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非整个人都傻了,凌飞不是死了吗?而眼前这个人他绝不可能认错,就是他的兄弟啊!

    乔非松开握着赵依依的手,朝着凌飞冲了过来,赵依依眨了眨眼睛,这是谁啊?好像这里的人都认识他?

    乔非冲到了凌飞身前:“凌飞,你,你没事?”

    凌飞微微一笑:“好得很。”他本还想明天去趟学校告知一下乔非几人再去燕京,没想到这里就碰到了乔非。

    “那就好,那就好。”乔非有些激动,眼眶都不觉有些许发红。

    看着乔非凌飞心中一暖,以前他觉得没有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朋友就算感情深也深不到哪里去,不足以称作为兄弟!可后来他的想法变了,在如今安平稳定的华夏而言,生死这样的事情不存在,难道说这样的安平盛世之下就没有兄弟情义了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愿意在你身处困境之时站在你的身边,不顾对方是什么样的存在,面临着可能被退学的压力,这对于三个只是学生的人来说已经算是豁出性命的程度。这样的人,能称得上兄弟,也是从那时起凌飞的想法变了。

    凌飞扫了眼赵依依:“速度可以嘛,这就到手了。”

    乔非抽了抽鼻子,大笑道:“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

    “你是谁?”这时,赵依依已经走到身旁,看了眼乔非。

    乔非打了个哈哈:“没什么,没什么。依依,还没给你介绍一下……他是我经常和你提的舍友,凌飞。”

    赵依依听到这个名字面色微变,眼角余光扫过身后的父亲。刚刚她没认出来,乔非一说名字让她想起很多……

    “我们应该是见过面。”凌飞道。

    赵依依顺着这个名字想到了那时在赌场里的时候,当时凌飞几乎废掉陈瑾浩,她印象很深!只不过当时的凌飞是短发,现在的凌飞留了长发,她没认出来。这段时间以来凌飞哪有时间去剪头发,都在忙着事情,头发不知不觉已经很长。

    想到了凌飞赵依依神色怪怪,她所见到的凌飞和在姐姐父亲口中的凌飞,与乔非口中的凌飞判若两人。前者说得凌飞恍如洪水猛兽,后者说凌飞是个好兄弟,是个外冷内热的人。

    但是,赵依依怎么看都不觉得凌飞是个好人,一想到赌场那天的事情就害怕,虽然乔非解释是因为他的缘故凌飞爆发了,可确确切切的残忍摆在眼前,凌飞就是那么个人!

    “凌飞,你这些天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乔非问道。

    凌飞扫了眼赵毅羽和那些满脸错愕盯着他看的人道:“明天我会去一趟学校,到时候和你说。”

    “好吧。”乔非道。

    “你今晚怎么来的?”凌飞看了眼赵毅羽淡淡道。

    “我爸爸让我们两个过来的。”赵依依回答道。

    “是啊,赵叔叔说让我一起出来见见世面。”乔非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笑容中带着几分灿烂,赵毅羽能做这样的事证明他很看重自己,成为赵家的女婿应该是不成问题了。

    “是么。”凌飞眼睛一眯,这只老狐狸!

    “凌飞,今晚你怎么来这了?”乔非好奇。

    凌飞淡淡道:“我是这场晚宴的主人,我不来,还怎么玩?”

    “嗯?”乔非一顿,什么情况?

    凌飞往人群间走,闫正芳微微躬身紧随其后。走过赵毅羽等人中间众人不自觉给凌飞让开一条路,那迫人的气势压得众人自觉退开。

    凌飞径直走到前头台上,他俯视台下众人淡淡道:“各位,你们应该庆幸今天的决定,庆幸来了这里。”

    “喂,凌飞,你想干什么!报仇吗?”底下有人直接叫唤出声。

    大部分的人则是目光阴沉,不断打量闫正芳。闫正芳的姿态放得未免太低了,适中站在凌飞身后两个人的距离处。

    凌飞目光淡淡扫过他,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很好,你们把握住了。”

    “小子,说话注点意,这么装不怕被打死?”林振耀冷笑一声。

    凌飞依旧不予理会,继续道:“今晚我来这里也没什么别的事,就是挖掘到几颗上好的玉石,想找人卖出去。今晚正好,时机也合适,刚好来一场拍卖会。”

    林振耀冷笑连连:“你说拍卖就拍卖,我可没什么兴趣。不就是几颗玉石,我家里多得是,摆都摆不下,如果是这种玩意儿大可不必拿出来,鄙人没什么兴趣。”

    凌飞淡淡一挥手:“既然没兴趣,那就拉出去,闫正芳。”

    “是,小少爷!”闫正芳高声道,“来人,把他给我拖出去!”

    在场众人纷纷色变,他们色变的原因不是因为把林振耀拖出去,而是闫正芳口中的小少爷三个字!

    “凌飞,奥斯丁酒店,凌盛集团,凌家……凌!”众人脑中闪过的是这样一个逻辑顺序,小少爷三个字几乎说明了全部!

    “他是凌家的少爷!”

    “这,怎么可能!”

    “不,应该说这才可能!曾经调查过他,几年前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他仿佛凭空出现,也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解释!”

    “这,这……他竟然……”林振耀脸色无比难看,他怎么也没想到凌飞会是凌家的少爷啊!原以为只是丧家之犬,没成想竟然是如此大人物,他肠子都快悔青了,早知道就不说话了。

    乔非也是愣住良久,奥斯丁酒店的经理管凌飞叫小少爷,这还有假吗?凌飞竟然是凌盛集团家的小少爷!他苦笑不已,没想到凌飞竟然隐藏得那么深,这个家伙啊。

    赵依依则是面色大变,身为赵毅羽的女儿她了解得更多,明白凌家之可怕,可是,父亲还……这,怎么办?赵依依立即看向乔非,对了,凌飞和乔非是很好的朋友,乔非在一定会没事的!

    凌飞为什么说赵毅羽是老狐狸,和赵依依的想法一样,乔非!赵毅羽把乔非叫过来就是想要做一手保障,这只老狐狸绝对是知道凌飞的身份,再加上昨天纪志国的大动作,他没理由不发现凌飞还活着这件事。所以今天凌飞办晚宴,他带着乔非过来!

    今晚的晚宴赵毅羽知道自己一定得来,不来的人凌飞肯定会疯狂报复,来的人估计也得退层皮,可下场会好很多。两弊相衡取其轻,既然到了这个时候,就只能这么选择。

    门外冲进来几个保安,一把就将林振耀擒下,闫正芳瞅了眼凌飞的神色,冷冷道:“把他拖下去,坏我奥斯丁酒店的规矩该怎么处理都知道吧?”

    闫正芳冷厉的眼神,几位保安纷纷会意,应了声是拖着嗷嗷惨叫的林振耀转身离开。

    凌飞淡漠道:“还有不想拍卖的人没有?”目光在底下扫过一圈,所有人都低下头,不敢看凌飞的目光。

    “很好。”凌飞颔首,“那么,开始今晚的拍卖。闫正芳!”

    闫正芳到现在总算是明白凌飞想要做什么了,神色怪异将袋子里的鹅卵石递给凌飞。凌飞随手拿起一颗:“这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玉石,天下少有,底价一千万,开始吧。”

    “嘶……”底下之人倒吸口凉气,就这么一颗破石头一千万?怎么不去抢劫呢?这里的人都很有眼界,具体是什么东西哪能不知道,就是颗鹅卵石!

    赵毅羽眼眸低垂,凌飞的意图已经很明显,让这些人破财免灾!用一千万买命。对于自己呢,也是这样么……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