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老爷子坐在庭院里,莎莎风声中隐有脚步声。

    “来了?”

    “他回来了,不出意外马上回家。”

    凌老爷子睁开眼睛:“瞻宸,如果是你,你会杀了子轩吗?”

    叶瞻宸犹豫许久:“可能会,可能不会。”

    “怎么说?”

    “那得看是什么样一种情况下,局势不同,决定不同。”叶瞻宸如是说道。

    “那你猜猜看,凌飞会杀了他吗?”

    叶瞻宸犹豫了,他心里的答案是会!以凌飞的个性来看,凌子轩这回必死无疑。可是,正如他上一句话所说,很多时候局势不同决定也不同。这位凌飞小少爷不是一般人,他不会头脑简单蒙着脑袋往前冲。

    到底凌飞会不会杀,还是一个疑问。但是,大概率是……会杀!

    凌子轩所作所为完全是要置凌飞于死地的做法,这种情况,以凌飞的个性,不杀不符合他性格。

    “会杀。”叶瞻宸没说话,凌老爷子自己开了口,他眸光如电,慑人无比,这两个字念出杀气荡漾。

    “因为,他的性格和当年的我一样!”

    叶瞻宸心中一动:“那您不准备阻止了?”

    凌老爷子扫了眼叶瞻宸:“任何人,都不得破坏我立下的凌家规矩!”

    ……

    凌子轩房间。

    凌子轩没选择躲避,他准备正面迎敌。这一回,他要准备最大的陷阱,等凌飞来钻!他和凌飞进行最后的对决,这一次,不是他死,就是凌飞死!

    “子轩,你真准备留在这?”袁淑仪大为皱眉,这一趟凌飞来势汹汹,带着必杀的架势而来,真的会鱼死网破,在这里太危险了。

    “对。”凌子轩咬牙。

    袁淑仪眉头紧锁:“子轩,听妈妈的,走,你今天身上也还有伤。”

    “不!我今天一定要看到他死在我面前。”凌子轩攥紧拳头。

    “别胡闹了,如果一个不好,你死了……”

    “那就死了!”凌子轩怒吼打断,“母亲,我知道您关心我,我知道这对我来说很危险,可是,我一定要赢凌飞一次,否则我这辈子都过不了这道坎。”

    袁淑仪一怔。

    凌子轩死死咬着牙,面部狰狞。凌飞现在几乎快成了他的心魔,从凌飞血夜上凌家之后,每每睡觉脑子里凌飞的脸都在闪现,如同恶魔一般追着自己。无论做什么事凌飞如影随形,让他几欲疯狂。

    那段时间,凌子轩晚上很焦虑,不敢睡觉,都是服药睡的,第二天起来依旧冷汗淋漓,凌飞对他的心理摧残极大。可自从飞机暗杀一役过了之后,凌子轩整个人都安下心来,病瞬间都没了。这让凌子轩明白,凌飞确实是自己的心病。

    现在凌飞再度复活,得知消息的昨晚,他彻夜难眠,睡着后发现,当初那种可怕的感觉又来了……

    凌子轩知道,凌飞不死,他心魔难消,这辈子都过不安稳!

    “母亲,我已经长大了,我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凌子轩干着嗓子,“您放心,今天的一切,我都安排妥当,如果说今天我还是输了,我心服口服。”

    袁淑仪良久都没有开口说话,幽幽叹息:“好,一切随你。”

    袁淑仪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房间,她心中沉重,如果和凌飞硬碰硬,真不敢说神算多大。凌飞的身手无比恐怖,这回他还是有准备而来,吸取上一次的教训,绝不会那么简单!她,必须想办法。

    袁淑仪离开房间,凌子轩低声道:“老八。”

    房间里走出来一位蒙面之人:“少爷。”

    “大伯那边商谈好了吗?”

    ……

    凌飞和莫雨凝分开,莫雨凝回家去,刚刚分开电话到了,看到电话凌飞一拍脑门,怎么给忘了!

    “喂,若曦,你过来了是吗?”凌飞问道。今天一早上莫雨凝都有点事多,他都有些忘了安若曦会来接机这一茬。而且安若曦早上到现在一个电话也没打,他都没注意。

    “嗯,我到了,你在哪里呀?”安若曦怯怯问道。

    “你在什么位置,我过来找你。”

    “我在,在门口呢。”

    “门口?门口哪个位置,我也在门口,我过来找你。”

    安若曦报了位置,凌飞顺着地标找位置,一眼看到了前头俏生生站着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安若曦。

    凌飞走到她身后,安若曦还在前头东张西望,凌飞伸手拍了下她的肩膀,安若曦吓了一跳,连连转身后撤。

    “咦?凌飞!”安若曦眼前一亮。

    “嗯,气色比起以前好了不少。”凌飞颔首道。

    “是的,我现在身体比起以前可要好多了呢。”安若曦语气还是低低地,怯怯地,跟受了气的小媳妇儿一样。她永远都是这么腼腆,羞涩。

    “哈哈,那就好,不枉费我费那么大力气。”凌飞笑道。那天救治之后,凌飞完全透支,生命都短了一两年。

    为了安若曦的病情凌飞还真废了不少的时间,做了相当多的努力,最终结果相当喜人,安若曦,安然无恙!

    提到这一点安若曦反而是神色一黯:“对不起。”

    “啊?”

    “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受到那么大的伤害。”安若曦仍在自责。凌飞虽然说回来了,可毕竟是失踪了那么久,证明凌飞一定伤势严重,不然不会修养那么久才现身。

    “别什么罪过都往自己身上揽,和你没关系。”凌飞安慰道,“就算我没受伤,那飞机也会失事。”以那群粉子的疯狂程度,若在凌飞没受伤的情况下,开qiāng直接打爆机舱很有可能。

    “可是……”安若曦低着头拧着衣角。

    “没什么可是。”凌飞随手拉起安若曦的手腕,“我们走吧。”

    安若曦脸色一烫,他,他牵人家的手了……

    “你坐谁的车来的?”凌飞问道。

    “打,打车。”安若曦轻声道。

    “啊?”凌飞错愕,“你打车来接机?”凌飞错愕良久失笑不已,“好吧好吧,我们现在打车去你家,顺便把我的行李放你那。”

    “去我家,好呀!”安若曦听到这话开心了,眨巴起明亮的大眼睛。

    凌飞拉着安若曦在外面随便叫了辆车,开往安家。

    凌飞远远望了眼远方,心中暗自沉吟,现在凌家应该是有很多准备在候着吧?那就让他们候着。凌飞嘴角扬起一丝怪异弧度……

    所有人都猜想性情如此暴躁的凌飞一定第一时间就杀回凌家,没想到他会先和安若曦回一趟安家吧?

    凌飞心中有小算盘,凌家现在不用想也知道天罗地网在等他。所有人都紧绷了精神在等他,那他干脆让那些人精神紧绷久一点嘛,他并无所谓。那根紧绷的弦绷断了才好,对他而言更有趣,不是么?

    古代袭营时间往往会选择在凌晨四五点,这是为什么?因为这是人的精神最疲倦之时。在这个时候动手,最容易得逞。为此,衍生出诸多袭营的战术。故意在夜间骚扰却不袭击,达到疲兵的效果。

    凌飞也是在做疲兵之计,他们高度紧绷的精神一旦松懈下来就会疲惫,对他而言再好不过。

    车辆左拐右绕,来到郊外的安家住址。

    一路上凌飞和安若曦聊着,凌飞稍微的了解了一下燕京的近况,是否发生了什么大事。不过,从安若曦口中得不到什么有用价值,她很少去关注这些……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