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他在说什么?”

    “凌飞少爷?”

    周围看热闹的人皆是一愣。

    “前几天杀了凌子轩的凌飞!”

    “血夜上凌家,成为凌家继承者,斩杀凌子轩,又被革除凌家继承者之名。这人生,也太精彩了。就是这个凌飞吗……”

    “我的天,我偶像啊!”凌飞不知不觉也有了迷弟,“我太喜欢他了,太酷了活的。”

    “闻名不如见面,真的太有气质了。”

    “眼神都带有杀气,一看就知道很厉害。”

    “长得也好帅啊。”这是旁边的女性。

    凌飞认真看了眼中年男人:“陆博是你家少爷?”

    中年男人苦笑点头,不知是想到什么,轻轻叹气:“凌先生,容我先把这里的事情处理了再来和您详谈好吗?其实您不做这事,这几天我们也会去找您的。”

    唔?凌飞心中一动,是因为有关陆博么。

    凌飞颔首,斜了眼那边僵直的林明:“烛影社你不敢动,这个人,总有胆子吧?”

    林明脸色变化,终究还是要找上他!

    中年男人微微躬身:“这是自然。”林明都不知道是哪里的小人物,观海酒店怎会怕他!不,应该说陆家怎会怕他!

    凌飞背着周易水,转身往楼上去,待会儿中年人自会找他。

    凌飞一走,中年男人便对身边的保安打了个眼色,示意对林明动手。

    “是!”

    ……

    陆博的身份不简单,在学校里凌飞就有所猜测。陆博不论是言辞,还是思想,都不像是寻常人,现在得到了确认。至于陆博和家中关系,凌飞也能猜测出几分。连续两年都在新城过年而不回燕京,可想而知和家中矛盾。

    将周易水放到房间里,凌飞将房间空调温度调整适宜,替周易水盖上被子,起身离开。

    从房间里出来就看到门口站着的中年男人,他对凌飞微微躬身:“凌飞少爷。”

    “想和我说什么?”凌飞道。

    中年男人看了眼周围:“您请跟我来。”

    中年男人带路,凌飞和他上了楼,来到一间办公室内。

    “您请坐。”中年男人招呼凌飞先坐下,他在对面坐下,开始给凌飞泡茶。

    “不知道从哪和您开始说起。”中年男人犹豫着。

    “从头说。”凌飞道。

    中年男人轻轻叹了口气,端起热水浇在茶具上:“陆家在燕京也算是个豪门吧,嗯,当年能算是世家,可是,凋零了。因为当年的一场意外……一场车祸让陆家本就不旺的人丁剩下陆博少爷一家,叔伯兄弟全都死了。”

    中年男人从陆家的过去开始讲,这些东西只要是燕京世家豪门都听过。凌飞毕竟在燕京时日短,很多秘闻都不知道。

    陆家和安家的情况有些相类似,都是因为人丁问题对发展造成严重影响。不同的是,安家是因为老首长的一一去世,而陆家是因为那场车祸,使得公司情况不妙,不断收缩导致落寞。

    陆博父亲陆振华又偏偏是从政人士,在政坛上他能呼风唤雨,可在商界只能靠自己的影响力辐射。现在兄弟都没了,商界无人打理,他能怎么办?只能任由它收缩。

    这个时候,陆博母亲站了出来,她扛起陆家的生意。但是,她之前并未接受过这方面的学习,她等若从头开始学。这是一个很艰难的阶段,加上陆家压力大,落在她肩上的担子就更重了。可是,当时的陆家又正处难关,当时的陆家因为那场意外,陆博父亲的政敌,商场上的对手,纷纷对陆家落井下石,情况极其艰难。她不得不顶上去。

    “您知道少爷为什么跑去新城吗?”中年男人问道。

    听到这里凌飞也没听出苗头来,端起茶杯轻抿一口没有说话。

    中年男人看着手中的茶杯:“因为,陆博少爷始终认为母亲的死是因为他父亲造成!”

    “嗯?”凌飞侧目,陆博母亲,死了?

    中年男人又继续说,陆博母亲身上有疾病,可是在陆家最艰难的阶段她只能顶上去。陆博父亲更在意政界发展,没有弃政从商的想法,只能把一切重担扔给陆博母亲,这是陆博对他父亲产生不满一大原因。

    本身有病,加上身上的重担,积劳成疾,在发现病情时已经来不及……

    “所以陆博认为这些都是他父亲造成的?”凌飞缓缓道。

    中年男人点头:“少爷认为如果他父亲能弃政从商母亲就不会出事,所以心里一直有芥蒂。不过,关键点还不是这个,而是夫人死的那天……”

    中年男人缓缓说着,陆博母亲的事是突然间发生的,当时的陆博父亲刚刚高升,庆功宴上来了很多大人物。事情发生之时陆博赶往医院,他立即打电话给父亲,可陆博父亲因为大人物太多没有赶过来……

    病房上的母亲在临死前都在念叨父亲的名字,陪着母亲度过最后时刻的陆博心中想法可想而知。他恨极了父亲,有什么事情能比母亲的性命更重要!在母亲最后一刻竟然都不赶回来,母亲临死前都在喊着他的名字啊!

    在母亲去世几个小时后父亲才赶来,可一切都迟了,从那以后,陆博再没喊过他父亲一声爸。一年后陆博高考来到新城,发誓这辈子不再回燕京,一直到现在……

    凌飞眉头微皱,换做是他,估计也不会原谅陆博父亲。为了自己的仕途,连妻子的最后一面都不见,陆博怎能不恨!

    中年男人叹息:“其实,当时陆先生认为夫人不会有事,还以为和以前一样是小病,所以没有赶回来,可是……”

    凌飞淡漠道:“何必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他不就是更在意仕途么?”

    中年男人张张嘴,苦笑一声,是的,不论怎么解释,不就是这个原因么?

    “陆先生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中年男人还是反驳了一句。

    凌飞不置可否,淡淡道:“你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给我讲故事?”

    “不,不是的。”中年男人摇头。

    “那就是想让我劝劝陆博,让他回来?”凌飞斜了一眼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认真看着凌飞点头。

    “呵呵。”凌飞笑了两声,“有这样的父亲,我认为陆博在新城更好。”

    说罢凌飞站起身,他的立场站在陆博上,他的想法和陆博一样,这样的父亲,不值得原谅!

    中年男人见凌飞走了,面色一变,急忙道:“现在必须让少爷回来啊!”

    凌飞没管他,走到门口。

    “陆先生病重,如果少爷不回来,可能连父亲也没了啊!”

    凌飞脚步一顿,扭过头来,眉头皱起:“你说什么!”

    中年男人面容苦涩:“陆先生,确诊癌症,即将进行化疗。他,想见见儿子……可是,少爷的电话屏蔽我们所有人,根本打不过去。”

    凌飞凝眸:“你们可以派人去新城。”

    中年男人轻声道:“可是陆先生说了,罢了……”

    凌飞眼皮一跳,沉默了。

    “但是我们看不过去啊,我也是当父亲的人,我明白这种时候陆先生心里的想法。我也对陆先生当年的做法不忿,可到了这种时候了,难道还要让历史再重演一次吗?如果不让少爷回来,说不定少爷也和陆先生当年一样……见不到挚爱之人最后一面。”

    凌飞顿在原地久久不语……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