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前吧大概,香江出现一个惊才绝艳的年轻人。无论眼界、手腕、心性皆是上上之选。迅速成为商界风云人物。这个人仿佛是突然冒出来,查不到他的任何过去。以房地产起步后设计诸多领域,在十年之间,只身一人建立起商业帝国,也就是现如今出现的豪门!”

    “从无到有,还是豪门,不对,其资本比普通豪门强得多。可仅仅花了十年时间,他的成就堪称奇迹。”罗徒感慨,“这样的人你说放在燕京是不是比莫问天更强?”

    凌飞淡淡道:“不一定,莫问天掌控莫家,获得的成绩数据不明显,不过莫家体量大,这不明显的数据换做寻常相当可怕。”

    罗徒一顿,想了想颔首:“确实如此,这莫问天不可小觑。不过我们现在说的不是他,是尹天仇。这尹天仇绝对是不逊于莫问天的人物,说犹有过之不过分。”

    “今年这场赌会就由他操办,嘿,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举办。他这十年来可不容易,树敌无数,动了多少人的利益,这次赌会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办成,他的那些仇敌一定会来搞破坏。”罗徒道,“等着看好戏吧,他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到时候应该很精彩。”

    “言归正传,说说我的事情。”罗徒将话题拉回,“这些年赌会的奖励越来越丰厚,有点成了炫耀世家资本的意思,那些珍宝即便我们这些世家豪门都会眼馋。所以,就招世界各地各种赌术高手,为的就是夺得那些让人眼馋的珍宝。我们罗家也眼馋,所以就去找各种赌术高手。”

    “所以找上我了?”凌飞道。

    “不止如此。”罗徒苦笑,“我们家不同别家,我们家族是以赌场起步,所以,能否拥有过硬的赌术,或者是有能力笼络赌术高手,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是很重要的事。”

    凌飞会意,罗徒家有些像燕京楚家,他们家世代习武,所以继承人也要求会武,如果不会不配成为世家家主。

    现如今绝大部分家族的想法是凌文敬等人那样,认为还是权谋为上,武力落于下层。事实上来说也没错,自古以来都是这么个道理,打江山的是武者,可坐江山的永远是文臣。罗家楚家的做法有没有问题不是凌飞要考虑的,各有想法吧。

    “我们罗家有个变态的规定,就是以赌会来作为家中地位评定的重要一项。”罗徒道,“至于其他商业方面的能力什么的也有,只不过,赌会的比重会高一些。”

    “呼,大概的都告诉你了,就是这么个道理。至于说赌会的具体细则还得当天过去才能知道,每次的赌会规矩都不一样。”罗徒道,“凌飞,你可是答应我了,可别这种时候反悔。”罗徒啃了口苹果。

    “自然。”凌飞不至于干这种事。

    又和罗徒聊了些问题罗徒让旁边的佣人带凌飞上楼去他的房间。

    凌飞回房间后看看时间已经很晚,就没给唐娉婉打电话了。打开手机却发现唐娉婉发了好几条消息,都是问他安全到达了没有。看来上次飞机失事的事情给唐娉婉造成阴影了,凌飞温柔地回了一段语音。

    发消息的还有安若曦任嫣然,她们两个也是问凌飞到了没,她们都知道凌飞去了濠江,凌飞也一一给了她们回复。

    不过,莫雨凝竟然没发消息,倒是让凌飞有些奇怪。平日里莫雨凝是最喜欢给他发消息的,有事没事还爱给他打电话,特爱粘着他。今天没发消息,确实挺奇怪。

    莫雨凝的性格真是给了凌飞很大的反差感,莫雨凝在燕京是出了名的讨厌男人,可在和他相恋后,天天都爱粘着他,似乎没一刻钟都想和凌飞待在一起。

    想了想凌飞也给莫雨凝发了一条,往日秒回的莫雨凝没有回复。这会儿可能已经睡了,凌飞也没怎么样,放下手机盘膝坐下修炼。

    五星雇佣军巅峰,这是凌飞目前的实力。凭借他巅峰的技击技巧,以及堪称鬼神之技的qiāng法,以及悲鸣剑之利,实力几乎等同六星高等的实力。实力水准在六星也有强弱之分,普通、中等、高等、巅峰,这是世人的笼统分级。

    然而实际上,这些分级没什么卵用。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一个不注意就可能杀了你,实力比你低却能杀了你的大有人在。到了六星实力水准的人都不能小觑,个个难缠。尤其是战场上经历过生死历练的,他们的战斗经验无比丰富,最能抓时机,找机会。杀人,只在一瞬间!

    凌飞有预感,如果突破到六星,他的实力会超过前世!

    这一夜凌飞都在修炼中度过,睁开眼时窗外蝉鸣鸟叫,盛夏的气氛已经很明显。

    凌飞看了看庭院,翻身从楼上跃下,在庭院中开始练拳。这几乎是他每天的必修课,身子骨一定不能松懈,即便技击之法融入了他的骨髓中,成为了下意识习惯,可凌飞还是习惯去练习。

    足足练了一个小时,耳边突然听闻一道声音:“呵呵,生面孔?听说昨晚罗徒回来,还带了个高手回来?就是你?”

    凌飞侧目,庭院外站着一个和罗徒年纪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双手抱胸,乜眼看着凌飞,嘴角浮现淡淡的冷漠笑意。和罗徒有仇?这是凌飞脑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

    凌飞也没理会这家伙,继续练拳。方才是迅猛的强攻招数,现在则是借力打力的太极之法,不过这太极并非华夏的太极拳,而是凌飞前世得到的关于借力打力的招法,凌飞想到华夏的太极,故而将两者融合,形成了极其适合凌飞的一种技击之法。

    看到凌飞缓慢的动作,年轻人大笑出声:“几岁就开始学老大爷打拳,罗徒就让你这种老年人来赌会吗?你到时候准备靠这种手法来对赌?慢吞吞的,你当别人瞎吗?”

    凌飞两耳不闻狗吠,自顾自练着拳法。这拳法看似缓慢,却在该快时快,四两拨千斤,借力打力的极佳招法。

    “今天就有一场小试,我倒要看看到时候罗徒带着你怎么丢人。”年轻人冷笑,“老年人操作未免太上不来台,真不知道罗徒脑子进了多少水,找了个愣货。”

    凌飞动作缓缓停了下来,侧过脸,眼神变得锐利:“滚!”

    年轻人瞪大眼睛:“你敢叫我滚?这是我家!给罗徒几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和我说话,你竟然敢……”

    “让你滚没听到?几个月没见你耳朵聋了?”这时大门打开,罗徒穿着件背心从房间里出来,瞪着眼对年轻人吼道。

    “嗬。”年轻人嗤笑,“长志气了,可以,我倒要看看,今天你们怎么丢人。”年轻人斜了眼凌飞,一个练太极拳的人能有什么能耐?而且还是这么年轻的人,这才学了几年赌术?怎么可能和他请来的大师媲美?

    “罗浩,你还是想想待会儿丢人了怎么找地洞钻比较好。”罗徒道。

    “嘴巴还挺硬,到时候你就等着看好了。”罗浩转身,耸了耸肩离开。

    罗徒看着罗浩离开,走到凌飞身旁道:“这家伙本事没有,就是嘴贱,从小我们两个就不待见。他爸和我爸也是对头,很烦人。”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