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用过渡劫手凌飞将洛倾城“母亲”放下,身体倒是没多少虚弱感,渡劫手他现在已经完全能够承受。

    “药应该还有一会儿。”凌飞道,“等一下。”

    洛倾城有些紧张,双手握着,来回揉搓自己的手指。马上凌飞就要救她,她这几年来的压力都扛在了现在……

    凌飞很平静,拿起手机玩,给任嫣然发信息。任嫣然现在到处忙行程,一闲下来就会给凌飞发消息。

    “凌飞,娉婉姐姐她有没有说什么呀……”任嫣然有些许紧张,能不能和凌飞在一起完全是看唐娉婉。

    “……没有。”凌飞想了想,确实是这样。唐娉婉的态度似乎是生气,却又不反对。

    “其实,我之前有找过娉婉姐姐。”任嫣然咬着樱唇,“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只是很平静和我说话。”

    “我会和她好好说的。”凌飞轻声道,“你不要太担心。”

    任嫣然点头:“嗯。”

    “对了凌飞,我马上又要来燕京啦。”任嫣然道。

    “又有行程来燕京吗?”

    “是啊,到时候就可以和你见面了。”任嫣然喜道,“还有……我也想去见见娉婉姐姐。”

    “是该见见她。”凌飞沉吟颔首,该见面还是要见面。

    在凌飞和任嫣然聊天时门外传来声音,护士将熬好的药拿了上来。洛倾城立即抬头,有些紧张站起身过去拿药,她的手都有些微微发颤。

    “我来。”凌飞见状说道,洛倾城这样别给撒了。

    护士转身离开,凌飞端着碗喂病床上的女人喝了下去。

    “就这样好了吗?”洛倾城盯着看了半天才小心翼翼问道。

    “没有,还得施针。”凌飞道。

    “啊,你不是说用针灸的方法很危险吗?现在难道是最后时刻了?”洛倾城失色。

    “别紧张,此针非彼针。”凌飞道,“现在的针灸之法不同之前所说,有七八成的胜率,就算失败了也不会有生命危险,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洛倾城适才大松口气,稍稍安下心来。

    凌飞从怀中摸出金针,开始了……

    ……

    凌老爷子的庭院。

    “怎么回事?”凌老爷子低沉着嗓音质问。

    叶瞻宸回道:“香江那边形势有些不对劲,具体情况我们也没消息。”

    “人都死了你们还没消息?”凌老爷子回眸,眼神凌厉。

    叶瞻宸急忙躬身:“请您责罚。”

    凌老爷子缓缓闭上眼睛:“罢了,死就死了吧。那两人的消息,有吗?”

    叶瞻宸脑子过了一遍,询问道:“您是说阿九和十三吗?”

    凌老爷子没开口,闭目养神。

    “他们二人我们还在调查,似乎有人说隐约查到痕迹,却也不能确定。”

    “还活着?”凌老爷子睁开眼。

    “这……不知道。”叶瞻宸苦笑道。

    凌老爷子眉头一皱。

    “不过,凭他们两个的本事,活下来应该没问题吧?”叶瞻宸低语。

    凌老爷子缓缓舒了口气:“凌飞呢?”

    “这段时间凌飞少爷一直在家里呆着,家里有个,嗯……倾国倾城的绝代尤物,两人一起待在家里差不多十天了。”叶瞻宸语气有些许暧昧,他看了洛倾城的照片,确实是个绝代尤物,凌飞十天赖在家里他也能理解。

    凌老爷子眼中闪过微异之色,凌飞在他看来是一位意志力极其坚定的年轻人,比之自己当年也没差多少。这样的年轻人会沉迷于sè yu之中十多天?莫不是真如叶瞻宸所说,对方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代尤物?

    叶瞻宸心想,凌老爷子还是在意凌飞啊。凌子轩的事情或许老爷子还生气,可一切还得向前……

    “香江那边,还是得盯一下。”

    “明白。”

    ……

    洛倾城背后都湿透,她觉得这辈子只有那个时候才有现在这么紧张,看着凌飞一根根金针扎入头顶,她的心跟着在颤抖。

    一根根金针扎入,又一根根拔出,然后再扎入,如此反复。

    凌飞的举动洛倾城看不懂,可她的心却一直随着金针起伏波动。

    一直到最后,凌飞收针,他并指猛地点在百会穴处!

    “唔!”

    病床上的女人轻哼一声,洛倾城眼睛都亮了起来,这个声音,她有多久没有听到了,真的成功了吗?

    凌飞将金针收起来,对洛倾城道:“理论上来说很成功,不出意外会醒过来。”

    “嗯!”洛倾城心脏砰砰直跳,刚刚发出的那一声轻吟是最好的证据!

    “凌飞……谢谢。”洛倾城凝视凌飞,真诚说道,喉间都有几分哽咽了。

    凌飞随意摆手:“如果她真的治好了,给我讲讲故事,走了。”

    凌飞随意摆手,转身离开。

    洛倾城望着离开的凌飞,心中有几分暖流在起伏,那股感觉她说不上来是什么,就是觉得很暖心,很舒服。

    “谢谢……”洛倾城轻轻道。

    凌飞离开,洛倾城一直守在床上之人身边。她心跳得很快,按凌飞的说法是成功的,可是,到什么时候会醒?会不会凌飞其实没有成功……

    房间很安静,洛倾城心中纷乱如麻。

    “嗯……”这时,耳边传来含糊的声音,洛倾城急忙看过来。

    缓缓地,床上的女人睁开眼,一睁眼看到的便是眼睛发红,眼中泛着热泪的洛倾城。这样的一幕凌飞若是看到一定会惊讶吧,洛倾城,也有泪!

    女人睁开眼看到洛倾城,眼神渐渐聚焦,慢慢恢复精神。

    “兰姨。”洛倾城喉间发出两个字,带着哽咽。

    “倾城,你怎么哭了?”兰姨张了张嘴,目光温柔。

    “呜呜呜……”洛倾城扑入兰姨的怀中,眼中盈着热泪。积压在她身上好几年的重担似乎一下卸下,前所未有的轻松。

    兰姨轻轻拍着洛倾城的背,倏地,好似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

    “倾城!”兰姨板起来。

    洛倾城看到兰姨的表情马上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可当时兰姨得知事情时就昏迷了过去,她连解释的机会没有就到了现在。现在兰姨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一天,也不会因为积劳成疾而昏迷,她可以解释!

    “兰姨,你听我说,听我的解释好吗?”洛倾城忙道。

    兰姨冷着脸:“好,我倒要听听看你能解释什么!”

    洛倾城缓缓道来……

    ……

    凌飞离开医院后给安若曦打了个电话。

    “凌飞!”安若曦甜甜唤道。

    “我知道有一家饭店很不错,晚上出来吃饭。”凌飞柔声道。

    “好呀!”安若曦急忙道。

    “我去接你。”凌飞道。

    “嗯嗯嗯!”安若曦急忙点头。

    放下电话安若曦将医书放在一旁,跑进自己的房间,翻箱倒柜开始找衣服。

    “凌飞上次说我那条蓝色的裙子很好看,穿这个吗?”

    “唔,还是换一个更好?娉婉姐姐那么性感,凌飞肯定很喜欢。我要不要也尝试一下……”

    “呀,好羞人的,若曦穿不了这样的衣服。”

    “这件好可爱的,凌飞会不会喜欢?”

    陷入恋爱中的少女满脑子都是另一半的想法,连穿衣服也想着对方会不会喜欢……

    一直在一个小时后,安若曦才搭配好一身衣服。是一条粉色的裙子,粉色将衬得她的肌肤格外雪白,俏生生若小公主一般。

    最终安若曦还是选择了可爱系的,她觉得自己比较适合。

    嗡——

    这是凌飞的电话也来了。

    “凌飞,你到了吗?我马上下来!”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