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经理也是怔住半晌,凌飞的问题也太直接。

    “怎么,不知道?”凌飞盯着韩经理的眼,面色一凝。

    韩经理错愕片刻便回过神,他笑了笑:“凌先生,嗯,怎么说呢。我只负责烛影社内部的事务,其他我一概不知。关于我们烛影社背后有人之类的话我也听过不少,可你要问我是谁,我确实不知。”

    这么尖锐的问题韩经理依旧如此淡定的回答,倒是让凌飞略显意外。

    “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你不是烛影社的经理?”周易水不由道,“你不知道还能有谁知道。”

    韩经理看了眼周易水笑着道:“我是真不知道,这样的言论很多,究竟属不属实我也不清楚。既算是属实,也是由我们boss负责连接上面,我还没资格知道。”

    韩经理的神色非常淡定,淡定到让人相信他说的话一定是真。凌飞深深望着韩经理,他擅长观察微表情,在韩经理脸上他没发现任何说谎的痕迹。也就是说,韩经理所说是真话!如果是真话难免奇怪,作为烛影社的二把手人物,他竟然不知道自己上面的人是谁,能信?

    “嗤,谁信,你是烛影社的二把手,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周易水不相信这样的鬼话。

    韩经理淡笑:“好,如果说我知道,我有什么隐藏两位的必要?有这样的靠山存在,说出来就能解决无数麻烦,我为什么要藏着掖着?并且,凌先生在场,我敢骗他吗?即便靠山再强,也不可能强过凌先生家里,得罪凌先生我不是在找死吗?”

    不仅是淡定,韩经理还能够给凌飞和周易水作分析,这个人的心理素质已经到了一定程度。

    凌飞盯着韩经理许久,他还是没能从韩经理的微表情中找到任何说谎的迹象。这只有两种可能,一,这个人说的都是真话;二,这个人的伪装能力已经达到超乎凌飞能力的极限。

    第二个可能性凌飞自动排除,他阅人无数,能够做到如此滴水不漏的从未见过。哪怕是再厉害的人,都会有蛛丝马迹,他不觉得韩经理能够达到那类人的程度。

    也就是说,韩经理说的是真的!

    “你的boss在哪?”凌飞沉吟着问道。

    “这段时间濠江似乎有什么盛事,boss过去了。”韩经理道。

    去濠江?凌飞眉眼一动,他也正好要去濠江。这boss要去参加的盛事莫非是和他一样?

    “你们boss叫什么名字?”凌飞再问。

    “宁致远。”韩经理念出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

    周易水盯着韩经理瞧,心中依旧在怀疑韩经理,想着该怎么侧面发问。这时凌飞却站了起来,转身朝门外离开。

    “诶?凌飞?”周易水忙跟上,凌飞怎么突然走了。

    “凌飞!”韩经理眼睛睁大,他是凌飞!他心头一颤,还好策略用对了,说了真话,不然死定了!

    凌飞他当然知道了,现在只要是和燕京世家豪门沾上边的哪个不知道凌飞的事?这主连凌子轩都敢杀,还有什么他不敢干的事?

    刚刚韩经理一直在想,该用什么方法来打发他们离开。方法就两种。一个是说假话,糊弄过去,一个是真话,也能说过去。现在想来幸好说了真话,说假话让凌飞知道,反而会逮住不放。

    凌飞出门,周易水跟上后忍不住问道:“怎么就走了,话都没说几句。”

    “还需要说什么?”凌飞斜了眼周易水。

    “当然是问他烛影社背后的势力啊!”

    “他不是说了不知道。”

    “他说了你就信啊?”周易水吐槽,“你就这么好糊弄?他可是烛影社的二把手,怎么可能不知道背后的势力是谁。”

    “他说的是真的。”凌飞道。

    “唔?”周易水侧目,“为什么你会觉得是真的?我觉得很假。”

    “他解释得很清楚。”凌飞道。

    “喂。”周易水翻白眼,“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为什么会相信这种人的话?很明显是骗我们的啊,你还屁颠屁颠就走了。”

    凌飞走到了电梯旁,看着周易水:“为什么觉得是骗我们?”

    “很明显啊,他地位那么高,怎么可能不知道。”周易水理所当然道。

    “如果你是烛影社的boss,你一定会把这种消息告诉下面的人?”凌飞反问。

    周易水黛眉一蹙,走走进电梯,思索起来:“可能,会吧。”

    “如果你足够聪明,那就不会。”凌飞道,“背后的势力是真实存在的,那么不管你说还是不说它都存在。反而会因为你不说,让这个势力充满神秘感,谁动你都要掂量几分,考虑到神秘因素。可以说,不说,反而让烛影社更具威慑力!”

    周易水恍然,是的!

    “刚刚我从他的微表情中也没找到任何说假话的痕迹,他说的大概率是真的。”凌飞道,“既然他说的是真的,还有什么呆在这的必要。”

    “你对微表情有研究?”周易水问道。

    “一点。”

    “哇,这感情好,以后罪犯嘴巴硬,我找你啊。”

    “……没空。”凌飞。

    “小气。”周易水嘟囔一句,托着下巴思索起来,“如果说他说的话都是真的,证明他的boss就在濠江?”

    “怎么,你还要追到濠江去?”凌飞怪异道。

    “不行?”周易水扬首,“我盯住的罪犯,都别想逃!”

    “最好小心点,如果你要去濠江,安全更得不到保障。”凌飞道。

    “安啦安啦。”周易水随意摆手。

    下楼时凌飞发现雨渐渐停了,雷雨就是这样,来得及去得也快。

    “我送你回去?”凌飞扭头道。

    “行啊,我还有点话想问你呢。”周易水点头。

    到停车场上车,周易水系好安全带,扭头对发动车子的凌飞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我记得你以前好像问过。”凌飞道。

    “是吗?喝酒的时候吗?”

    “嗯。”

    “我都醉了哪还记得,我想再听听你的回答。”周易水道。凌飞的身份明显很神秘,刚刚一个凌字的特殊待遇就能看出。还有,韩经理还说,背后的势力不可能比凌飞家更强。就是说凌飞家的势力也强到恐怖的地位!

    “和上次的回答一样。”凌飞看了眼周易水,“命运抛弃之人,也是命运眷顾之人。”

    “哈?”周易水错愕,“什么跟什么嘛,不说就不说,莫名其妙。”

    凌飞也不解释,他说得再贴切不过,只不过没人会懂……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