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医生吗?有医生吗?这里有人昏倒了!”

    人群里有人大喊着,用的是粤语,罗徒看了眼凌飞。凌飞略微顿足,他会粤语,在出训练营之后执行任务初期,他认识了一个来自华夏的杀手,说的便是粤语。凌飞跟他呆过挺长一段时间,说倒是不怎么会说,可大部分都听得懂。

    “要过去?”罗徒见状不由道,看凌飞这样是想过去的。

    凌飞没回话,转身朝着人群走去,既然碰到了就不能见死不救。他是个医生,仁心,他也有。

    “让开。”凌飞淡淡道。

    周围的人看了眼凌飞:“你是医生?”说着让开道路,其实他们有些不信的,凌飞长得太年轻还那么帅。在人的固有观念里,凌飞不像是一个医生。

    让开后凌飞看到了里面情况,倒地的是一个老人,满脸皱纹,写满沧桑,拐杖被扔在一旁。老人已然陷入昏迷,嘴唇发紫,脸上却是苍白无比。旁边是一对看起来是夫妻的中年男女,男人趴在地上倒下的老人身上,不断呼叫,女人则是皱着眉头看着,倒是没什么动作。

    周围人群的散开让这对夫妇看到走过来的凌飞,男人忙问道:“小兄弟,你是医生吗?”男人用的是普通话。

    “嗯。”凌飞淡淡嗯了一声。

    女人看到凌飞却皱眉:“你会不会啊,如果把我家老头子治坏了你可赔不起,他老人家可……”

    男人听到女人这话脸一黑:“闭嘴!怎么说话的!”人家好意过来看病,女人这话的意思是在威胁凌飞一样。

    “小兄弟,你别介意,她那张嘴就是欠抽。”男人忙损一下自家老婆,好让凌飞不满的情绪降下来。

    “你!”女人听到这话怒了,“董家良!你说什么,你有种……”

    “我让你闭嘴!”男人大喝一声,眼神都变凶几分,“爸要是有个闪失,我扒了你的皮!”

    凌飞看也没看女人,也不管两人说什么,走到老者身旁,伸手抓起他的手腕,伸出两指置于脉搏之上。

    “嗯?”周围的人看到凌飞的动作纷纷皱眉,凌飞这种把脉之法完全说明他是中医。在香江这种现代化的城市,绝大部分人相信的是现代医学,对于中医的印象并不好。

    女人看到凌飞的动作面色更是不悦,加上刚刚被骂心情不好,嘴巴就兜不住了:“能治好老爷子最好,别是什么装模作样的家伙,要是把老爷子治坏了,在香江这一亩三分地,你别想好过。”

    罗徒从一开始就在盯着这夫妇二人看,不知在审视着什么……

    “你特么闭嘴行不行。”董家良吼了起来,“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女人脸色僵住:“董成良,我是为了爸好,万一这家伙是个骗子怎么办?你看他,还把脉,我们这一趟还少被这些所谓的中医骗吗?”

    董成良自然知道凌飞是中医,这一趟也确实没少被沽名钓誉的中医欺骗,可现在他能怎么办?只有凌飞一个医生。

    “你先闭嘴,等小兄弟看完再说。”董成良道。

    女人冷笑:“可以,待会儿出了事别怪我没提醒你,反正是你爸也不是我亲爹。”

    董成良脸色一黑,举起手就想抽她一巴掌,这种话都说得出来。可这会儿大庭广众之下,真不好动手,家丑不可外扬,强忍了。

    而凌飞这边也检查完毕,他眉头微皱,中毒颇深,毒素隐蔽,cáng du于经脉,西医是检查不出来的。听这二人的话能猜出来,应该是西医检查不出来走投无路才去找中医,然后又被骗。

    “小兄弟,怎么样?”董成良小心翼翼地问道。他心中无奈,父亲的病情在香江在哪家医院看都没用,到处问偏方,结果被告知中了毒,而西医还检查不出,所以他带着父亲去了内地,遍寻国手却被屡屡被骗。病情也越来越严重,去内地之前还能谈笑风生,去之后越发严重。现在下飞机竟然直接晕倒,不省人事……

    凌飞伸手扶起了老者:“毒入骨髓,很严重,去医院恐怕会告诉你料理后事了。”

    女人冷笑:“果然,听到我的话知道怕了,不敢乱蒙了?算你还有点眼力见。不信就不信,直说就是。”

    董成良听到这话心中却是一动,他听出了不同的意思:“小兄弟,言外之意,你有办法?”

    凌飞没回答,只是淡淡道:“扶好他。”

    董成良心中涌起一股欣喜:“好。”他急忙上前扶住老者。

    凌飞摸出一盒金针打开,周围之人纷纷侧目,这是准备针灸吗?这里的大部分都是香江之人,更尊崇现代医学,对于中医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看到凌飞拿出金针不免好奇。

    “喂喂喂,你可别乱来,这要是把老人家刺死了办?”

    这句话不是女人说的,而是旁边一位穿着西装手里提着包的三十多岁金发男人说的,他是一个外国人。

    女人正想说这话呢,听到他的话当即迎合道:“就是,万一出了事你怎么赔!”

    这会儿董成良没说话了,说实话,他心里有些害怕。毕竟这段时间来都是在被骗,全都是中医,他难免担忧。

    众人看向这个金发男人,突然人群中有人惊呼一声。

    “咦,这位不是国外那个什么医生,我上次在某个报道上看到过他。”

    “对的,是那个内科医生,叫查理斯!还发表了一篇论文,很出名。”

    “听说他未来有机会冲击下诺贝尔医学奖呢。”

    “不过他刚刚说的好像是中文啊,原来他是会中文的吗?”

    金发男人查理斯看着凌飞手里的金针嘴角透着不屑之意,西医和中医几乎就是天敌关系。不,在华夏人眼中认为是天敌关系,别人可不这么认为,因为他们压根就没认为中医是医术,他们无法理解吃树根叶子的方法是怎么回事。

    所以,查理斯看到凌飞做法时压根就没把他当做是医生。这种方式在他们思想理解当中,只能算是巫术。

    女人听到周围人的议论眼前一亮,查理斯的名字她也是听过的。因为老者的病情,他们查过不少资料,其中查理斯就曾是他们查过的某个想要去看的医生。

    “先生,女士,如果你们两个要是能信得过我,就让我试试看怎么样?”查理斯笑问道。

    “唔,可以吗?再好不过了。”女人惊喜。

    “当然。”查理斯笑着,“不过……”他看了眼凌飞,“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就没必要试了吧?”

    “这是当然!”女人一口应下,瞅了眼凌飞道,“诶,你差不多可以走了,这里有医生,是国际知名的内科医生。哦,如果你想在这里学习一下也行。”

    这会儿董成良在犹豫,凌飞毕竟好心好意过来,他有些过意不去。至于医术,他还是更相信查理斯一些,毕竟人家是国际知名的内科医生,而凌飞只是一个年轻人,会中医的少说也得是发须皆白的老医生吧?

    凌飞淡淡扫了眼他们几人,众人神色他看在眼里,将金针收了起来,淡淡道:“既然如此,让他治,出了意外和我无关。”

    凌飞不是说假话,西医真的治不了,两种医学体系不同,这毒药,凌飞估计他们都调查不出来。胡乱治疗,恐怕很糟糕。现在女人不乐意他治,董成良也在犹豫,他为什么还腆着脸上去。死就死,和他无关。

    听到凌飞这话查理斯面色不悦:“怎么,你认为我还不如你那巫术?”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