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反而闹起来,凌飞冷眼旁观。

    两人对喷,针锋相对,把职员们看得一愣一愣的,这时候不应该同仇敌忾对付凌飞吗?为什么两位老总反而吵起来,完全不符合逻辑。

    言无莜或许是无脑在吵,蒋旭可不是,他心有定计,是为了逃跑……现在,他在等一个时机。

    “像你这种软蛋活该死了爹!”言无莜吵起了火气。

    就是现在,蒋旭脸色变得“难看”:“你这种人,不可理喻!懒得理你,哼!”说罢蒋旭转过身,朝着门外就走……

    因为生气,脚步很快,没两步到了门口。蒋旭瞥眼身后的凌飞,嘴角扬起,成了!他就是为了找这样一个机会,他知道在这里留下一定会完蛋,凌飞的可怕旁人不知道,他可是亲身经历过。即便说确实如言无莜所言,现如今的形势和曾经不同,但凌飞还是那个凌飞,他的性格绝不会变,该动手肯定会动手,逃为上计!

    想要对付凌飞远程操控即可,正面敌对那是傻子干的事。

    “这就想走了?”

    蒋旭走出门口耳边传来凌飞冷漠的声音:“小聪明一如既往,不错。可在我面前就没必要耍花招了,乖乖滚进来。”

    蒋旭心头一颤,该死!

    “怎么?你认为你跑得过我?”凌飞道。

    蒋旭咬着牙许久,还是转过头,朝着办公室走进来。

    “怂包,他让你进来你就进来,你就这么没用?任人摆布?”言无莜嗤笑,“你这种人死都没用了。”

    “闭嘴!!!”蒋旭怒吼,如果决定回来,那么就不能任由言无莜如此,得想办法满足凌飞,找到逃生的机会。陈景山这种即将高升燕京的国级人物凌飞都敢动,没他不敢杀的人!

    “蒋旭,你……”

    “我让你闭嘴!”蒋旭声浪一声高过一声,压倒言无莜的声音。看着凌飞,蒋旭勉力挤出个笑容,“凌飞,你我同学一场,你说吧,要什么条件,我就尽量满足。”

    蒋旭现在什么父亲的仇全然抛之脑后,天大地大自己的性命最大,如果自己都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蒋旭,你脑子是不是有病,我们……”言无莜怒了。

    “我让你闭嘴!!!”蒋旭这声更大,吼得言无莜人都傻了,周围的职员们噤若寒蝉,面面相觑。

    蒋旭挤出笑容再次笑脸相对凌飞:“凌飞,你说。”

    凌飞微微眯眼:“你成长了不少。”能忍人所不能忍,这样的人注定不平凡,蒋旭做到了。

    “多谢夸奖。”蒋旭躬身。

    “但是……”凌飞语调变得冷漠,“我讨厌这样的人,当面卑躬屈膝,背后想着方要人命,如同毒蛇一般,这样的人不能留。”

    蒋旭身体一颤,低着的脸很是难看,他缓缓抬起来,又恢复灿烂如春风般的笑容。

    “凌飞,我们仇怨早就消了不是吗?”蒋旭笑着道,“这些天对研一集团的决策全都是陈瑾浩和薛亭远做的,我都是在学校里并不知情。”

    “消了?”凌飞拉了拉领子,“你父亲的死,你也觉得消了?”

    蒋旭心头巨颤,面色依旧不变,笑着道:“是他咎由自取。”

    言无莜瞪大眼睛:“蒋旭,你可真是不要脸,这种话都说得出来!这家伙,就是这家伙杀……”

    “我让你闭嘴!”蒋旭怒吼,吼声阵阵,整个公司都在回荡蒋旭的吼声,言无莜生生被吼住。

    凌飞眼眸冰冷,这么久没见,这蒋旭在心态上确实成长非常多。即便他提到蒋长英蒋旭还能保持冷静,还能卑躬屈膝,这样的人不简单。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蒋旭利用这条道理贯彻到了底。让凌飞都有些不大好动手,这蒋旭,慢慢变得棘手了。

    然而,他可是凌飞!

    啪!

    凌飞反手一巴掌扇在蒋旭脸上,蒋旭整个人侧移几步,差点摔倒,脸部肿起。站住身形的他又是笑脸相迎凌飞,腆着脸道:“这一巴掌也是当做刚刚我们公司的人对你不敬的惩罚吧。”

    卑躬屈膝到了极致,这种情况下还能这么说话,完全出乎了凌飞的预料。周围的人看着蒋旭也觉得陌生,蒋旭平日里是比较阴沉的人,能有如此表现出乎预料。

    凌飞定定看了蒋旭片刻,猛地出腿,一脚踹在蒋旭胸口,蒋旭整个人如同炮弹般激射而出,砰地一声背部撞在墙上。蒋旭五脏六腑巨颤,口中一甜,一口鲜血涌上,忍不住喷薄而出。

    然而,即便如此蒋旭依旧灿烂笑着,嘴角溢血显得凄凉。

    “凌飞,这一脚,就当做我,替全公司向你,道,道歉吧,这些天,我们的做法,确实过分了。”蒋旭气都喘不匀,还坚持说完这句话。

    凌飞缓缓放下自己高抬的腿,倏地笑出了声:“哈哈哈,有意思!”

    “好,我给你个机会饶你一命。三天内,把仇飞集团并到研一集团。”凌飞道,“做不到,我不会留情。”

    蒋旭忍着疼痛躬身道:“是!不过,这公司还是,还是陈瑾浩做的主,恐怕没……”

    “他永远都回不来。”凌飞道,“放心。”

    四下所有视线汇聚凌飞身上,陈瑾浩永远回不来?这是什么意思?以凌飞的行事风格来看,他绝不会撒谎,那么也就说……陈瑾浩,死了?

    言无莜也想到这点,呆若木鸡,他,凌飞,竟然敢?

    “不,不可能,你只是危言耸听而已!”言无莜指着凌飞,面色挣扎难言,“绝对不可能!”

    凌飞眉头一皱,迈前一步身体微弓一腿后引,如同拉满弦的弓,蓄力一脚踹出。脚底印在言无莜胸膛,雷霆巨力由凌飞的腿上传到言无莜胸膛,言无莜如同弹弓上的石子,激射而出狠狠砸在对面办公桌。

    砰!

    咔擦——

    哐啷——

    言无莜砸受到的力道巨大,直接砸烂办公桌,办公桌上的东西尽皆摔落在地。言无莜感觉自己的腰部仿佛是要断了似的,骨头似乎都发出断裂之声。

    “聒噪。”凌飞对地上的言无莜道,“逼逼叨半天,烦不烦?”

    言无莜疼得龇牙咧嘴,想骂人都没有余力。凌飞这一脚踹断了他背脊骨,站都站不起来。

    “记住,三天。”凌飞淡淡说了一句,“最好别动什么歪脑筋,别想着逃跑,你连新城都逃不走。”

    蒋旭心头一颤,看着凌飞淡淡然目光,他不自觉相信凌飞的话。

    “顺便把他处理一下,打断条腿。”凌飞转过身,甩下一句话,“如果让我知道他没断腿,下次就是你腿断了。”

    说完凌飞头也不回消失在仇飞集团门口,所有人看着他的背影都感觉到胆颤,无形的压迫力让人窒息。

    凌飞离开,蒋旭大松口气,浑身湿透。凌飞给他的压力太大太大,没人知道直面凌飞是多么危险的事,蒋旭心中清楚,方才他至少在鬼门关前走了两个来回!

    蒋旭扭头看言无莜,目光变冷,是的,凌飞说的话他准备实行!不过不是现在,他得等明天看看,看能不能联系上陈瑾浩。如果说陈瑾浩真的如凌飞所言永远回不来,那么他就必须相信凌飞所言……陈瑾浩现在是蒋旭的依据。

    仇飞集团拱手送给凌飞么,看似艰难的选择,若是真的无奈蒋旭会毫不犹豫送出去,天大地大命最大!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