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驱车回家,他脑中一直在想陆博的事情。确实,到了这个时候,通知陆博比较好,他没有权利替陆博做选择。

    “呼……”

    凌飞舒了口气,将车子停了下来。想了片刻,拿起手机拨通陆博的电话……

    “喂。”刚拨通陆博就接通,陆博手机不离身,天天做数独,接电话速度也是一级快!

    “突然打电话,有什么事吗?”陆博问道。

    凌飞很少无事打电话给别人,所以陆博一接通电话就认为是不是有事。

    凌飞说道:“陆博,有点事要说,关于你。”

    “关于我?”陆博那边停顿了一下,“关于我,什么事?”

    “你的家事。”

    “……”陆博那边沉默了许久,“上次你回燕京我就猜测可能会接触到他们,果然,这次接触到了。”

    “因为有急事。”凌飞道。

    “急事?”陆博冷笑,“连生离死别对他来说都不是急事,有什么事情能算是急事。”陆博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在说他父亲。

    “如果是普通的情况,我不会多管闲事。”凌飞平静道,“这种父亲,换做是我,也不会原谅。”

    “既然这样你还……”

    “但现在不同。”凌飞打断陆博的话。

    “能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想让我回去吗?我不回,凭什么要我回!”陆博情绪控制不住,怒吼出声,“当初要不是他,妈妈怎么可能会死!就是这个……”

    “他也快死了。”

    陆博的话语戛然而止。

    “今天你家的一个手下找到我,告诉我,你父亲确诊癌症,即将进行化疗,可能命不久矣。”凌飞缓缓道,“如果不是这种情况我也觉得你不该原谅他,但毕竟出了这样的事,我没有权利替你做选择。”

    “事情我都告诉你了,怎么选择,看你。”

    “……”陆博那边沉默了许久许久,随后挂了电话。

    凌飞也没说什么,这样的事情确实得看陆博自己的想法,他无权干涉。

    凌飞再次驱车准备回家,开了一程后好似想到什么,拍了拍脑袋,拿起电话给方才酒店里的中年男人打了个电话,刚刚因为陆博的事,留了个联系方式。

    电话拨通,备注是许经理,此人姓许。

    “喂,凌先生,您通知少爷了吗?”许经理毕恭毕敬道。

    “嗯。”

    “少爷怎么说?”许经理连忙问道。

    凌飞可没义务回答他,而是问道:“那两个人处理了没?”

    凌飞转移话题,许经理心中轻叹,估计是少爷没同意吧。

    “处理了,烛影社的扔出去了,另一个打了一顿。”

    “那个烛影社你了解多少?”凌飞问道。

    许经理想了想:“是一个很神秘的组织,只知道背后站的是某个顶尖世家,所有人都会给面子,但具体是哪个并不知晓。”

    “没有什么讯息?”

    “唔,讯息倒是有,捕风捉影的,谁也不能确定。”许经理道,“有说和赵家有关的也有说和姜家有关的,还有说和莫家、凌家有关,不能确定。”

    “烛影社的具ti wèi置在哪,你知道吗?”凌飞问道。

    “唔,凌少爷,这个您可算问对人了。问旁人还真不一定知道,我刚好知道。”许经理道,“我曾经有过一次和烛影社有业务上的往来,知道了他们的所在地。确实是很神秘,在碧水云间东边的一栋大厦内。”

    许经理详细和凌飞说了一下烛影社的具ti wèi置,确实是很隐秘的一个位置。

    凌飞颔首:“好。”

    凌飞挂了电话,得到了烛影社的位置就好办多了,之后可以提供给周易水。想着凌飞又迟疑了片刻,这烛影社不是什么善茬,就这么告诉周易水,恐怕会害了她!

    凌飞思索许久,还是先调查一番再说吧,冒然告诉周易水,以她的性格肯定第二天就带人过去,很容易出事。

    回到家,洛倾城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看着电视。

    “还知道回来!”洛倾城扭过头,“家里如花似玉的大美人不要,外面的野花就这么香!”

    “别闹。”凌飞在一张沙发上坐下,拿起药王心经继续看。

    洛倾城嘟囔道:“你个死没良心的,人家等得很辛苦知道吗?”

    “真不知道你个死木头是怎么想的,人家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还说了任你施为,你无动于衷就算了,还跑出去找其他女人。你是不是认为到嘴的肥肉就不香呀!”洛倾城娇嗔道。

    凌飞缓缓抬起头:“我突然不想救你那个谁了。”

    “啊?”洛倾城脸色一变。

    “你话太多,让我很不爽。”

    “别别别,你可是大男人,说话一言九鼎,说救人怎么就不救了。”洛倾城忙道。

    “等你什么时候不说这些废话,我再看书。”凌飞合上药王心经。

    洛倾城幽幽看了眼凌飞叹气:“说实话,我真的想不明白,我见过的所有男人,每一个巴不得爬上我的床,就只有你不一样,人家倒贴给你都不要。”

    “我有女朋友。”凌飞又翻开书。

    “都是世家子弟,说这种话谁信呐。”洛倾城白了眼凌飞,“有女朋友还在外面乱搞的人多了去了。”

    “唔……”倏地,洛倾城一顿,小心看了眼凌飞,“你是不是,认为我很脏,所以不愿意和我有任何一点关联?”

    凌飞不止一次碰见洛倾城时她身边站着一位中年成功男士,这能让人想象出什么?

    凌飞眼皮子都没抬,淡定翻着药王心经:“没有。”

    洛倾城轻咬樱唇:“怎么可能没有,你们男人的心思谁不了解。嘴上说着不在意,没关系,其实都巴不得自己的女人是处。”

    “爱信不信。”凌飞淡淡道。他说了是因为唐娉婉,不信就不信呗。

    洛倾城凝视着:“如果我告诉你,我的身体是干净的,你信吗?”

    “信。”

    “嗯!”洛倾城美眸微睁。

    “每天洗次澡,多大点事。”凌飞平静道。

    洛倾城张张嘴,默然不语:“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也是……”

    “我从来没说过我是好人,如果你是仇人,我甚至可以一qiāng杀了你。”凌飞眼皮子一抬,顺着自己的语气,眼中冒出一抹杀意。

    洛倾城心头一颤,凌飞的眼神着实吓人。那血液上凌家的凌飞,洛倾城算是有了真切的感受。但很快,凌飞的眼神恢复如常,重新低下头看书。

    洛倾城凝视凌飞许久站起身准备回房间,走到房间门口打开门准备进去时,洛倾城停顿了一下。

    “我一点也不脏!”

    很平静,又很坚决,洛倾城扔下一句话关上了门。

    凌飞抬眼,所谓的脏不脏完全看个人的想法。自己认为不脏那便是不脏,自己都认为肮脏,那就等若自暴自弃了。

    当然,这些和他也没什么关系,凌飞对洛倾城从来没有过想法。对她好奇确实是有的,毕竟一个放浪形骸的女人和一个愿意为孤儿院捐款的人,两者冲突不小。可即便好奇,也仅仅是好奇而已。

    凌飞研究药王心经不知多久,电话响起,他拿起电话一看,嘴角扬起,是唐娉婉!

    “喂,婉儿。”凌飞柔声道。

    “睡了吗?”唐娉婉问道。

    “没有,在研究医书。”

    “我想你了。”唐娉婉轻轻道,现在她已经可以很大胆说出这样的话来。

    “哇,我家婉儿现在真是大胆了不少呢,以前这种话是绝对说不出来的。”凌飞哈哈大笑。

    唐娉婉琼鼻一皱:“既然不喜欢,以后都不说了。”

    “别,当然喜欢!”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