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准备怎么走?我把你打得爬出去?还是自己乖乖爬出来?”凌飞淡淡道。

    文斌面色难看,看了眼周围似笑非笑的学生会成员,他心死了,现在的他早已没了当初的威望。当时多少人向着他,现在竟然变成这样……

    这完全怪文斌自己,如果他回来后不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兴许还不会这样。可他,毫无觉悟,的确活该。

    如果说还有人向着他,文斌还有办法利用这些人达到借势的效果,让凌飞不敢对他如何。现在大家伙都巴不得看他笑话,他还怎么玩?

    “还杵着干什么?没觉得自己不受欢迎吗?”凌飞淡漠道。

    文斌难堪至极,下意识扫了眼周围的人,全都是嫌弃的目光。

    “哼。”文斌冷哼一声,走就走,他现在其实也是巴不得走……

    没走两步那边凌飞又说话了:“你耳朵是不是聋了?我让你这么走了?”

    文斌低吼:“你还想怎么样?”

    “把我说的话在脑子里过一遍,别做什么事都这么没脑子。”凌飞淡漠道。

    文斌脑子转了一下,脸色瞬间铁青。凌飞说的是,爬出来!

    周围的学生会成员都是神色怪怪,爬出去啊,文斌这是做还是不做呢?看凌飞以往的风格,说什么是什么,估计是铁了心要文斌这么干,否则……那么,文斌做还是不做?

    学生会成员知道凌飞的性格,文斌岂会不知,他现在很纠结。爬出去?他的面子往哪里搁?他以后还怎么见人?要是这些学生会成员一宣扬,新大他还呆不呆了?

    可是,如果不做,以凌飞的脾性,文斌估计自己会死得很惨!

    怎么办?文斌脸色异常难看,一个是侮辱,一个是死的很惨,该怎么选择?硬着头皮让凌飞打一顿,还是屈辱的爬出去?

    “赶紧,我没时间看你拖拖拉拉。这么磨蹭,我帮你选择。”凌飞不耐道。

    文斌身体一个瑟缩脑中闪过当时圣诞晚会时凌飞一脚踏在蒋旭胸口的画面,他情不自禁跪倒在地,竟是真的趴了下来。

    学生会众位也是讶异,文斌是一个骄傲的男人,过去一年的相处他们怎么可能不熟悉他。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在凌飞面前也顶不住,还是折了他的傲气。

    凌飞却是摇头,他讨厌软骨头的人,若是文斌骄傲地选择硬怼他,他还会赞许文斌几分,这种姿态令他很不屑。

    文斌硬着头皮往外爬,他很想站起来,他想也知道那些人是以什么样的目光看待自己的,他也在羞耻自己的行径!可是,在凌飞那句话说完的时候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趴下!他不知道,原来心里对于凌飞的恐惧已经超过自己的骄傲。

    咔咔咔——

    仿佛是有什么碎裂的声音,那是文斌的骄傲。在凌飞没出现之前,文斌是无数学校女生憧憬的对象,毫无疑问的校园风流人物。他是何等风流人物,学生会副会长,成绩出众,品学兼优,无数人爱戴的人。他很骄傲,可现在,一切成了浮云。

    在凌飞面前,文斌的骄傲被粉碎得彻彻底底。

    文斌一步步爬着出办公室,凌飞摇摇头也没再对文斌做什么。对一个男人最大的侮辱莫过于此了,他原以为文斌会硬挺着让他揍一顿,没想到文斌竟然会做出这么一个选择。

    文斌爬出办公室后瘫靠在墙角,涩然一笑,这一笑,颓然无比,仿佛世界变得黑暗了。明明可以用其他方式来解决,他却用了一个粉碎自我信心的一种方式。

    良久,文斌才站起来,跌跌撞撞离开……

    凌飞靠在门扉良久在文斌那边寂静无声后才开口道:“会长呢?”

    “会长这些天都没什么精神,很少来学生会,可能在教室。”

    “也可能在图书馆,会长一般会在四层那。”

    “凌飞,你可得赶紧去找会长。你都不知道,会长知道你死的消息,回来学生会那天跟傻了一样。”

    “凌飞,会长的心意都已经很明显了,你可不能辜负了她,不然我们可不放过你。”

    凌飞:“……”

    凌飞看了看他们,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凌飞心绪复杂,他无奈苦笑,从来不觉得情债是那么烦躁的事。当年在国外战场上,他真心喜欢的人没几个,对于那些没感情的女人他从来都是很随意,也就不存在情债的问题。并且,那个女人不知是什么想法,她是从来都没说过不允许凌飞有其他女人如何如何,她只是默默在看着……

    但现在,凌飞深感美人恩重四字的严重。

    唐娉婉、任嫣然、安若曦、莫雨凝……还有林韵兮,每一个都是这样,她们深情一片,凌飞也不知何时不知不觉动了心。

    凌飞不愿伤害她们的心,任嫣然时凌飞就想让她放弃自己,长痛不如短痛,可任嫣然最后还是跳入了这火坑。任嫣然连他有两个女朋友都接受,凌飞还怎么忍心再让她伤心。

    莫雨凝也是,两人共患难,于危难中生情。对于莫雨凝凌飞不只是有危难中生出的真情,还有对她救命之情的感激。不过莫雨凝的问题倒是不大,因为她是世家女子,她的思想从一开始就没认为凌飞有女朋友会如何,她甚至能光明正大去和唐娉婉谈问题。

    这些女孩中就只有林韵兮不同,她是一个普通人,她还是法学院的高材生,她的思想不同。和早前的任嫣然一样……

    凌飞现在去找林韵兮自己也不知道是抱什么样一个想法,心中有些不希望林韵兮再跳入自己这个火坑,又舍不得她伤心。他自己的想法也很乱,他现在只知道,他想见她……

    林韵兮的教室凌飞以前来过不少次,这次过来轻车熟路,在教室里扫了一圈并没有看见林韵兮。

    教室里林韵兮的同班同学倒先调侃起来了:“凌飞,是来找我们会长的吗?她不在哦。”

    “啧啧,刚回来就来找我们韵韵呀,痴情哟。”

    “真不在,我们难道还把她藏起来不成。”

    “可能去图书馆了,最近她确实没什么心思上课,因为某人哦。”

    被调侃了一番凌飞离开,不过得到了消息,应该是去图书馆了。

    凌飞转身去图书馆,按照学生会里学生说的,可能是在四层。四层那边很多法律方面的书籍,作为法学院高材生的林韵兮,在那里很正常。

    辗转到了图书馆,凌飞来到四层,可是他找了一圈也没看到林韵兮。似乎今天林韵兮也没来图书馆……

    凌飞自己也很奇怪,这种时候打个电话就行了,可他偏偏不打。就莫名在寻找,让人摸不着头脑。

    四层逛了一圈凌飞也没能找到,他轻轻叹气,转身下楼,走到二楼时他顿了顿脚步,鬼使神差往其中一处走了过去。

    走到一处凌飞驻足,望着前方……

    新大的这栋图书馆朝阳一面用落地玻璃建筑,迎着晨辉很是美丽。在这里学校摆放了桌椅,可供读阅书籍。坐在这恰好可以享受暖洋洋的晨辉,来得早还可以看看日出,新大绕海而建,前方可是海岸线呢。

    而此刻,一位气质知性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女子坐在竹篾编制的椅子上,一手拿着书籍,一手提起透明玻璃桌上的杯子。晨辉下,金丝边眼镜泛着精光,更显知性风采。这俏人儿不是林韵兮又是谁?

    “嗯?”林韵兮好似感受到了什么,抬起头……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