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因为是小倾城的生日,小倾城没法像以前一样找各种借口不见那个男人。他为小倾城准备了一桌子的饭菜,还有个大蛋糕。

    餐桌上,男人向小倾城道歉,说他醉酒的无奈。小倾城内心是很惧怕的,说不出什么原谅之类的话语。

    可那顿饭小倾城还是吃了,吃到一半她察觉到了不对劲,脑袋昏昏沉沉。而那个男人彻底露出了他的獠牙,在客厅中就tuo guāng了自己的衣服,朝着昏昏沉沉的小倾城扑来。

    衣服被撕成一条条,碎屑纷飞,衣服变得褴褛,如同那一刻洛倾城的心,支离破碎,被撕成一片片。那个人带着的邪恶笑容,洛倾城深印脑海。恶魔模样深刻脑海,一想起都令人战栗。

    “那一刻,我觉得我完了,觉得世界都变得黑暗。”洛倾城瞳孔在发颤,把这个故事告诉凌飞,等若是将她的伤口撕开,展现在凌飞面前,那是血淋淋的狰狞。

    “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早上他要支开兰姨,因为他准备那晚上对我动手。”

    凌飞眉头不自觉皱起:“后来呢?”

    洛倾城抿嘴,视线又飘向窗外。

    “我原以为我的人生将就此结束,还没开始的人生就要这么被毁掉。这时……兰姨赶回来了!”洛倾城眼中闪过一抹亮光,仿佛陷入黑暗沉沦的人眼前出现了光芒。

    兰姨拿起玻璃花瓶重重砸在那个男人的头上,男人当场昏倒,头上血流不止。

    “他死了?”凌飞心中一动,问道。

    洛倾城脸上浮现嘲讽的笑:“是的,死了,死有余辜!可是……”洛倾城眸中伤感……

    发现男人死去,兰姨全身发抖战栗。这种时候她却也顾不了太多,抱起衣衫褴褛几乎昏迷的洛倾城,换上衣服连夜逃离那座黑暗的城市。

    然而,因为杀人兰姨担惊受怕,患了重病。洛倾城本就常年担惊受怕,这一次更是让她处于崩溃边缘。兰姨拖着重病带着神志有些不大正常的洛倾城四处看病,这耗光了兰姨仅有的积蓄。

    可洛倾城的病情一直难以好转,兰姨病情也始终未愈。兰姨咬牙开始工作,她打了三份工,为洛倾城治病。

    凌飞神色为之动容,难怪洛倾城哪怕是献身给他也想要救回兰姨……

    “我的病情是在那一年之后有所好转,可是,兰姨却落下了病根子。”洛倾城神色哀伤。

    兰姨杀了人,成日处于提心吊胆当中,夜不能寐,心理状态极差。患了病还僵持打三份工,让她的身体彻底伤到根子,全凭着一股子要治好洛倾城的意志力撑着。在洛倾城病情好转后,兰姨的病情爆发了,瘫倒在病床上。

    但是,洛倾城年仅十六岁,病没有好利索,精神状态并非那么好,想工作是不可能的。兰姨在修养一段时间后又开始工作,又拖了半年,洛倾城的病情才彻底复原,而兰姨几乎快要不行。

    复原后的洛倾城仿佛是变了个人,从前那个腼腆纯真的女孩变了,开始打扮,化妆,十六七岁的年华便有魅惑天下的妖娆。

    “男人,呵呵……”洛倾城嘴角带着冷笑,“没有一个好东西。我想要帮助兰姨分担,想让她不再那么辛苦,所以,我选择了一条路……”

    凌飞不语,他能明白,一个女孩受到了那样的打击,看着视她若己出的兰姨病成那样,她的心理状态难免扭曲。因为那一切的罪过都起源于一个男人,因此,她恨上了所有男人……

    “男人就是一头头包裹着光鲜外衣的狼,当一个青春美少女主动提出要上他的床时,一个个都揭开他虚伪的外衣,恢复恶狼本性。”洛倾城面露讥讽,“像一条条流口水的猪猡,看着都恶心。只要略施手段,勾勾手指,一个个都摆在我的石榴裙下,言听计从,要什么给什么。”

    “起初第一次诱惑男人,我以为会很难,没想一开口我就轻松进入角色。”洛倾城自嘲一笑,也不知是在嘲讽男人的yu wàng,还是在嘲讽自己……

    “我的纯真善良丢在了十五岁生日,血淋淋的现实铺开了我的未来道路。那天起,洛倾城死了!”洛倾城语气异常平静,平静得吓人!

    仿佛是无师自通一般,洛倾城诱惑到了第一个男人,得到了他所有的钱,有了第一笔为兰姨治病的钱。从此,洛倾城好像开发了自己的天赋。凭借着浑然天成的魅惑本事,无数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赚到一笔又一笔的金钱。那些臭男人的钱,洛倾城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骗是偷,那是天下欠她的!

    “可是……”洛倾城脸上用涌上一股悔意。

    凌飞心中一动:“最终让她发现了对吗?”兰姨的积郁成疾,以及重大打击造成昏迷,让凌飞联想到。

    洛倾城舒出口气,点了点头:“是。”

    那天洛倾城挽着一个五十多岁男人的手在街头逛街,而恰恰那天兰姨去买药,看到这一幕的兰姨脸色大变。洛倾城也愣在原地,不知该说些什么。

    兰姨本就积劳成疾,加上当年为了洛倾城杀了那个男人,让她的心理防线绷到极点,看到如同女儿般的洛倾城做出这样的事情,她受不了打击,当场昏了过去,从此,一昏迷就是这么多年,直到现在。

    为了救兰姨,为了支付昂贵的医药费,年轻的洛倾城踏上了这条不归路。游走于豪门世家,浪荡在富豪贵胄身旁,只为获得更多的金钱能够救治兰姨。兰姨视她如女儿,她是孤儿,同样视兰姨为母亲。

    洛倾城四处想办法,四处流浪,最早她是在羊城,最后不断辗转来到新城,新城这边土方很多,她想依靠某种神奇土方来治愈兰姨,可都没有成功。这些年,她一个人担起重担,一如曾经兰姨拖着重病之躯打三份工累得精疲力尽一样,只为治好她……

    后面的故事到此为止,不需要说凌飞也知道了。

    不觉间洛倾城眼角泛起几分湿润,说到底她也是个女人,也想有个依靠。但她的依靠注定不会是男人,她恨男人这个物种,她的依靠只有兰姨。在兰姨昏倒的那一日,她注定只有自我承受一切。

    “也是因为你曾经被孤儿院收留,所以,你经常会去孤儿院捐赠?”凌飞道,他想起那一次和任嫣然去孤儿院时碰到洛倾城的画面。那些小孩和义工口中也能知道,洛倾城不仅仅是捐赠,还会陪伴那些孩子。所谓的罗小姐只是她的代号,不是罗,而是洛。

    “嗯。”洛倾城轻轻点头,扭头看着凌飞,目光泛着光芒,“凌飞,谢谢你救回兰姨。”

    “小事,我……唔。”

    凌飞正说着洛倾城突然扑了上来,扑进凌飞怀中,凌飞没有任何动作好似僵住。

    洛倾城紧紧抱着凌飞,双眸噙泪:“真的,谢谢你……”

    凌飞踌躇许久,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洛倾城的背部,两人就这么保持着动作。

    良久良久……

    “我似乎,爱上你了。”

    洛倾城幽幽的话语传至凌飞耳中,他怔了怔。

    “你相信吗?其实我是干净的。”洛倾城轻轻仰起头,凝视着凌飞。

    凌飞目光微异,洛倾城这话的意思是……

    “从来都没有男人碰过我。”洛倾城缓缓凑上凌飞,樱唇摩擦着凌飞的嘴唇。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