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正芳暗道小少爷好想法,凌飞可没什么时间一个个追过去算账,直接办一场宴会,不来的人当做是死敌,往后针对到死。来的人就用这种方式惩罚,得来的钱刚好弥补这段时间以来研一的亏空,顺便立威,一举数得!

    赵毅羽目光幽幽,原以为凌飞必死他才答应动手,现在自己还能善了吗?这一千万对他而言倒不是问题,关键是凌飞同意吗?这一千万是对于那些只是落井下石的人的惩罚,他这种幕后推手的人物而言,恐怕不行!

    赵毅羽眼角余光瞥过神色错愕的乔非,有他在,估计会没事吧,不过也不好说……

    乔非错愕不已,凌飞到底想干什么?明着来勒索吗?一颗鹅卵石一千万,这简直是……

    “会不会太过分了?”赵依依不由得对身边的乔非说道。

    “凌飞应该不会做无的放矢的事,这些人肯定和他有什么仇怨。”乔非站在凌飞这边,“他从来不会管和自己无关之人,除非那些人惹到他。”

    “你的意思是我爸也……”说着赵依依一顿,闭上了嘴。是的,她爸也惹到凌飞了,甚至可以说,她爸就是头头!

    乔非望了眼赵依依,轻声道:“依依,有些事我们都知道,只是我不愿意说,你心里不明白吗?”

    赵依依咬着嘴唇,轻轻点头。

    “其实凌飞公司出问题时我就想去找你父亲,让我舍友拦下了,我也犹豫了,因为我不想你因为我为难。”乔非轻轻拉起赵依依的手。

    赵依依咬着樱唇,低头不语。

    “谁要?”凌飞淡淡发问,“如果没人要,那就流拍。”

    流拍二字凌飞说得渗人,如同冰山爆发,底下之人听得胆颤。

    “我,我出一千万。”陈晓年咬着牙道,他脑子转了一圈可算想明白了,今晚凌飞就是让他们破财免灾的。他们对研一出了手,可是因为公司众多凌飞没时间挨个找上门,所以他用这个方法。那些没来的倒霉催估计是死定了吧,凌飞乃是凌家公子,都不用想那些人的下场。

    “很好。”凌飞颔首,“有没有要加价的?”

    凌飞目光扫视全场,大家都低着头,没人抬起头。

    凌飞也没多说什么直接道:“一千万第一次,一千万第二次,一千万第三次。这颗宝石归你了。”说罢凌飞将鹅卵石给陈晓年扔了过去。

    凌飞扔的力道不大,陈晓年接住,捧着鹅卵石欲哭无泪,这就是一千万啊!

    “闫正芳,到时候收账你去。”凌飞道。

    “小少爷放心,没问题。”闫正芳躬身,“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人不识相。”

    陈晓年苦笑,当然得识相,都知道了凌飞的身份,哪还会不给面子,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凌飞的必须给啊!而且,他哪有胆子不给?不给的话就等着死吧。

    有了开头的人后面就好办多了,凌飞一拿出石头就有人拍卖,偶尔一两个还有人提价,但基本都是提一两次价,不会大。凌飞也没想着把他们坑到死,就这样也差不多了,也没想着其他歪法子再搞他们。

    这群人心中都是后悔不已,对研一他们真的没做什么,虽然说落井下石,但程度也就那个样,没有多过分。就这么损失了一千万,太亏了。当初为什么要痛打落水狗呢,冷眼旁观不就得了,现在真的是亏大发了。

    一个个人都报价报了过去,鹅卵石越来越少。在凌飞拿出最后一颗鹅卵石的时候,人也只剩下了一个——赵毅羽。

    “一千万。”凌飞淡淡道。

    赵毅羽看了许久,悠悠开口:“我出一千五百万。”

    “哦?”凌飞挑眉,这头老狐狸现在是在赎罪?一千万是凌飞的底价,证明凌飞也没有想怎么整他们,就一千万了事。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所以抬价的几乎没有,赵毅羽故意喊一千五百万证明他有意赎罪。

    凌飞看了眼乔非,犹豫了。他知道了凌飞和赵依依的关系,如果说他惩治了赵毅羽,必然引发乔非和她女友之间的矛盾。可是,不处理赵毅羽,凌飞还是凌飞吗!

    赵毅羽是新城事件最大的推手,莫家不在,大局必然都是由他来掌控,研一丽人美妆和鹏飞集团一步步走到濒临破灭的程度完全都是赵毅羽造成。让凌飞这么轻易放了赵毅羽?不可能!

    一千五百万才多少钱?研一三家公司的损失加起来是多少,区区一千五百万就想赎罪,做梦!

    凌飞扫了眼闫正芳:“闫正芳,你觉得这块玉石值多少?”

    闫正芳知道凌飞意有所指,微微一笑:“这最后一块玉石,从成色各方面来看,都趋近于完美,一千五百万是远远不够的,给我的话,我出一个亿。”

    场上之人纷纷倒吸口凉气,也就是说凌飞要赵毅羽出一个亿才肯罢休吗?一些更有想法的人还想到另外一层,如果说赵毅羽给出这一个亿,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凌飞可以罢休吗?如果凌飞罢休那都没什么,关键是凌飞若不罢休,将这一个亿抖出去,赵毅羽还怎么玩?

    赵毅羽的位置,是可以有这么多钱的吗?

    赵毅羽眸光一沉,他也是个聪明人,怎么可能想不到这层?所以他迟疑了,凌飞这是在给他一个没法下的台阶,换句话说就是逼他死!或许这个台阶可以下,但却是隐形的台阶,踩空就是万丈深渊,有这个台阶他就能安然到达彼岸。而这台阶的真假,全在凌飞一念之间。

    赵毅羽心中想法不断盘旋,怎么也做不出决断。和凌飞硬刚?这个想法从一开始就被他排除,不然他也不会特意来参加这个晚宴。

    赵毅羽很清楚凌飞的身份,之前他之所以会动手一是莫家给予的好处和诱惑;二是确切保证凌飞必死的计划;三是因为好友陈景山。可在得知凌飞安然归来之后,他知道自己完了!凌飞乃是凌家继承者,如果凌飞死了因为凌飞尴尬的地位有莫家庇佑他不会出大事,可凌飞回来那一切都不同。

    凌飞本身实力就够恐怖,还有凌家保驾护航,赵毅羽如何对敌?所以,一开始他就不是抱着和凌飞对抗的心,而是想到利用乔非来保证自己能够活下来。

    乔非和凌飞关系深厚,又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这层关系在才有一线希望保住性命。

    现在他站在了选择的关口,选择相信凌飞和乔非的情义,那他就走下这台阶,交出一个亿!凌飞会看在乔非的面子上网开一面,若是选择不下去……

    赵毅羽陷入纠结当中,不知该怎么办。现在的问题其实很简单,是相信自己还是相信乔非和凌飞的友谊?

    赵依依忍不住推了推乔非,她也知道事态紧急:“乔非,你快帮帮我爸。”

    乔非面色复杂:“依依,上次我没有去找你帮忙凌飞的公司,我怕你为难,这次,我也不会帮你父亲。”

    赵依依张了张嘴,紧咬樱唇:“乔非!”

    “依依,他是你爸,可凌飞是我兄弟!”乔非面色很难看,“我真的很难选择,上回我没有为难你,这回你别为难我了好吗?”

    赵依依面色发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想好了么?赵省长!”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