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我不会出事。”凌飞浅笑,“从来只有我想不想死,没有任何人能杀我。”

    任嫣然嬉笑一声:“又臭屁了你。”不过,她心里是相信的,凌飞就是那样的人,很厉害!

    轰隆隆!

    这时,天空雷鸣。

    “啊!”任嫣然惊叫一声抱紧凌飞的手臂。

    凌飞抬首望天:“要下雨了,我们回去。”下雨,又有杀手,自然是回去更好。

    “嗯……”任嫣然点头,随即又是遗憾叹气,好不容易才有的机会呀,又没了。

    凌飞也看出任嫣然的失落,轻笑道:“没事,只要你有时间,我就陪你玩。”

    “真哒?”任嫣然明眸闪亮。

    凌飞颔首。

    “嘻嘻,就知道你最好了。”任嫣然将螓首贴在凌飞肩膀上,嬉笑道。

    轰隆隆!

    天边一道闪电撕裂长空,震耳欲聋的雷声轰鸣。

    “呀。”任嫣然吓得轻呼一声,抱得凌飞手臂更紧了。

    凌飞见状将手从任嫣然怀抱中抽出,任嫣然一愣,有些不解,下一刻腰间多出一直健壮的手臂抱住了她。任嫣然嘴角牵起,双手顺势抱住凌飞的腰,贴在他胸怀处。因为从摩天轮跃下的原因,凌飞留了不少汗,浓郁的男子气息扑鼻而来。任嫣然抽了抽鼻子,反而是觉得很好闻……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安全感。

    带着任嫣然到停车处时密布的乌云渗出了泪水,下一刻雨势立即变大,雷雨就是这般,短时间内就下落倾盆。好在凌飞已经带着任嫣然上车。

    “呼,还好赶得快,不然就成落汤鸡了。”任嫣然道。

    “去酒店,还是去你要录节目的地方?”凌飞问道。

    “去电台吧。”任嫣然嘟嘴,又要开始工作了。工作她其实是无所谓的,关键是又要和凌飞分别了……

    将任嫣然送到电台,任嫣然依依惜别。

    凌飞看着任嫣然走近电台直至身影消失,他驱车调转车头离开。看着前头凌飞心头沉吟着,朝着一处狂奔而去……他所去之处不是别处,正是陆博家的酒店经理所说的地方。

    即将离开燕京,周易水的这个忙凌飞准备试试看能不能帮。如果说这件事很麻烦,那凌飞也得斟酌,现在他自己也惹了不少麻烦事。

    燕京凌飞已经相当熟悉,轻车熟路前往碧水云间,烛影社的具ti wèi置是在碧水云间的东边。说东边距离可真不近,凌飞开了好一会儿,周围越来越热闹,这栋大厦处于闹市。

    前头拐弯凌飞停下车,仰头看这栋写字楼,烛影社就在这里!

    找地方停车,凌飞走进大厦!由于雷雨原因,地上湿漉漉地,大厦人来人往将里面也踩湿。

    踩着啪叽啪叽的声音,凌飞走进电梯,按下17+的按键,这就是烛影社所在处。17+其实就是十八楼,不过绝大部分大厦都不会写18楼,因为这有忌讳。18楼寓意好像是18层地狱一样,所以一般都是用17+来表示。除此之外,14楼也是,通常用13+表示,十四谐音和死一样,也不吉利。

    生意人很多人都很迷信,不少生意人在过年都会拜拜佛烧烧香。也不一定是很相信,但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电梯的按键就足以说明问题……

    凌飞嘴角浮上淡淡地笑,十八层,这楼层,是代表十八层地狱么?

    叮——

    电梯门打开,凌飞走进来。

    “嗯?”走到前台凌飞一顿,在前台不远处有有招待的座位,在座位上凌飞竟然看到了周易水。

    周易水听到外头动静也抬起头,两人眼神交汇。

    “你怎么来了?”周易水合上手里的公司介绍,放在一旁。

    “和你目的一样。”凌飞走到周易水身边坐下,他知道,周易水能来这里证明她也调查到了,“看来你这些天调查成果不错,都查到这了。”

    “我倒是好奇你从哪调查到的。”周易水放低声音,害怕被前台的小妹听到。

    凌飞笑而不语。

    “笑笑笑,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周易水瞪了眼凌飞。

    凌飞一扫周围:“就你一个人来?”

    周易水轻哼一声:“够了。”

    凌飞心中暗自了然,这个傻妞啊,或者说正义过头了。都知道烛影社不简单,调查会很有麻烦,苦差事她揽下来了。

    “不进去,等什么?”凌飞道。

    周易水黛眉蹙起,但凡能进去她能在这里坐着么?她让人进去通报了,她毕竟是警察,不能胡来,只能要求大家配合工作而已。

    “他们派人通报了。”周易水道。

    凌飞斜了眼周易水,这妮子什么时候智商这么不在线,这群人还能好好配合她的工作不成?让通报,非等到下班不可。

    “你等死都不会有人出来。”凌飞道。

    周易水不语,她当然能知道,可她是警察,不可能强制性做些什么,只能等。

    “要帮忙吗?”

    “啊?”周易水抬眼,“怎么帮?”

    凌飞缓缓站了起来,往里走进去。

    “诶,先生,您想要做什么?”凌飞刚走两步前台小妹就挡在前头。

    “叫你们老板出来。”凌飞淡淡道。

    “请问您有预约吗?”前台的小妹问道。

    “没有。”

    “很抱歉,如果您没有预约的话,我不能……诶,先生,您不能进去!”前台小妹看凌飞还往里闯,急忙道,“如果您再这样我要叫保安了。”

    周易水就在旁边看着,她倒是期待凌飞能成,那个家伙一直让她等,她也很恼怒。

    凌飞顿住脚步,似乎是怕了保安一般。

    “要预约?”

    “是的。”前台小妹点点头。

    “现在打电话,跟他说,我姓凌。”凌飞淡淡道。

    小妹愣了愣,看了凌飞一眼,她在这里也见过不少人了,敢说这种话的都不简单,前提是不装逼。她转身回前台,拨了个电话。

    “喂,韩经理,有个人说要见老板。我说了,可他说,他姓凌!”

    “嗯?好,我知道了。”

    小妹放下电话,对凌飞道:“凌先生,我们经理让你进去,我来带您。”

    周易水看得心中微异,姓凌,凌就这么厉害?唔,是了,上回那个少爷……

    “走。”凌飞扫了眼周易水,周易水将想法抛开,跟在凌飞身后走进去。这会儿不进去,她傻么?

    前台小妹也注意到周易水跟上来,犹豫了片刻还是没说什么,凌飞和周易水明显是认识的,凌飞的身份又特殊,还是别没事找事了。

    带着两人走到一间办公室前,前台小妹敲了敲门。

    “韩经理,人来了。”说罢前台小妹躬身离去。

    推开门,里面是一间较大的办公室,凌飞和周易水走了进来。韩经理正坐在靠椅后,手上拿着什么在看,听到外头的动静抬起头来。

    “嗯?”韩经理看到周易水眉头不着痕迹一皱,视线很快落在凌飞身上。

    “哈哈,请坐请坐。”韩经理站了起来,走过来笑着道,招呼两人在沙发上落座。

    凌飞也不客气,直接坐下。韩经理笑眯眯地道:“不知道这位凌先生,叫什么名字?”

    “你没什么必要知道。”凌飞淡淡说道。

    韩经理笑容依旧,面不改色:“凌先生,在下只是冒昧问个名字,不至于连名字都不告诉在下吧?”

    凌飞眉头一挑:“烛影社,背后站的是什么人。”

    凌飞如此直白单刀直入的发问让周易水一呃,这也太直白了吧,这就直接开问,不委婉点吗?还是说,凌飞一开始就打算撕破脸?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