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全力进攻,我说过,凡事留三分,除非是必死局面。”凌飞平静道,“过于在乎进攻让你疏于防守,腰间是你的弱点。如果刚刚我是用剑,你已经死了。”

    凡事留三分!又是同样熟悉的话语!绿眸抬起头,看着凌飞瞳孔发颤。刚刚的点穴手法,和当年一样的麻痒感觉,这分明就是……就是教官啊!

    可是,眼前的人太年轻了,不可能是教官!而且教官三年前就死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华夏!

    绿眸心中纷乱如麻,怎么回事啊!这人分明就是会教官的绝技明心手,说话方式那么像,指点人的方式也很像,像极了教官!

    “你到底是谁!”绿眸喉间发颤。

    凌飞淡淡一笑:“小家伙,回去吧,这个任务放弃。”

    绿眸心头巨颤,小家伙!这是教官对他的称呼,当年教官经常这么叫他!

    “教官!”绿眸忍不住唤出声。

    凌飞没回答,手持悲鸣剑往医院而去。

    远处看着的银组二人莫名其妙,到底是怎么回事?凌飞的行动像极了在指点绿眸,可是,绿眸那么强,乃是杀手榜第十二位的高手,怎么可能需要凌飞指点!

    眼前的场景怎么看怎么怪异,一直到最后绿眸喊出教官两字让他们心中发颤!

    “他,绿眸先生刚刚在喊什么?”首领身旁的男人忍不住颤声问道。

    “教官?”银组首领瞪大眼睛,满目惊异。教官,绿眸先生的教官!开玩笑的吧?凌飞啊,这个被无数世家之人认为是杂种的人,竟然会是绿眸先生的教官,怎么可能!

    “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吧?”旁边的男人声音还在发颤,他只能用这个来安慰自己。

    “对,肯定是,他那么年轻。”首领也不敢相信。虽然两人的举动太像太像,可他们不愿意相信,也不敢相信!这种事实已经不能说是可怕,应该说渗人才对!

    凌飞啊,凌家继承者,两年多前还是无数人喊打的废物,短短两年有了这般身手,还成了国际顶尖杀手绿眸的教官,开什么玩笑!谁能相信!

    远处在医院的袁瑞年虽然不知道这边什么情况,可是他能看见绿眸让凌飞一指点倒。也就是说,绿眸也失败了!

    袁淑仪脸色发白,凌子轩还在手术中,凌飞杀进来,这……

    “哥,怎么办?”袁淑仪有些慌了。

    袁瑞年面色不变,可心中却是波涛汹涌。因为受到掣肘,他的很多力量没法用,现在情况很不妙!二叔那一派系的人见不得他和可能继承凌家的凌子轩关系那么好,所以这次被牵制得很惨。

    现在想要调到足够的力量来守护根本不可能!看凌飞的实力也能知道,人数少点根本没用,这家伙是十足的变态!

    袁瑞年凝眸:“手术强制中断,让人送子轩走,现在!”

    “啊?”袁淑仪错愕,“现在还是在手术中,这个……”

    “别无选择,如果你想让子轩死的话。”袁瑞年沉声,现在最关键问题还是一时半会儿调不出力量,那就无法抵抗凌飞。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让凌子轩走,凌子轩一走凌飞还能做什么?难道凌飞还真敢杀了他袁瑞年不成?那是不可能的事。

    杀袁家家主,那是会引发战争的!

    “唔……”袁淑仪面色纠结,冒然将手术中的凌子轩拖出来也非常危险!可是,凌飞同样危险。

    怎么办?

    ……

    袁家门外。

    刚刚拦着凌飞的那群凌家之人的领头者,他眉头深皱。

    “情况看起来不妙,里面一直有qiāng声,老爷子那边怎么还没消息?”领头者低语,回禀了好几回消息,可还是没有命令传来。

    有qiāng声证明凌飞和袁家已经交了手,这可不就完了!

    “怎么办?我们要进去吗?”手下问道。

    领头者看了手下片刻:“我们的任务是截回凌飞少爷,现在事态有变,如果进去的话……”

    嗡——

    领头者手机震动,他连忙拿起手机,是叶瞻宸的消息!

    “叶先生!”

    “带人,不惜一切代价带回凌飞!”叶瞻宸道。

    “是!”

    叶瞻宸那头也无奈啊,老爷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一直没说话,直到刚刚才下命令。他不时偷瞧躺在摇椅上的老爷子,老爷子到底是什么心思?想利用凌飞试探试探袁家?还是为了敲打?又或是平衡凌文渊这一派和凌文敬凌文淼等人的势力?

    ……

    凌飞一步步朝着医院走去,很平静,丝毫不着急,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一般。

    银组和鹰组都不敢再动手,刚刚一群人都对付不了凌飞,现在他们剩下几个人还想怎么杀凌飞?绿眸都失败了,还有什么力量足以对上凌飞?他们心中涌出深深的无力感。

    绿眸良久才从地上坐起,看着凌飞的背影心中激荡不已。凌飞的举动处处表明他就是教官,可为什么教官变得这么年轻?为什么教官没死……

    难道是当年教官其实是假死,偷偷改头换面回到华夏?但是也不对啊,以教官的脾气定然会杀回去,怎么可能留那个叛徒逍遥法外。现如今那个叛徒声名鹊起,风光无限,教官为什么不去报仇?

    绿眸心中无限复杂,实在难以猜测凌飞是怎么回事。他唯一确定的想法是,这个任务要放弃了。不管凌飞是不是教官,他也不会对凌飞动手的。

    绿眸想了许久心中一动,跟在凌飞身后一段时间,不就能知道了吗?他对教官很熟悉,生活习性、习惯,行事风格说话方式,总能发现端倪不是吗?

    想到这绿眸身体一晃,消失在原地,好似影子一般,不知躲在了何处。

    凌飞走到了医院门口,迈步走进去,这一路没再出现阻拦之人,任他走了进去。

    凌飞目光一扫看到一个战战兢兢地护士,他开口道:“凌子轩在哪?”

    “我,我……”护士紧张地说不出话来。

    “慢慢说别着急,如果你是选择不说,我也可以选择送你下地狱。”凌飞淡笑,猛然抽qiāng一qiāng打爆顶上日光灯。

    “啊!”护士吓得尖叫,“在,在前面的手术室!”

    “很好。”凌飞颔首,快步朝着护士所指方向走去。

    没走多久就到,凌飞止步,前头站着两人拦在手术室前,一男一女,正是袁淑仪和袁瑞年。

    袁瑞年望着凌飞,缓缓道:“英雄出少年,今天我算是开眼了。”

    袁淑仪一声不吭,盯着凌飞没有好脸色。

    “开眼了吗?”凌飞淡淡道,“那就让开,我要给凌子轩开瓢。”

    袁瑞年眉头一皱:“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

    凌飞眸光变冷:“他要杀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话?现在我回来了你和我说这个,不觉得可笑?”

    “年轻人,你……”

    “我当年的事你又知道多少?”凌飞冷笑,“上一回在凌家他就该死,我饶他一命,这回,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

    言毕凌飞迈步朝着病房奔去,袁瑞年当即喝道:“来人,拦住他!”

    不知道从哪跑出五个人,挡在了凌飞身前。他们面色严峻,盯着凌飞如临大敌。这五人是袁瑞年身旁的守护人,不到真正必死时刻不会出现,现在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时刻!

    “谁挡谁死!”凌飞冷声,“今天,凌子轩必死!”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