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醒了啊。”凌飞松开手,嘭地一声,洛倾城粉臀砸在柔软的床上。

    “哎呀,你干什么呀!”洛倾城娇嗔一声。

    “避嫌。”凌飞淡淡道。

    “嘻。”洛倾城黛眉一挑,嘴角扬起,双手环住本来弓腰想要直起身的凌飞的脖子。

    凌飞凝眸,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天颜:“你干什么?”

    “没干什么呀。”洛倾城吐气如兰,“人家就是好想你了。”

    “别说屁话。”凌飞淡淡道,“看来是把她救回来了,你恢复本性了是吧。”

    洛倾城水汪汪的秋水泛着流波:“你就没想过,其实是你魅力太大,让人家欲罢不能?”

    “以你的个性,不大像。”凌飞淡淡道,他直起腰,洛倾城紧紧抱着凌飞,整个人跟着凌飞起来。

    洛倾城双腿夹住凌飞的腰,双臂依旧抱着他的脖子:“为什么不像,你是不知道自己的魅力,你这种又帅又冷酷的禁欲系男人最让人受不了,不知道吗?”

    这禁欲系男人的称呼凌飞听了不少次,他心中也不免生出几分怪诞。

    “不知道。”凌飞道。

    洛倾城抱住凌飞的头:“那我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

    “别闹了。”凌飞平静道,“你要知道你现在在哪里,我不会因为对你做了什么事情而感到丝毫愧疚。”

    洛倾城双目迷离:“就怕你不敢。”

    凌飞眯眼:“你在挑衅我。”

    “是啊,你……敢么。”洛倾城嘴唇贴在凌飞脸颊,吻了一下,又移到凌飞嘴唇上,用自己的嘴唇摩擦着他的嘴唇。

    凌飞鼻息为微微变重,洛倾城这般绝代尤物这么勾引,是个男人都会动心。

    嘭——

    洛倾城被凌飞压在床上,凌飞盯着她,洛倾城依旧抱着凌飞的脖子,脸上带着一股魅惑众生之意:“来啊。”

    凌飞的目光渐渐变得平静:“如果你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偿还我的治病之恩,大可不必。我说了,不需要。”

    洛倾城一顿,凝视凌飞许久,面色变柔,那股魅惑众生之意渐渐消失,她的手轻轻抚摸凌飞的脸颊:“你呀,真的让我对男人重新产生好感了。我本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喜欢上一个男人,似乎,只有你是例外。所有男人只要看到我都恨不得扒光我的衣服,只有你是不同的……”

    凌飞伸手将洛倾城的一双玉臂从他脖子上拿下,坐在床上,静静看着她。洛倾城这话的意思,很深……

    洛倾城也慢慢坐起,望着凌飞:“你不是想知道我的过去么,我现在就告诉你。”

    “确实挺有兴趣。”凌飞道。

    洛倾城目光幽幽,视线望向窗外……

    “我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洛倾城语调慢慢变低,略带上一分沙哑,缓缓说起自己的故事……

    孤儿院里又新来一个小姑娘,不知是哪家遗弃的。长得很可爱,很受义工们的喜爱。这可爱的孩子真没辜负众人的期待,她慢慢长大到四五岁,美人胚子的雏形就已经有了。

    当时每一个来福利院捐赠的好心人看到她都会很喜欢,即便穿着破烂的衣服也难掩她的娇俏可爱。

    孤儿院里的孩子总会有人被领养,一般长得可爱的,机灵的被领养的概率很高,而可爱的她也被领养了。

    那是一个午后,阳光很好,天气很暖和,义工带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过来。小小的洛倾城不知道什么是领养,只听义工姐姐说,被领养了就会有很多好吃的,更多漂亮的衣服可以穿,有很多玩具可以玩。小小年纪的她便跟着那个人走了……

    小倾城记忆中的那个男人留着小胡子,是短头发,笑起来让人不是很舒服。可是,漂亮衣服的诱惑让小倾城原意跟着离开。

    她来到的是一个较为富裕的家庭,这个家很大,还有一个保姆。保姆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叫做兰姨,小倾城很喜欢和她在一起,因为兰姨总会给小倾城买可爱漂亮的公主裙,让她和小公主一样。

    不过,家里那个男人很少来,似乎他在外面的工作很忙,每天都要忙于应酬,回来也是烂醉如泥。他喝醉了酒还会砸东西,那时候的小倾城害怕极了,就躲在兰姨怀里,兰姨安慰着她。

    “那个时候我很开心。”洛倾城视线仿佛是凝固住了,就呆呆望着窗外。

    “无忧无虑,有兰姨的照顾,有新衣服,有玩具,什么都有。到了年纪,我上了学,就像普通女孩子一样活着。”

    “一直慢慢到了我十三四岁。”

    到了这个年纪的小倾城出落得美丽动人,她倾国倾城的容貌已然显现出来。去学校每天都能在抽屉里看到无数封情书,更有甚至为她打架。那两个打架的男孩情况很严重有一个被打断了好几根骨头,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小倾城被请了家长。

    家长自然不可能是别人,而是那个男人!

    对方家庭不依不饶,不仅要打架男孩家长赔偿,还要那个男人赔偿。最终结果是,赔了!

    那天回家,小倾城一个劲对男人道歉,觉得是自己的错。而男人则是笑着抚摸小倾城的头发,温柔说着没关系。小倾城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身体觉得不自在,男人说着话的时候手还不断从她肩膀腰部划过,好像抚摸……

    小倾城抬起头看到的是男人火热的目光,好像是要把她吃了一般。可是,小倾城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只是觉得怪怪的。

    自从请家长那次开始,小倾城就越发觉得男人的行径怪异,以往很少回家,现在经常回,一回来就是找小倾城聊天,让她坐在他腿上。已经这个年纪的小倾城自然有抵触,可是又觉得他是自己的养父,便顺从了他。

    而他的动作却越发放肆,在她腿手等处抚摸,在他往身上摸去时小倾城急忙跳开。年幼的她心中因此产生阴影,每次他回来,小倾城心中都在胆颤,浑身觉得不自在。

    因为小倾城的反抗激烈,男人的行动便没有再过分。直到那一次,男人醉酒回来时发狂,这次的发狂竟然是闯进小倾城的房间。

    当时房间里闯进养父时,小倾城被吓到,他把小倾城房间里的东西都砸了,这都不算,他竟然是朝小倾城床上扑过来。

    听到这里,凌飞眉头越皱越深。

    洛倾城嘴角衔着一抹冷笑,依旧语气平静地说着。

    最后是梅姨赶到救了小倾城,若不是梅姨即时赶过来,恐怕那晚的小倾城就完蛋了。

    “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想法吗?”洛倾城视线转过来,看着凌飞。

    凌飞不言,那应该是一种绝望吧。

    洛倾城自嘲:“你知道每天回家都提心吊胆是什么感觉吗?你知道每个晚上都睡不着是什么感觉吗?你知道面对着一只恶魔,你又必须乖乖在他掌控之下是多么绝望吗?”

    “整整一年!”洛倾城语调变冷,“从那开始一年我都没睡过好觉,哪怕是后来每天都是兰姨陪着我,我也无法进入睡眠。一闭上眼,满脑子都是那个人渣朝我扑过来的画面……”

    凌飞默然,望着洛倾城的目光不知不觉带上了几分怜惜。

    “你不会懂的,那种如同活在梦魇中的感觉,那种几乎处于崩溃边缘的感觉,你怎么会懂!”洛倾城嗓音低沉,带着几分低沉的歇斯底里。

    “呼呼呼……”洛倾城喘着气。

    “一直到我十五岁生日那天。”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