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为我不敢对你做些什么?”凌飞道。

    洛倾城秋水水汪汪地,流转着温柔:“想做什么都可以,在这里也行。”

    如此魅惑的话语,还是这般绝代无双的女人,谁能抵得住诱惑?

    然而,凌飞抵住了……

    凌飞目光变淡:“不闹了,说吧,你的目的。”

    洛倾城一怔,又恢复魅惑姿态:“只要你能救回她,我让你怎样都行。我甘愿做你的地下情人,永远不被人发现,这辈子只会是你的禁脔。”

    “很有诱惑力的提议。”凌飞淡笑,“不过,我已经答应你救人,何必再用这种方式。”

    洛倾城眸光一凝:“我要的是你救回,而不是去救!”

    凌飞微微眯眼,他大概猜到了。也是,她混迹于燕京世家圈子,怎会不知碧落明心手!

    “所以,我想你用碧落明心手来救她……”洛倾城轻轻咬着嘴唇,水汪汪的眼眸多了几分哀伤,“只要你能救回她,我真的愿意死心塌做你的女人。”

    凌飞沉默了许久:“你妈妈确实有个好女儿。”

    “她不是我母亲。”

    “嗯?”凌飞一顿,目光微异,“不是?”

    不是她的女儿,洛倾城还能为她做那么多事?从新城到燕京,费尽心思想要救她,现在不惜代价把自己献给凌飞。这,有些难以想象……

    洛倾城眼中闪过黯然之色,她这一生呐……

    “回答我,可以吗?”洛倾城眼中希冀。

    凌飞望着洛倾城期盼的目光摇头:“不可以。”他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如果这个女人是唐娉婉他可以毫无条件帮忙,可她不是,她只是个勉强算个朋友的洛倾城。

    洛倾城啊了一声,面容苦涩,松开了手踉跄后退几步。涩然道:“果然。”这就是凌飞啊,她也猜到了凌飞可能会是这样的回答。

    “何必这么着急,说不定回去就找到相应的治疗方法。”凌飞道。

    “说不定找不到呢?”洛倾城反问。

    凌飞顿了一下,是的,也有很大可能找不到。

    “你所说的针灸之法又有几分成功的可能性?”洛倾城再问,她面容苦涩,“她因为我牺牲了太多,我又怎么能弃她不顾,放弃她生的希望?”

    “她,和你到底什么关系?”凌飞有些好奇了。

    洛倾城抿嘴,神色追忆:“她不是我的母亲,胜似母亲。”

    “凌飞,我没有其他的资本,我有的只是我自己,我没法用其他更丰厚的东西来说服你,身体,是我唯一的本钱。”

    是如何在乎那个女人,才能让洛倾城说出这番话来。洛倾城是一个何其骄傲的女人,看似放荡,可有一股说不出的骄傲感,不像莫雨凝骨子里透出的骄傲,她的骄傲更像是不屈!这般委屈自我的做法,在她身上出现,难以想象。

    凌飞盯着洛倾城看了许久:“我会尽力。”

    这四个字是凌飞最大限度能做的,让他用碧落明心手断无可能。他有仁心不错,可他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洛倾城无力坐在病床之上:“我现在除了相信你还能怎么办呢?”洛倾城面容苦涩,凌飞不用碧落明心手,她也只有相信凌飞,否则还能做些什么?

    “放心,就算医术中找不到治病之法,我也会治好她!”凌飞道。

    “唔?”洛倾城抬眼。

    “我可是凌飞!即便针灸之法概率再低……”凌飞微微一笑,“在我手上不存在不可能之事!”

    午后的阳光格外明亮,透过病房照在凌飞的脸上,说出这话的凌飞脸上熠熠发光,带着光辉一般神圣。路洛倾城目光一滞,望着这样的凌飞,心中竟是升起几分信任之感。

    凌飞淡淡而笑,自信而帅气。

    ……

    凌飞最后还是开车和洛倾城一起回来的,谁让现在洛倾城就住他家里,而他,现在也不想住在别处。

    或许是因为今天事情的缘故,洛倾城对凌飞的勾引之举全没了,安安静静坐着凌飞车上回了家。

    “饿吗?”洛倾城从医院出来后第一句和凌飞说的话。

    “有点,厨房有吃的没?”凌飞问道,他这会儿不大想出去,随便做点东西吃了就是。

    “有几包方便面。”洛倾城道。她偶尔也不想出去,也不想点外卖,所以就买了些泡面在这里。

    凌飞颔首:“你要吗?”

    “你要帮我做?”洛倾城侧目。

    “多下包方便面而已,多大事。”凌飞随意摆手,走到厨房去。

    做泡面多简单的事,水一开,放面饼,差不多倒调料,搅拌几下出锅就是。又不放蔬菜不放鸡蛋的,能有多麻烦。多一个人也就多一包的量,简单得很。

    没几分钟凌飞的泡面就出锅了,足足有一小盆。

    “这么多,吃得完吗?”洛倾城看到凌飞端出来的泡面不由得道。

    “又不是你一个人吃,怕什么?”

    “我就只吃一点点。”洛倾城拿起筷子,在旁边的碗里夹了一小碗,“剩下都是你的,这么多,没问题吗?”

    “差不多吧。”

    凌飞拿起筷子哧溜溜就开始吃,洛倾城则是细嚼慢咽开始。

    这一盆看起来很多,凌飞没多久全下了肚,而洛倾城那一小碗竟然还没吃完。洛倾城看得有点呆,凌飞干什么事情都这么夸张的吗?

    凌飞将碗筷往桌上一扔:“我下面,你洗碗,分工明确。”

    “啊?”洛倾城还没反应过来凌飞就站起来回房间了。

    洛倾城盯着自己的面看了半天,微微鼓嘴,这家伙……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凌飞回到房间后坐下,沉吟片刻想要给安若愚打个电话,燕京这边他所认识的消息最灵通的人,应该就是安若愚了。他现在想要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他做了这样的事情,肯定闹很大。

    正想打电话,凌飞的手机震动。

    “嗯?”凌飞定睛一看,是罗徒。

    “喂。”

    “哈哈,凌飞兄弟,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杀了凌子轩,还是在袁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是真不要命了。”罗徒一开呛就大笑道,他的语气很放松,没有丝毫认为凌飞陷入困境的感觉,又或者是认为凌飞无关紧要所以才这种语气?

    “该死之人,当杀!”凌飞冷漠道,“你给我打电话就说这个?”

    “当然不是。”罗徒笑道,“只是刚刚的得到消息,所以顺带说说。杀人嘛,这点不意外。不过……你被革除凌家继承者这一点,就有点意思了。”

    凌飞心中一动,革除凌家继承者?他脑子里转了一圈,看来这是凌老爷子对他的惩罚么?

    “嘿,你也算是世上第一位这么快成为继承者又马上没了的人吧?”罗徒调侃道。

    “无所谓。”凌飞淡淡道,对于所谓的凌家继承者身份,他一点都不在乎。他对凌家一切,都是嗤之以鼻的。

    “大气!”罗徒哈哈大笑,“不过,你真的一点不在乎凌家继承者的身份?这可是你的保护伞,现在你在燕京可不好过咯。”

    确实是不好过,没了这个身份,很多东西都被改变。局势问题是最麻烦的,凌飞一直都在稳定局势,局势却一直因为他的举动在变化……

    和罗徒聊了几句后挂断电话,凌飞想了想还是给安若愚打了个电话,罗徒口中的情报也没说清楚,他需要更加详细的了解,从而分析局势问题!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