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喝了很多,凌飞也从周易水口中知道不少讯息。上次查到烛影社后往下再查不出任何东西,所以周易水她们又从另外角度出发调查,她们绕开烛影社,直接查与它有关联的组织。倒是有所获,关联组织是燕京某个家族的明面势力,周易水继续往下揪,想彻底查出来。

    就因为往下查,周易水遇到更多的麻烦,明面暗面的阻力非常大,根本难以深入。稍有点进展就会出问题,搞得周易水相当烦躁。

    凌飞心中有所思虑,这件事的主谋应该是烛影社背后的势力,不过因为实在没法调查,周易水她们才转换心思从旁的入手。这些旁的也是处于“渔网”中,谁都有干系。

    周易水若是想将所有人都抓了,简直是痴人说梦,凌飞给出的建议还是从烛影社入手,旁的一概不管。只要能抓到烛影社背后的人便足矣,其他就不要想了,想要掀翻这错综复杂的网,估计小半个燕京都会被掀起来!别说是周易水了,一个世家也不敢犯这众怒。

    也不是说有那么多世家都在从事贩卖毒品之事,而是世家之间因为联姻缘故关系都很深。一般牵扯到一个世家都会带出另一个世家,导致整张网都联系到一起。抓起一个,掀起全部!

    “啊啊啊!烦死了!”周易水叫了一声又开始喝。

    凌飞摇摇头,只能陪她喝。

    这么喝酒的后果是什么,当然是周易水喝趴下了。凌飞跟个没事人似的,背起周易水下楼,结过账后带周易水上车。

    凌飞驱车转了一圈,找到一家不错的酒店停下。他没准备把周易水带回家,家里还有一个,这碰面指不定又弄出多少麻烦事,凌飞还想省点心。

    酒店名叫观海酒店,在燕京也是小有名气的一家酒店,有不少世家子弟会来。论环境比起碧水云间、乐都差不了多少,只不过服务等各方面确实比不上,所以它只能是次选。

    凌飞倒是不清楚这家酒店的情况,他只是找一家差不多的住进来。

    凌飞背着周易水进来不少人都往这边看,估计不少人心中都怀疑凌飞是不是迷晕了这个女人,然后带到这边开房。这种事屡见不鲜,尤其是有一部分世家子弟最喜欢这口,再说了,这种事不止世家子弟,在普通都市男女中难道还少吗?

    凌飞往前台走去,准备去开个房间。

    ……

    林明这些天可谓是春风得意,虽然离开了安家,可依靠凌子轩给的那家公司,他一跃成为成功人士。要钱有钱,要地位也不低,比在安家当下人使唤强千倍百倍。

    当了董事长后,享受了一段时间,好运又来临。以前的一个朋友给他来了一单大生意,天价加工药物。他细问下才知道,是加工白粉……

    他犹豫了好久要不要干,毕竟利润特别丰厚。对方看重了他这家医药公司还有个制药厂,能够依靠制药打掩护,还给出了分成的条件,当时他就被吸引了。

    考虑了很久,他恶向胆边生,决定做!诚如对方的想法,依靠制药可以打掩护。员工的话就采用对方的人,他们专门负责,那就不会被发现。正所谓灯下黑,当着那么多员工的面做这么大胆的事,绝对没人能想到。

    在今晚,林明叫来了对方,准备在这观海酒店谈谈合作事宜。

    不过,对方似乎有点坐地起价的味道。看到他有想法了,条件却改了口。这让林明很不爽,但是表情上又不能表现出来,他强颜欢笑一直在陪对方吃饭。他也知道对方肯定是有了条件,现在他就在等着。

    这个地中海男人就是林明的合作对象,酒喝了不少,地中海男人酒意上来,双眼迷离。说话已经开始没谱了,牛皮吹上了天。这让林明心中大为不屑,对方就是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大老粗,吹牛逼的习性还没改,吹牛都让人刺耳。

    林明估计,这个人就是什么小混混年纪大了的模样,现在彻底就是个中年赖子。说话特没溜,可林明还是得腆着脸伺候,生意成不成就在人家手里攥着。

    “刘哥,关于这生意。”林明见对方都扯到了天边去,忙把话题拉回来,试探着问道。

    刘哥老神在在靠在椅子上,抿了口酒:“哦,你说这单子生意啊,好说好说。”

    说完了好说刘哥又没了话,光顾着喝酒吃菜,林明等了老半天耐不住了。让这么一个没溜的人架着他很不爽,干脆打开了说道:“我们就不整这些弯弯绕,你就直说吧,什么条件。”

    刘哥咧嘴一笑:“果然是上道的小兄弟,很好!”

    终于是把话题拉回正轨,林明也露出笑容,有条件直接说了就是,别耽误生意要紧。

    “刘哥,你就说要什么,钱?”

    “钱这玩意儿我有。”刘哥耸肩,“我们这生意还差什么钱,都花不完。”

    “那你……”林明眼睛一眯,“要女人?”

    刘哥笑容更深,没说话,拿起酒杯喝了口酒。

    林明哈哈一笑:“这个简单。”

    “诶,不简单。”刘哥摇着头,“叱咤江湖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女人没玩过,口味也比较刁。”

    “怎么说?”

    “以前都是玩各种角色扮演的空姐啊女警护士什么的,没意思。”刘哥放下杯子,迷离着眼睛。

    “怎么的?刘哥,你要真的?”林明问道。

    “哈哈哈。”刘哥大笑,不予表态。

    林明心中冷笑,一把年纪了还想这个,也不怕死床上。

    “没问题,这些小意思。”林明笑道。他在安家这么些年也是认识不少人,有一些自己的人脉。加上现在的身份,这些真不是难事。

    “唔?”这时,刘哥突然眼睛瞥向门口,直勾勾盯着门口走进来的男女。女人由男人背着,似乎陷入了昏迷。因为女人的脸是朝着刘哥这边,他看了个一清二楚!他嘴角扬起,巧了……

    “怎么了?”林明顺着刘哥的目光看过去,因为凌飞往前走过去,刚好只看到凌飞的背影。

    刘哥舔了舔嘴唇:“这个女人,可不就是吗?”

    “这个女人?”林明心中一动,“刘哥,你要她?”

    刘哥笑容诡异:“对!这段时间可把我们折腾够呛,她可是货真价实的女警!”

    “刘哥,你认识她?”林明心中一动,“她是?”

    “这你就不用管了。”刘哥道,“我就要她,你如果能把她搞到我床上,这个生意就妥了。”

    刚刚让他找人林明可以很轻松招来一堆自愿的。可这女人分明是有人的,不管这个男人是不是将他弄昏迷送过来,反正是有人,想要搞到手恐怕不容易。

    林明皱皱眉,这单生意的利润太过恐怖,这些天尝到了有钱人美好的林明有些抵抗不住诱惑,他心里猫挠似的,让他放弃是不成的。可看刘哥这样是要定了这个女人,也就是说他得想办法弄才行!

    林明心思流转,怎么动手呢?

    脑子里过了一遍,林明嘴角扬起。背着一个烂醉如泥的女人,大概率这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好鸟。到时候过去做个交易不就成了?给一笔钱,足够让他滚了。实在行可以给他多准备几个女人啊,抛弃一个,多出十几个,他还会不乐意?

    想到就做,林明站了起来!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