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收起金针缓缓站起来,话也没说,对罗徒道:“走吧。”

    “呵呵,故弄玄虚,赶紧走。”女人冷笑。

    董成良面色不断变化,猛地站起来道:“小兄弟,抱歉,你也是一片好意。嗯,这样,这是我的名片,如果在香江有什么摆不平的事情可以找我。”

    董成良心思转得很快,他想用这种方式来稳定住凌飞。现阶段他自然是更相信查理斯,毕竟人家的名声享誉世界,凌飞算什么?但是他也怕意外,如果说查理斯治不了怎么办?刚刚凌飞那样分明是有把握治疗。他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即便说这个机会可能不大。

    如果是没看过那些假中医之前,董成良一定会让凌飞先试试,不行再让查理斯来治疗。可经过那些他再没有信心让凌飞先试试,万一要是病情加重怎么办?老爷子已经倒地上了再严重的话原地去世!

    “不必。”凌飞头也不回往前走。

    董成良心头一膈,他没想到凌飞竟然这么干脆就拒绝。说出香江摆不平的事情都可以找他,只要凌飞不笨就能想到一些什么,这凌飞是真的没想到些什么吗?

    董成良心中一叹,算了,走就走吧。他对于中医的看重度已然不如从前,凌飞只是有概率而已。

    查理斯却是喊道:“别走,站住!”

    凌飞斜眼:“还有事?”

    “我要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治好他的。”查理斯一脸严肃,“现代医学一定比你的巫术更厉害。”

    凌飞刚才的话就是说他治不好老者的病,这让查理斯怎能服气?尤其是知道凌飞是一个中医的情况下,你一个搞巫术的都能救人,我还救不了了?

    “没兴趣。”凌飞淡漠道。

    “你是不是怕了!”查理斯喝道。

    “怕?”凌飞眼睛一眯,扭过头来,眼神中仿佛有杀气。

    罗徒在旁边心头一跳,凌飞生气了?罗徒暗道不妙,凌飞的脾气燥起来谁能挡得住?凌子轩都敢杀,还有谁不敢杀的?才刚刚到香江,这就要动手了不成。

    查理斯在凌飞看过来一刹那恍惚间看到一条张开獠牙的猛兽,他心头一震,可还是定神道:“你不就是怕看到我治好,知道你所学不过如此而已。”

    罗徒心头大跳,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啊!他连上前想要拉住凌飞,这可不能动手了,赌会临近不能出意外。

    “呵呵。”凌飞淡漠一笑,“好,我在这看着。”

    查理斯自信扬起头:“你会看到奇迹。”

    查理斯走到董成良身旁蹲下,拿出自己包里的东西,是一瓶瓶的药水还有仪器。查理斯心道够巧,他来香江就是有人相邀才过来,所以带上了这些东西,刚好用上。这里面有一些是他的研究成果,和现代医学还有些不一样,正是这些创新他才被说有希望获得诺贝尔医学奖。

    女人看到查理斯的工具齐全大为点头,里面的东西还让她看到很多没见过的东西,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很专业!

    董成良视线来回在查理斯和凌飞身上扫视,他不知道查理斯能不能救回他父亲,至少凌飞还没跑,待会如果查理斯不行可以让凌飞来试试。他既然愿意在路上帮助一个不认识的人,证明他心地善良,央求一番应该没问题了。

    查理斯开始了一些列的救助,先是抽血,然后将血液打入数个小瓶子内,一瓶子一点。而后拿出不同的药水分别滴入各个瓶子内,观察反应。

    罗徒看着低声对凌飞道:“看来他不单单是医生,还会些研究之类的。”

    凌飞淡淡道:“浪费时间的举动,不过是判断毒素,从症状完全能诊断出所中之毒。”这是中医最厉害的一点,如果有医书传承,只凭症状就能找到病原,从而对症下药。

    “不过,他确实有些能耐。”凌飞道,他能确定,查理斯的这种方式确实能找出病因。

    “凌飞,你觉得他能治好老先生吗?”罗徒问道。

    “不能。”凌飞直接道。

    “呃,这么绝对。”

    凌飞和罗徒的对话没有背着众人,大家都听到了凌飞的话。查理斯嘴角一抽,凌飞竟然这么绝对,不过,他可是有头绪了!

    查理斯扭过头,轻哼一声:“你就看好吧。”

    董成良的妻子嗤笑一声:“自己治不了就诅咒别人治不了吗?这心理,真让人恶心。”

    董成良皱眉喝道:“说多少次让你闭嘴了,能不能别开口。”

    女人怒斥:“为了个外人你今天凶我几回了,混蛋!”

    董成良不管女人对着凌飞那边歉然道:“小兄弟,她这个人就是这样,请不要介意。”

    凌飞瞥了眼董成良夫妇,没回答。这董成良的心思他也清楚,无非是想保持在他心中的好感,不至于查理斯失败之后他不医治。

    那边的查理斯拿着一瓶血清已经变了样的瓶子看,猛地呵呵一笑:“巧了,先生女士,这病我刚好能治。”

    “是吗,太好了!”女人惊喜道,顺带眼瞥了眼凌飞。

    罗徒嘿地一笑:“凌飞,你招牌不保了。”

    凌飞淡笑:“希望如此,可惜,他做不到。”

    查理斯脑门黑线,闷哼一声不说话,他要正面打凌飞的脸!

    女人哼哼唧唧:“还诅咒,真是有够差的人品。”

    罗徒偷摸瞧凌飞,还好还好,没暴怒,他就怕哪句话把凌飞给点燃。

    还真不是哪个人都有惹怒凌飞的资格,一些无足轻重的人谩骂对凌飞而言并无所谓。他不至于为这点事情生气,这个女人在他心里便是无足轻重。

    那边的查理斯动作快了很多,调配药剂各种让人看不懂的操作开始。一直过了二十分钟,在查理斯满头大汗之后他笑了:“成了!”

    查理斯手里的药剂被他抽入针管,他斜了眼凌飞嘴角一撇,对董成良道:“这一针,就能让老人家痊愈。”

    董成良喜道:“是吗,如果真的能治好,我一定会设宴感谢你!”

    女人呵呵一笑:“不需要某些人不也能成,换做某些人还指不定怎么样呢。”她这话的意思依旧很明显,指的就是凌飞。

    周围的路人有些看不过去的:“人家好意帮忙,还被这样讥讽,真是冷漠。”

    “谁说不是,从头逼逼到尾,听着都烦。”

    “把人家的好心肠这么嘲讽,心凉了,难怪现在这么世风日下。”

    董成良的妻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说话了。

    查理斯拿着针管准备给老人注射,罗徒在一旁问道:“凌飞,这能行吗?”

    “注射进去一分钟开始,老爷子估计会全身抽搐一阵,然后脸色从白色变青色,离死不远了。”凌飞缓缓道。

    周围的人纷纷看了过来,个个神色错愕,凌飞这话,无端臆测吧?

    女人怒了:“闭上你的乌鸦嘴!”

    董成良犹豫了,张张嘴在凌飞和查理斯身上扫视一阵,还是没有说话。他选择相信查理斯……

    查理斯冷哼:“小子,你看好了,我会让你尴尬地钻进地洞里。”

    说罢查理斯将针管里的液体注射进老人身体。

    众人都在等着,会好吗?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老人手臂开始动了动,全神贯注注意老人的董成良妻子见状露出笑容:“看见没有,动了!你这个庸医,还说会死,你怎么不死呢!就是见不得别的医生比你强,像你这种人,这辈子也就这个出息,当个骗子糊弄糊弄别人了!你……”

    “啊!”

    周围人倏地惊呼,女人忙转头看老爷子,老者在地上竟是全身开始抽搐起来……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