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唐娉婉聊开始就停不下来,凌飞把近段时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全说了一遍。

    “你杀了凌子轩?”唐娉婉眉头一皱,“麻烦很大。”虽然知道凌飞回京就是要做这件事,可在知道时还是难免心惊。凌子轩可不是一般人啊,凌子轩的死所造成的影响太大太大,而凌飞还是在袁家杀的人。这挑战了袁家的权威,袁家,怎么可能会放过凌飞!

    “我知道。”凌飞颔首,“但他,必死无疑!”

    “现在你想怎么办?”唐娉婉问道。

    “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妥当。”凌飞淡笑着,和唐娉婉说了自己做法。

    唐娉婉蹙眉:“这个办法还可以,但是,你呢?怎么办?”凌飞的办法只有保护她们,而他却架在了上头,对方一定会对他动手。

    “我?”凌飞嘴角扬起,“这个世界上,谁能伤到我?”

    张狂,自信,骄傲。这是凌飞!

    “臭屁。”这种时候唐娉婉就会选择打击一下凌飞。

    “我平时在你面前放屁都是憋着的啊,你怎么知道是臭的?”凌飞奇了。

    “……滚。”

    “哈哈哈。”

    “对了婉儿,你什么时候来燕京?”凌飞问道。

    “怎么,问清楚时间,好在这时间之前寻花问柳?”唐娉婉淡淡道。

    “你想哪去了,凌江药业,还得你去。”凌飞失笑。

    唐娉婉眼眸一凝:“很快,这几天。”凌江药业也是唐娉婉的目标,她的未来将在此起航,她怎能不来!这段时间以来她深感无力,她必须尽快提升自己在燕京的地位,必须掌握属于自己的力量、人脉,力求最快速度能帮上凌飞。

    “你过来我就安心了。”凌飞笑道,“过段时间,我可能要去濠江。”

    “去濠江?做什么?”唐娉婉奇怪问道。

    凌飞微微一笑:“有点事。”

    唐娉婉黛眉一蹙,没有继续问。如果凌飞要告诉她就会直接告诉她去濠江干什么,凌飞不说,她知道应该有其他不能说的原因,她一向不会多问。

    凌飞去濠江自然是因为夏娃之事……他心中颇为担心,夏娃从不离手的剑遗失了,按照绿眸的说法夏娃执行一个任务没了消息,这些无不传达了某些不妙的讯息。

    在凌子轩口中凌飞得知了夏娃的剑是他在濠江从一个林家成的人手中得到,这是凌飞前往濠江的理由。

    “最近任嫣然有没有找你。”突然,唐娉婉提到了任嫣然。

    “……有。”凌飞诚实道,晚上任嫣然会给他发消息。

    “哦。”唐娉婉只是低低应了一句,竟不再言语。

    “婉儿,嫣然她……”

    “不用和我提她。”唐娉婉打断,“她的事,我不想听。”

    “……”那你还问。唔?凌飞心中一动,提到她,又说不想听。唐娉婉这是什么意思?

    别说凌飞搞不懂唐娉婉的意思,她自己也搞不懂,无限复杂……

    “好了,不说了,挂了。”

    唐娉婉直接挂断电话,看着天花板发呆半天,拿起被子裹住脑袋。

    “走一步算一步吧……”

    ……

    时间转眼又是一周,燕京平淡无事,凌飞和袁家之间欲爆发的战火始终没有开始,让周围一票想看热闹的人大为叹息,袁家到底是在等什么?他们在怕凌飞吗?凌飞呢?怎么跟没了这个人一样。

    有些人就等着看热闹,偏偏现在熄火了。不杀人心中却有预感,袁家平静的背后可能是一场暴风雨!不动手则已,一动手石破天惊!

    这一周凌飞基本没怎么出门,除了去接一趟唐娉婉去凌江药业外,其他时间都在研究药王心经。从之前的大略研究,到后面的深入研究。药王心经内容艰涩,需要一遍遍细读。

    “诶!”

    这一天,凌飞轻咦一声,眼前一亮。

    每一天都陪在凌飞身旁的洛倾城心头一跳:“凌飞,是不是有办法了?”

    凌飞轻轻合上药王心经,淡淡一笑:“自然!”

    药王心经啊,另一种意义上媲美碧落明心手的无上医药盛典。若是吃透药王心经,成就不比碧落明心手低!而凌飞是已经会碧落明心手的人,医术必然更上一层楼。

    洛倾城喜形于色:“真的啊!太好了。”

    “假的。”

    “啊?”洛倾城愣了,“你,没有吗……”

    凌飞嘴角一扬,逗逗洛倾城还是挺好玩的。以前洛倾城勾引他的时候可是让他吃过好几回瘪,现在看洛倾城这样他觉得找回了场子。

    看凌飞这样洛倾城哪还猜不出他的想法,微恼娇嗔:“真是个坏蛋,讨厌死了!”

    “走吧。”凌飞也不多说废话。

    “去哪?”

    “你不是想去救她?”

    “你是说?”洛倾城惊喜。

    “是。”凌飞稍微收拾一下走出房间,洛倾城连忙跟上。

    凌飞往出走给安若曦打了个电话。

    “喂,凌飞!”安若曦语气有些小小的兴奋。

    “若曦,我有事找你帮忙。”凌飞道。

    “你说。”安若曦欣然道。

    “我要几味药,你待会儿让人送到……”凌飞说了下具体地址和药物。

    “嗯嗯。”安若曦轻声应道,“我去采好药,待会儿让人送过去。”

    “好。”

    “凌飞……”安若曦那头轻轻咬着樱唇,“你这些天是不是都很忙。”

    凌飞听到这话嘴角微微上扬:“没有。”

    “啊……这样啊。”安若曦有些失落,不忙也不来找自己。

    “逗你的,很忙,虽然我也想过去看你。”凌飞道,“但这边事情没处理完,不能过去。”

    安若曦由悲转喜:“嗯!”

    “这几天等我电话。”凌飞笑道。

    “嗯嗯。”安若曦开心了。

    放下电话洛倾城看着凌飞:“听起来不是唐娉婉,你背着她乱搞?”

    “她知道。”凌飞只是淡淡说了三个字。

    洛倾城眼神暧昧:“厉害啊,齐人之福。再加上一个人家好不好,人家可听话了,你说什么人家都服从,只要你能带人家吃饭就够了。”

    “不需要。”

    “呀,你这个人,真的是!”洛倾城着恼,贴给他他都不要。

    凌飞和洛倾城重新来到医院,上楼在病房门口看到了安若曦派来的人,他已经等候有一会儿了,他来的速度比凌飞更快。

    “麻烦你了,你回去告诉若曦,我想她了。”凌飞很平静道。

    佣人微微错愕,随即露出笑容:“一定带到!”

    洛倾城嘟嘴:“哼。”

    凌飞提着药进来,看了眼旁边的护士道:“把药煎了,五碗烫煎成一碗。”

    护士一愣,西医的她不会这个。洛倾城对护士道:“拜托了。”

    “唔,我们这里有学过中医的同事,我让她帮帮忙。”护士说道,这是高级护理病房,基本每个人都有点权势,有什么要求她们会尽量满足。

    “谢谢了。”洛倾城道。

    护士全都出去,凌飞走到洛倾城“母亲”身旁,将她扶着坐起。凌飞准备用对他已经没有任何副作用的渡劫手点开她周身大穴,以便之后药效的吸收。

    “你要干什么?”洛倾城问道。

    “用过明心手,待会儿药效好吸收。”凌飞道。

    洛倾城犹豫着道:“应该没问题吧?这药。”

    凌飞点头:“你放心,没问题。”

    这副药其实是为了疏通全身经络所用,不,确切的说是疏通头部经络。用渡劫手辅以这神秘药方,最后利用太阴玄zhēn ci激头部经脉。有七八成的概率让她复原!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