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展天啸聊了一会儿之后凌飞离开,前往唐娉婉公司。他要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就只是在公司里转转即可,让人知道他凌飞回来了,那么一切都可以平息!

    凌飞就是有这样的能力,有如定海神针,只要他存在,什么都可以稳定下来。

    去唐娉婉的公司凌飞同样如此,过了个场,然后去唐娉婉办公室呆到晚上,准备参加让江北泷准备的晚宴。

    “时间差不多了,你去吗?”凌飞看了眼时间,已经七点。

    唐娉婉摇头:“不了,不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

    唐娉婉还是摇头,她主要是怕过去会给凌飞添麻烦,昨晚凌飞和她说了想法,虽然想去看看戏,但想想还是算了。谁知道那群人会不会狗急跳墙,自己在或许会给凌飞带来麻烦,干脆别去了。

    唐娉婉不去,凌飞一人开车前往奥斯丁酒店。

    ……

    闫正芳这两天很开心,开心原因自然是因为凌飞回来了,也就是说他的靠山再次回来!

    今晚凌飞授意江北泷宴请这些天落井下石的客人们过来闫正芳也知道,他心中了然,这位小少爷要动手了!凌飞是什么样的人在和凌飞去燕京的那段时间闫正芳了解得很清楚,那是个绝对不吃亏的主,回凌家第一天就是打进去!谁会和他一样?

    也正是凌飞这样的行径才让凌家人不敢再小瞧了他,最后血夜上凌家一役彻底奠定地位。现如今的凌家,谁敢不服凌飞?

    坐在办公室内,闫正芳看着监控里一个又一个的宾客入场,他摸了摸下巴:“有意思,我算算,大概有二十多家个明目张胆对研一动手的,现在来了十六七个,另外几家恐怕是不准备活了吧。”

    闫正芳能猜得出来,今晚来的还好说,凌飞可能会给他们机会,没来的一定死!

    “咦?赵毅羽?”闫正芳目光一凝,没想到赵毅羽竟然也来了,唔,肯定是凌飞请来的,换句话说,凌飞准备对省长动手了?

    闫正芳沉吟片刻,赵毅羽可是大人物,比之当初的陈景山来可是一点不差。如果说凌飞要动手,后果可能不轻!并且,也能猜出赵毅羽身后有着莫家的影子在,凌飞这次恐怕不好动他。

    “可是……”闫正芳苦笑一声,凌飞动了杀念,谁能挡得住,天王老子都得退路。

    “还是得提醒一下。”闫正芳沉吟片刻出门下楼,准备去迎接凌飞。

    凌飞所举办晚宴的会场内此刻宾客们都来了,到场的人相互一看都有些错愕,都是熟人,而且还都是针对研一集团最狠的仇人。

    陈晓年是华宇药业的创始人,在新城这边做得也是相当不错,可是一直都被言家的言度集团压着,好不容易等到言度集团没了,又来了个研一!并且研一还更来势凶猛,大有吞并整个新城的架势。开始时研一势大陈晓年什么都不敢做,在研一出了事之后立即跳出来。

    陈晓年扫了一圈,来的基本都是针对研一的人,还有便是针对丽人美妆和鹏飞集团的人。换句话说,就是全都是针对凌飞的人凑在一起!

    看到这里陈晓年不禁在想,今晚研一的这个晚宴是想搞什么?研一现在半死不活,还能搞出点什么名堂?

    “喂,老林。”陈晓年叫住自己的一个好友。

    林振耀回首:“怎么了?”

    陈晓年扫了眼周围:“有没有觉得奇怪,这些来的都是和研一有仇的人。”

    “唔,还别说,好像真是。”林振耀颔首。

    “不仅如此,其他人一个都没有!”陈晓年神色怪异,“你说他们在搞什么名堂?”

    “管他呢,研一现在群龙无首,又处于人人喊打的阶段,他还能翻起什么风浪?”林振耀随意道,丝毫不在意的样子。

    陈晓年沉吟着点头,是这么个道理,研一现在根本没什么需要在意的,不过是个将倒闭的公司,有什么好怕?

    “咦?赵省长!”这是林振耀突然高声喊了起来。

    陈晓年忙转过头看去,一位器宇轩昂的中年男人迈步而来,气势大度翩然,走过来就有一股浓浓的压迫感。常年身居高位的赵毅羽,身上不然就带着这种感觉。

    “咦,赵省长身边这两位是?”陈晓年对林振耀问答。

    林振耀道:“哦,你说他们啊,一个是赵省长的小女儿赵依依,另一个好像听说是她女儿的男朋友,叫什么乔非,就是那个乔经亘的儿子。”

    赵毅羽无疑就是人群中的焦点、核心,他一出现所有人都在围着他转,纷纷上前来攀谈。

    赵毅羽也是个交际达人,侃侃而谈,风度翩翩,只不过目光偶尔扫过门口以及……乔非!

    ……

    闫正芳在门口等待着凌飞,他要亲自迎接凌飞。上面的人都到了,想必凌飞应该很快就到。

    等了不知多久,前头门外停下一辆车,闫正芳眼前一亮,看到了驾驶座上的凌飞。

    凌飞下车走过来,闫正芳连忙躬身:“小少爷。”

    一群门口的门迎看到闫正芳如此动作都快惊掉了眼睛,这个年轻人是谁啊,竟然能让奥斯丁酒店的经理这么卑躬屈膝,牛人啊!

    “人都来了?”凌飞淡淡问道。

    “都来了。”

    凌飞颔首:“上去吧,哦,这个拿好。”说着凌飞将手中拎着的一袋子东西往闫正芳这扔了过来,闫正芳接了过去定睛一瞧,鹅卵石?

    闫正芳神色怪怪,伸手又去摸了摸,就是鹅卵石啊。

    “小少爷,这是鹅卵石吧,您拿来……”

    “胡说八道,这是鹅卵石?分明是天下间罕见的玉石!”凌飞淡淡道。

    “呃……”闫正芳错愕,小少爷是怎么不识货的人吗?这个分明就是鹅卵石啊,哪来的玉石。

    咦,不对。闫正芳突然眉头皱起,凌飞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会如此不识货,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这么明显的错误他不可能会犯才对,可凌飞偏偏这么说了,那就证明,凌飞这句话一定有深意!

    闫正芳盯着石头看了半天,脑中想着凌飞说的话,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无奈苦笑,看着只能跟着小少爷上去看看了,应该会是个很有趣的东西……

    两人上楼,来到会场门口,凌飞缓缓走了进去。

    听着门外的脚步声,场内所有人都看了过来,都到这个时间点了,正主来了吗?

    凌飞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众人面前……看到凌飞之时,无所人错愕不已。

    “嗯?”

    “凌飞!”

    “这……他不是死了!”

    “怎么可能!”

    “凌飞!”乔非惊呼出了声。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