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眼一瞄,不多不少正好十三人。这十三人不同于外头的那些人,气质精悍,一眼望去如同野兽。

    “嗯?”凌飞眉头一挑,这十三人让他感觉自己并非身处袁家,而是在国外战场!这十三人的气质和当初面对的那群野兽没什么区别。

    凌飞嘴角微微牵起,看来是战场上磨练出来的人,这才有点意思嘛。

    凌飞现在面对的高手大部分都是温室中出来的“所谓高手”,或许有去战场历练的,不过大都是短短时间当做历练而非常年身处战场进行生死磨炼的。常年在战场生死磨炼出来的和那些历练之人大不相同,同等实力下经过生死磨炼的高手必定更强!

    生死磨炼下的高手他们对于致命攻击相当敏感,就比如凌飞的狼性意识,总能提前预知危险,那些生死磨炼中的高手不会有凌飞那么敏感,却也有相应意识。拥有这般意识的人,无论进攻防御总能先人一步,极其难缠。

    而眼前这十三人无疑便是战场上生死磨炼出来的人,他们给了凌飞一股淡淡的危机感,这种感觉很少有。

    “擅闯者,死!”站在最前头那位冷冷发声。

    “哦?我想试试看。”凌飞淡淡道。

    “动手!”

    对方一点不逼逼,十三人当即出手,朝凌飞疾驰而来。

    凌飞嘴角扬起,这才有意思。他猛然抽qiāng,瞄准一人射击!

    砰!

    qiāng声响,十三人中某一人突然预感到巨大危机,朝旁边扑逃,可他还是觉得手臂一痛,这一qiāng打穿他左手大臂。

    凌飞眉头一挑,竟然失手了。不,应该说对方的反应速度过快,让他的qiāng法竟然没中!这个人在他拔qiāng一瞬间就有了反应,确实是挺厉害的对手。

    这十三人顿也没顿依旧朝凌飞杀来,手扶腰间,准备拔刀。

    “有意思。”凌飞淡笑,“既然你们没用qiāng,我也就不以qiāng来欺你们了。”

    凌飞也有自己的骄傲,他拔qiāng这十三人也没用qiāng攻击,那么,他也放弃用qiāng。任何方面凌飞都不觉得自己会弱于人,无论身手还是qiāng法!他是最全能的雇佣军,没有之一!当年的血狼叱咤雇佣军界靠的就是他的个人能力!

    十三人在冲到凌飞身前瞬间,腰间短匕出鞘,渗人寒光自腰间泄出,刀光直指凌飞身上要害处!

    铮!

    悲鸣出鞘,凌飞的铛地一声挡住旁边刺来的一柄短匕,抬脚横踹扑来的另一人。

    锵——

    悲鸣之利超乎想象,凌飞单手用力,拼杀的短匕竟让他一刀削断。左手握拳,重击在惊愕的那人胸口,一拳击飞。

    而旁边十二持匕而来,刀刀要命。

    凌飞脚踩奇妙步伐,于刀光中闲庭信步,巧妙躲过所有攻击。转过身盯准一人欺身而上,短剑巧妙一挑,勾起对方短匕,对方欲顺势进攻,凌飞的悲鸣在手中一旋反手握剑,直挑而上,顺着肚子往脖颈而去。对方心惊反手想要握剑抵挡,只听得锵地一声,bi shou被悲鸣拉断,紧接着喉间一股刺痛,他瞪大眼睛,喉间血液飙出。

    仅仅两个照面击废一人,剑挑一人。凌飞的实力让剩下的十一人心惊,猛地散开。

    “实力不错。”凌飞淡笑。

    “好一柄神兵。”领头之人低声道。

    “凭借刀剑之利,不过如此。”有人冷笑。

    “没了这把剑,你不是对手。”

    领头之人没说话,其实他们只是口中这么说而已,凌飞的实力真的很强,光是战局的把握,进攻的时机就不是一般人能有。并且他们的武器也是特制的,凌飞想要劈断不是那么简单,必须本身有实力才行。

    “别留手,杀!”领头之人吩咐道。

    十一人再次袭来,这次他们都不敢再掉以轻心,方才确实有些小觑了凌飞。一个二十岁出头的世家子弟谁曾想他的实力竟如此恐怖!

    “杀!”

    ……

    凌子轩在手术室,外头的袁淑仪神色不平静,这个极富智慧的女人在自己儿子出了事时难以保持绝对的冷静。

    袁瑞年负手站在窗前,遥望远处。

    这时,一个禀报之人急忙跑进来。

    “家主,凌飞过来了,和银组碰面了。”禀报之人脸色不对劲。

    “情况如何?”袁瑞年头也没回,淡淡问道。

    袁淑仪也看了过去,她也想知道情况。银组是袁家手下极有名气的组织,人员始终定在十三个,每一个实力都无比恐怖,袁家吩咐下去的任务从无败绩。战力恐怖,曾有过十三人tu shā战场数千敌军的战绩!

    银组出手,应该没问题吧?

    禀报之人犹豫片刻,神色诡异:“情况,不妙,两个照面便让凌飞杀了一个,重伤一个。”

    “什么!”饶是如此镇定的袁淑仪也被惊到,面露不可思议之色。那可是银组啊!战场上力敌千军的存在,和凌飞碰面竟然这就死了两人!

    袁瑞年也是抓过身来,面色一凝:“你说什么!”

    禀报之人满脸不可思议:“我也觉得不可思议,真的是一瞬间,都没看清楚就死了一个,倒下一个。”

    袁瑞年和袁淑仪静默下来,一声不发。在消化这不可思议的讯息,那可是银组,可怕到渗人的银组,可那个杂种凌飞竟然……

    袁淑仪看向袁瑞年,低声道:“哥,要不要再召集人手?”

    袁瑞年没说话,片刻后开口:“好一个凌飞,莽夫也可成事,吩咐下去,计划二!”

    袁瑞年眸光闪烁,他实在没想到,个人实力强大的人也能够达到这种程度。他从来看不起武力强大之人,那些莽夫在他看来就只是自己手下控制的人而已。而凌飞,刷新了他的看法!

    世家之人看不起逞武夫之勇的人,因为他们很清楚,武力再强的人都只是上位者控制的人而已。古往今来,替皇帝打下江山的武夫在朝堂上什么时候玩过文臣了?蠢蠢得受人摆弄。

    所谓的绝对实力,那也只是建立在个人基础上,一个人在强大能强得过千军万马?百无一用是武夫!

    然而,凌飞不论上次血夜上凌家,还是这次,都有些刷新武夫在袁瑞年心中的想法。

    他移步到门口处的窗台,想看看凌飞究竟是什么三头六臂的怪物。袁淑仪也看出哥哥略微的异常,看了眼手术室也跟了过去。

    凌飞的位置很直观,就在医院正对面几百米处,一群人正围着他缠斗。

    ……

    没有掉以轻心的这十一人确实要难缠一些,凌飞有一击必杀的把握,却会陷入无法逃脱的包围圈,所以凌飞的进攻也很谨慎。凌飞要确保自己不受伤,在群战中若是受伤,对他相当不利,毕竟他是以一敌众。

    但是,一直在这么耗着对凌飞确实不利,他是一个人,对方十三人。人力有尽时,凌飞的体能是拖不过这十三人的。自己实力如何凌飞最清楚不过,虽然归一决神奇,他五星巅峰也能力敌六星实力的这十三人,可在体能上他真比不过他们。这么拖下去,对凌飞不利。

    不过拖下去也并不是对凌飞完全不好,拖得越久,越容易暴露破绽。十一人,人数更多比凌飞更容易露出破绽。

    “嗯?”凌飞眼前一亮,就是现在!

    他抓住一个空子,欺身而上,悲鸣斜刺,直至咽喉。对方飞速后退,下意识举剑去挡住凌飞的悲鸣。举剑之时对方心道完了,这把剑……

    嗤——

    一股尖锐的声音传开,悲鸣竟是竖着穿透bi shou,刺入咽喉。

    “于风!”领头之人目眦欲裂。

    “该死!”

    “杀!”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