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娉婉神色哀伤:“为什么我会喜欢上你,为什么我老是想为你考虑,为什么我不能做一个任性的小女人……”

    唐娉婉低低的倾述让凌飞心中酸楚,是的,唐娉婉付出太多了。她是那么的聪明知性,所以她才能因为局势问题接受了安若曦。她的聪明,她的智慧,让她反而不能像小女人那样任性。

    “如果你不是凌家的继承者就好了。”唐娉婉抱住凌飞的腰,贴在他的胸怀。

    凌飞轻抚唐娉婉的秀发:“新城的事处理完我就去燕京,离开凌家。”

    “胡说!”唐娉婉挣开凌飞,瞪着他,“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豁出性命才得到的地位,才稳定下来的局势,你想要局势彻底崩盘吗?”

    说完唐娉婉咬着樱唇:“笨蛋,女人和你说心事只是想倾述,这个都不懂吗?”

    “……”凌飞。

    唐娉婉抱得凌飞紧紧的:“就这样抱我一会儿,让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的心里能好受一些。”

    处处为自己着想,甚至能接受和安若曦一起和他在一起,这样的女孩凌飞怎能不爱煞了她。很久以前凌飞心里还有着前世那个女人的影子,现如今都被唐娉婉塞满。

    拥抱良久,凌飞低下头,唐娉婉抬眼看到凌飞的举动后缓缓闭上美眸,唇瓣交触。

    这个吻唐娉婉很热烈,似乎是要将所有的不满都在吻中索得,又似乎是排解这些天来对凌飞的相思之情。

    这个吻吻了好久好久,车就停在齐源大厦门口,无数人下班来来往往,两人丝毫不在意他人的眼光,忘情拥吻,仿佛世界只有他们二人一般。

    丽人美妆的公司职员们神色怪异,唐娉婉和凌飞的关系他们都知道。现在凌飞死了,他们唐总亲的人是谁?从这个角度看不到凌飞的脸,加之凌飞死了的消息甚嚣尘上,根本没人认为和唐娉婉接吻的是凌飞。

    领导的事情少管,这是铁律,职员们看看全都离开,只是全都暗自对唐娉婉开始鄙夷。刚刚死了男友,现在就和新人车中热吻,真是恶心。

    “呼……”

    终于,两人唇分。唐娉婉媚眼如丝,双目迷离。

    “今晚,去你家?”凌飞轻声道。

    唐娉婉神色恢复一丝清明,轻咬嘴唇:“去吃饭。”

    没同意,也没有拒绝。凌飞嘴角微微扬起,今晚,有戏……

    ……

    凌飞带着唐娉婉去了临江酒店,临江饭店店如其名,就靠在海边,晚上吃饭能看海水潮涨潮落。临江饭店由于地理位置原因,客人真不少,位置都需要提前预定。

    凌飞是直接打电话让江北泷帮忙的,虽说研一集团受难,要个位置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过是一个饭店而已。

    要的位置还不错,是一个能够看到宽阔海景的包厢。

    “不错。”凌飞落座后道。

    唐娉婉望着窗外的海景道:“是不错。”

    “想吃什么?”凌飞拿起桌上的菜单。

    “在一起这么久我喜欢吃什么你不知道?”唐娉婉斜眼凌飞。

    “……”凌飞苦笑,“婉儿,你今天……”

    “我今天怎么了?”唐娉婉清冷的眸子望着凌飞。

    “……没什么。”凌飞哪能说这个,不过很明显,唐娉婉今天的话就是很尖锐。完全可以理解,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知道了任嫣然和林韵兮的事,还有个很让她怀疑的莫雨凝,当然生气!

    凌飞看着菜单不说话了,认真点菜,看着菜单凌飞神色怪怪,一样样挑过去,末了神秘笑了笑。

    “你在笑什么?”唐娉婉注意到凌飞的脸色,冷漠道,“多了个女朋友很开心?”

    “咳咳,当然没有。”凌飞忙道。

    唐娉婉移开视线,望着窗外出神。

    “婉儿,明天晚上我要在奥斯丁酒店办一场晚宴。”凌飞说道。

    “干什么?”唐娉婉侧目。

    “当然是干大事!”和江北泷凌飞有所保留,和唐娉婉凌飞一点保留都没有,全都和她详说。

    唐娉婉听完后冷冷看着凌飞:“一肚子坏水。”

    “哈哈,婉儿,我就当做你是夸我了。”凌飞大笑。

    “靠着这一肚子坏水没少勾搭女人吧?”唐娉婉冷冷道。

    “呃……”凌飞闭嘴了,今天多说多错,干脆不要说话的好。

    唐娉婉冷哼。

    包间内陷入沉默,也不知多久,餐终于送来。凌飞看着这位男服务员打了个眼色,男服务员会意点头。

    “先生女士,这是你们点的菜——执子之手。”男服务员说道。

    唐娉婉眉眼一动,什么情况?

    男服务员将菜放在桌上:“关于这道菜背后是一段美丽的故事,曾经……”

    “滚。”唐娉婉淡淡吐出一个字。

    男服务员脸一僵,看了眼凌飞,无奈躬身:“两位,请慢用。”

    男服务员出去凌飞便道:“婉儿,你这是做什么,人家……”

    “你指使的吧?”

    “怎么可能。”凌飞义正言辞,“我是那种不正经的人吗?”

    唐娉婉看了半天:“是!”

    “……”

    没一会儿服务员再次进来,端着一碗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不过从卖相上来看,相当不错。

    “这道菜名叫——舌吻定情。”男服务员放下碗,“看着样子就能明白,这是很有故事的一道菜。”

    “滚!”唐娉婉又一次吐出一个字。

    “婉儿,你就让人家说完吧,又不费什么工夫。”凌飞道。

    “再说你也一起滚。”唐娉婉道。

    服务员无奈对着凌飞悄悄做了个摊手的动作,转身离开。

    “挺有心啊?”唐娉婉道。

    “还生气呢?”凌飞轻声问道。

    “没有。”

    “你这表情写着生气。”

    唐娉婉冷眼:“知道我写着生气还不闭嘴?”

    这下真让凌飞没了心情,面色也沉了下来,他脾气一直很大。只是他不会对爱的人爆发,现在确实有些不耐了。

    接下来包间里彻底陷入沉默,凌飞不说话,唐娉婉也没有任何言语,气氛冰得吓人。服务员也因为前两次唐娉婉的话不再介绍菜名,一样样端上来就离开,一言不发。

    菜上齐,凌飞话也没说,拿起筷子就吃饭。唐娉婉也拿起筷子,视线不自觉往凌飞脸上瞥,看到凌飞的表情心中忍不住酸楚,凭什么你还生气了,最委屈的是我才对!

    无言的晚餐,这样的饭对两人而言很是罕有,两人从未过这般时刻。

    结束晚餐也没人说话,凌飞只是站起来离开打开门,扶着把手等了一下,在唐娉婉靠近时离开下楼结账。

    出饭店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全程无交流,一直走到停车位置。

    唐娉婉心中委屈极了,这个混蛋到底想干什么?既然不爱自己那就分手得了!省得这样心烦。为了他自己付出了多大牺牲,他竟然还这样!

    想到牺牲唐娉婉一顿,脑中闪烁凌飞血夜上凌家的时候,那时被火箭筒炸,是凌飞舍命救的自己。想到这里她幽幽叹息,其实,他并不欠自己的,他对自己的付出也非常多……

    两人其实都有付出,只不过愤怒在头上无法想到而已。

    凌飞在前头内心也是复杂,他一方面是生气,一方面是心疼唐娉婉,他也知道唐娉婉为什么生气,可是他的脾气也上来了啊!

    哎……最终,凌飞还是幽幽叹了口气,身为男人,还是需要先服软吧。

    “婉儿……”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