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什么样的原因,无论是什么样的阻拦,今天,凌飞必须杀了凌子轩,这件事凌老爷子挡在他前面也没商量!

    守护袁瑞年的这五人当然是看到了凌飞刚刚的表现,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如此如临大敌。凌飞是一个相当相当棘手的对手,棘手不是在他的身手上,仅凭身手他们五人有信心。而是凌飞的qiāng法,这qiāng法过于可怕,有qiāng在手的凌飞战力翻了好几番,他们没信心这种情况下保住袁瑞年。

    袁瑞年面色阴沉:“年轻人,三思而后行,你要知道这里是袁家!”

    袁家二字袁瑞年是喝出的,这一声大喝医院周围传来密密麻麻的脚步声。袁家又有无数援军到了,现在已经将医院层层包围。

    “狗腿子不少。”凌飞淡漠道,“不过,全都是酒囊饭袋而已,想靠这些废物拦住我,你想得太美了。”

    袁淑仪冷冷道:“凌飞,你未免太自信,一个世家的底蕴是你不能想象的。你要是敢做出出格之事,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哦?我期待。”凌飞道,“天下之大,我也想找个能杀我的人!”

    张狂无比的话语!可从凌飞嘴里说出来又让人不由得信服,他就是那么恐怖一个人!

    袁瑞年缓缓道:“年轻人,我承认你很强,可你身边的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强么?”

    “嗯?”凌飞目光一冷,“你在威胁我?”

    袁瑞年与凌飞相对视:“你可以这么认为!”

    “看来你也是不想活了。”

    “有种你试试看!”袁瑞年傲然,“敢动我,你和你身边的人,这辈子都不得安宁!”

    凌飞冷漠道:“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用这种自以为是的语气来嘲讽我,我成全你。”如果这话换做一般人,可能会妥协,可他是凌飞!他率性而为,桀骜不驯,从不受威胁!

    凌飞猛地抽qiāng,砰地一声一qiāng打穿袁瑞年左肩。

    “呃!”袁瑞年痛的面色狰狞,可他竟是没有喊出声,毅力惊人。

    凌飞倒是侧目,这袁瑞年,可以啊。

    “哥!”袁淑仪惊呼,她也没想到,凌飞竟然这么干脆拔qiāng动手。那可是袁家家主,他是想挑起战争吗!

    “家主!”

    “动手!”

    医院wài wéi着的人通通冲进来,袁瑞年身旁的五人也飞扑而来想要杀了凌飞!

    “住手!”袁瑞年低哑的嗓音传开。

    袁瑞年的威望很强,他开了口,众人纷纷停下来,不敢动作。

    “哥!”袁淑仪蹙眉,这种时候杀了这个杂种啊!

    袁瑞年直起腰版,左肩血液汩汩直流,他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凌飞是么?”袁瑞年挤出笑容,“我倒是小看了你,好,我让你进去。”

    袁瑞年的话令凌飞侧目,这个人,竟然忍下来了。心性很不一般,不愧是袁家家主!

    袁瑞年能不忍么?凌飞的实力看在眼里,疯狂的举动也体会了一把,他是真的有可能会杀人!如此毫不顾忌的行径做法,杀了他不是没有可能!

    而且,现在让凌飞进去有什么?人,已经不在了……

    “都给我让开。”袁瑞年道。

    拦在手术室门前的人纷纷让出条道,任由凌飞过去。

    凌飞眉眼微动,袁瑞年如此干脆,他反而是不好对袁瑞年动手了。并且,如此干脆,不是很奇怪么?凌子轩对于袁瑞年来说应该很重要才是,不论是从关系来说还是战略意义上来说。

    关系上是他的亲侄儿,战略意义上而言,凌子轩是袁瑞年占据凌家支持的重要倚靠,依靠凌子轩他才能在云橘波诡的袁家局势中站稳。

    现在,如此轻易抛弃凌子轩,未免太过奇怪!

    “嗯?”凌飞好似想到什么,猛地加快步伐猛冲进手术室门口,一脚踹开门。

    砰地一声,门被踢开,凌飞看到的是空无一人的手术室,手术室侧面有个小门大开着!

    凌飞神色变冷,扭过头盯着淡淡而笑的袁瑞年,冷笑连连的袁淑仪。

    “很好。”凌飞眯眼。

    袁瑞年淡淡道:“路,我让开了,没找到人不是我的错。”

    “你不怕我杀了你?”凌飞淡漠反问。

    “你是个聪明人,你不会动手。”袁瑞年很自信,“而且,你应该不会再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不然,你更找不到凌子轩。”

    是的,门开了,凌子轩跑了有一会儿,如果凌飞不赶紧追很难追上。凌飞确实没时间可浪费在袁瑞年身上,袁瑞年有这么多人保护着,解决他要费不少时间。

    “再说了,你说的话我都做了,为什么要杀我?”袁瑞年反而是反问,这样的问带着几分讥讽味道。

    袁淑仪嗤笑出声。

    凌飞点头:“你说得很有道理,不过……”

    砰!

    凌飞又是猛然一qiāng,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他一qiāng打穿袁瑞年的腹部。

    “嗯哼。”袁瑞年一声闷哼,死死咬着牙没有喊出来,额间汗水密布。

    “你干什么!”袁淑仪怒斥出声。

    “我杀人,从来不需要理由。”

    凌飞只传来一句淡淡的话语,朝着手术室内进去。他确实没时间再耽搁,必须尽快走,追上凌子轩,杀了他!如若不然凌子轩真的跑到国外,他更加难杀。

    袁瑞年又中一qiāng,周围的人尽皆大怒,想上前杀了凌飞。

    “都给我停下!”袁瑞年忍着疼痛,低吼道。他不想再看见有人牺牲,凌飞的实力不是他们能解局的,唯有袁家最神秘的那个组织可以一试……

    “家主,难道就这么算了吗!”有人不甘心。

    袁瑞年眼神阴冷,当然不会这么算了,凌飞的账他记在心里!只不过,现在要以大局为重,不能乱来。凌子轩跑了凌飞就是在气头上,真的惹怒他,恐怕不妙,他不能冒险。

    袁淑仪满眼忧虑,子轩能跑得了吗?

    ……

    凌飞从手术室内的门冲出来,左右而视,打量四周情况。

    作为一个顶尖雇佣军,凌飞的侦查能力数一数二,他不断打量地面的痕迹。地面有鞋印和车轮痕迹,凌飞脑中过了一遍,进行一番推测确定下一个位置,追了上去。

    草坪的草堰方向,此刻的风向,地上的隐约脚印,都是凌飞的佐证,他判断出了具ti wèi置。

    凌飞加快脚步狂奔,转瞬化作幻影,消失原地。

    而此刻,凌子轩正躺在病床上,让几位医生推着走。这几位医生也不是凡人,矫健的身手,凌厉的眼神足见不凡。

    “表少爷放心,家主说了能拖住就一定能拖住。大门外车子已经停好,到大门我们就能走了。”在旁边推车的医生道。

    凌子轩无力嗯了一声,他打了má zui,脑子还有意识。他心中在焦躁,凌飞给了他太大的压力,而此刻má zui的他再无逃躲的机会。如果凌飞真的追上来,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现在一切都只能押宝在袁瑞年身上,只要拖的时间够长,他就有足够时间逃离。

    从这里到大门的距离凌子轩从来没觉得远,今天却觉得好像银河的距离,怎么也走不到头。不知煎熬了多久,耳边传来医生的声音。

    “快到了表少爷!嗯?”医生正说着眉头一皱。

    只见远处大门方向冲进来一群人,穿的服装是……凌家的?

    “表少爷,前面是凌家的人。”医生道。

    凌子轩眉头一皱:“走,不管他们!”

    凌子轩不管,可对方却不是……

    “咦,子轩少爷!”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