到濠江去!等我妹妹回来,一定让你眼珠子都瞪出来。”

    这是亲哥,平时罗徒爱欺负妹妹,可别人说她妹妹,他绝对不同意。

    “希望吧。”凌飞摆手,“刚刚那个罗浩说的今天有个小试什么意思?”

    玩笑闹闹就过,回归正题,罗徒措辞道:“我罗家子弟不少,大伯二伯的儿子女儿一堆,三姑四伯也一样。请来的所谓高手肯定很多,但是,具体如何还不知道。我罗家在香江也是一世家,想依靠这个蹭吃蹭喝的骗子可不少,总不能让沽名钓誉的人去赌会丢脸,我罗家丢不起这人。所以就有个小试,如果小试都过不了,那就别去赌会了,顺便把骗子清出去。”

    “什么时候开始?”凌飞道。

    “嗯,大概是晚上吧,那群huā huā gong zi估计大早上起不来。”罗徒道,对于某些品行不好的兄长,他可没什么好话。

    凌飞颔首道:“嗯,有车吗?给我一辆。”

    “你要出去逛?”

    “嗯。”

    “我带你去啊,反正也没什么事。”

    “不必。”

    “也行,只要你晚上记得回来就是。”

    “当然。”

    凌飞的人品罗徒还是很相信的,是个说一不二的人:“行,吃过饭我把车钥匙给你。”

    吃饭是佣人把饭菜送过来,凌飞和罗徒在别墅里的餐厅里吃的。桌上罗徒有意无意地告诉凌飞,今晚一定要技压群雄,因为这对他来说很重要。重点还是压压罗浩的面子,方才罗浩那么嚣张让罗徒很不爽。

    吃过饭,凌飞拿着罗徒的钥匙和他出去,罗徒指道路,凌飞从停车场里开出车子离开罗家。

    去一个城市记下一个城市的道路、区域分布,对凌飞来说是必须要做的事。这样算是职业病,当初是杀手,执行任务自然得把一切记在心里,万一任务失败,不至于逃跑路线乱七八糟。熟悉的地形,更有利于任务的执行。

    现在出来也一样,凌飞要熟悉好香江的道路,别的不说,袁家很可能会派人暗杀他,上次在游乐场就是这样。

    确如凌飞所想……

    此刻,燕京,袁家。

    “最新情报,凌飞去了濠江。”底下的人在给袁瑞年报告。

    袁瑞年看了眼旁边坐着的刀疤蝮蛇三人,淡淡道:“上次已经失手一次,希望这次不会再失手。”

    刀疤沉吟片刻:“我不敢给你保证,这个家伙比想象中要难缠。”

    袁瑞年皱眉:“那我花钱雇你们来还有什么用!”

    刀疤抬眼:“袁先生,不必着急,我说难缠也不是没有办法,请借给我一些人手,我有把握让他死在香江!”

    ……

    凌飞驱车疾驰在香江的路上,尽是高楼大厦,这些密集的建筑让凌飞感觉到的不是现代化的程度如何如何,而是一种压抑感。他想起和莫雨凝在桃园险地的时光,那时候的闲适生活让人向往,和眼前形成鲜明对比。

    或许真的是前世厮杀过多,这一世的凌飞很是向往那样美好的生活。奈何命运弄人,从新城开始,一路的腥风血雨一直到燕京,哪怕是现在也没得消停。

    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凌飞脑子像是一台高速旋转的发动机,将每一处记录在脑内,每一条街道每一处地标,全都记下。

    凌飞开着车经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一直持续到晚上,凌飞顺带还去了一趟濠江。濠江相比于香江确实是小了太多太多,不过赌场确实够发达,装修得和皇宫没什么区别。

    到晚上了,凌飞才驱车回罗家。

    此刻,罗徒在家已经急得不行,凌飞到现在也没回来,给凌飞打电话还是提示关机!这让他急坏了,凌飞难道是跑了?又或者是因为什么耽误了?是不是有可能堵了车?无数个想法在罗徒脑子里冒出来。

    马上就是小试,凌飞不来他拿什么去小试?这不是过去丢人么?早前还信誓旦旦说找了个高手,待会儿见了罗浩的面,他还不得嘲笑死自己?

    想着罗徒头皮发麻,不住看时间,又时不时往门口看。坐下又站起来,来回踱步,抬头一看墙上挂钟。

    “不好,时间差不多了!凌飞怎么还没回来。”罗徒心中后悔不已,早就知道不让凌飞出去,到这会儿还没回来。不管是什么原因,耽误了小试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罗徒咬牙跺脚,没办法,这会儿只能先上了。早前都在长辈面前说了带了人,他现在如果不去更丢人。

    “阿帆。”

    “少爷。”佣人跑过来。

    “待会儿凌飞回来你就带他过来,知道没。”

    “是,少爷。”

    “第一时间,一点都不能耽误!”

    “是。”

    罗徒心中无奈,只得离去,心中暗自苦笑,作孽哟。

    凌飞这会儿把车停在了门口,不是他不进去,而是前面拦着个人。

    凌飞望着车前展开双手挡在前头,直勾勾盯着他看的女孩。女孩国色天香,美得让人窒息,比之唐娉婉也不弱分毫,她正鼓着嘴插着腰。

    “说,你是不是小偷,为什么偷车!”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