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点在九条凛胸口的这一指,让九条凛身体失去气力,彻底软倒。这也是为了让自己更加好治疗一些,老这么撩拨凌飞也受不了。

    重新使出明心手,凌飞心中一动换做渡劫手。对于凌飞而言渡劫手现在完全不成问题,归一决的再次精进让碧落明心手变得更加得心应手。现如今,除了碧落手其他都可以随意使用。

    由身前至背后,凌飞的手指不断点在九条凛身上。伴随着噗噗之声作响,九条凛如蛇一般柔软的身体扭动动作减小,渐渐控制住了似的。

    凌飞未有半点懈怠,这只是刚开始,后面还不好说。碧落明心手也不一定能治好,他只是在尽力一试。如果说真的治不好,或许,他只能用那个办法了……

    治疗chun yào还能用什么办法,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方法。但偏偏现在这种办法不能用,外面唐娉婉三女可都在……凌飞是放荡不羁的人,他不受约束,但他在意自己心爱的女人。

    ……

    地上插着九条凛的名刀秋水,旁边躺着几具尸体,墙上唐娉婉在靠着。

    唐娉婉的不言不语让林韵兮和任嫣然备受压力,尤其是任嫣然,刚刚她还表露了心迹,更加有负担。

    唐娉婉靠在墙上在想什么根本没人知道,作为凌飞的正牌女友,她的存在谁也不能忽略,她的想法重中之重,尤其是对任嫣然而言。

    复杂奇妙的气氛在酝酿,不知多久唐娉婉才幽幽开口:“你叫任嫣然?”

    任嫣然回眸:“是。”

    唐娉婉望向这两人:“凌飞是什么人你们知道吗?”

    任嫣然和林韵兮对视一眼,她们心中大致有数。任嫣然知道凌飞的研一集团,奥斯丁酒店的总统套房,还有在燕京时叫他少爷的那两个保镖。那两个保镖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可想而知凌飞的身份。

    林韵兮同样如此,那次和九条凛在奥斯丁酒店的事情让她知道凌飞的能量很大,不只是在新城,在燕京同样如此。

    凌飞身份成迷,只知道很厉害,却不知具体是什么样的程度。

    “凌飞的身世很复杂,这样的事情本不该由我来说。”唐娉婉望着过道尽头,“而且,你们现在还没法接触到那个层面,那个层面仿佛另个世界。但是我觉得有必要让你们知道……”

    凌飞的身份原因,受限于局面原因,唐娉婉觉得应该让这她们两人知道一些。她心中的想法类似于上次对于安若曦的思考,这二人,某种程度而言也是筹码。在凌飞身处大风暴之中时,凌飞可能身不由己,唐娉婉担心凌飞会因为局势问题而妥协,这二人未来或许可作为平衡……

    唐娉婉的想法格外不同,这位奇女子每一步都有自己的判断和对局势的分析。

    ……

    凌飞眉头拧紧,不妙!这chun yào的毒有些特殊,仿佛是有生命一样,四处逃窜。凌飞想要将之逼出体外根本不成,现在怎么办?

    碧落明心手仿佛是碰到了劲敌,号称能治天下所有病症的碧落明心手这会儿犯了难。碧落明心手治疗方式霸道,偏偏碰上个泥鳅,有力无处使。

    “咦?等一下。”凌飞心中一动,想到在桃园险地的密室中的医术——太阴玄针!

    chun yào是属阳性之毒,太阴玄针以阴性之法进行治疗,利用此阴阳调和之法,可以治愈!

    想通这一点,凌飞伸手在衣内拿出他的那盒金针。这金针凌飞始终带在身上,这次受难也一直带着。

    虽然想到办法凌飞也没有显得多轻松,因为这太阴玄针他只是看过几遍,并未真的实战演练过,很多地方还很生涩。现在第一个实验对象就是九条凛这种病情的人,他不得不谨慎。

    可现在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一试,失败的话,那就只有用身体救治这一条路了。

    银针夹于指缝,凌飞眯眼,准备开始了……

    呲呲呲——

    没有脱衣服,以凌飞的对穴位的熟悉程度,很轻易就能判断出穴道的具ti wèi置。准确无误将银针插入正确位置。

    ……

    听完唐娉婉说了凌飞的故事,任嫣然和林韵兮纷纷动容。不论是凌飞儿时的故事,还是凌家的庞大势力,又或者是凌飞爷爷凌老爷子的恐怖身份,每一个都让她们吃惊不已。她们想过凌飞的身份如何不同,却也没想过会到这种程度。这已经不是正常范畴,果然是另一个世界,完全可以说是太子爷。

    并且,唐娉婉所提到的截然不同的思想也让她们觉得怪异。这样的层面更遵循丛林法则,强者自然而然拥有更多的男人或女人,不论你是男女。

    唐娉婉的话仿佛是一把刀,在任嫣然和林韵兮的世界拉开了一道口子。

    林韵兮凝眸望着唐娉婉:“学姐,你和我们说这个,是想告诉我们什么?”林韵兮在好奇唐娉婉说这话背后的意思,是想表明什么样的目的?

    人说话永远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背后都有其目的性。普通人如此,更何况是唐娉婉这样的女人,她背后的深意才是让林韵兮在意的点。

    唐娉婉与林韵兮相对视,这个小学妹能成为学生会长果然不是那么简单。

    “我……”

    “嗯?”

    唐娉婉正要说什么,突然听到地上中了qiāng的一个西装男在挣扎着醒过来。任嫣然见状被吓到,忙后退半步。

    西装男在地上摸索着什么,他的位置靠近九条凛的秋水,再往前一点就能摸到秋水。

    林韵兮看到九条凛的秋水,心中一紧,没什么犹豫加快速度朝前奔了过去,双手抓住刀柄抽了出来。秋水的锋利完全超出想象,刀嵌在水泥地中以为很难拔出,结果是出乎预料的简单。

    “别动!”林韵兮双手握着对她而言显得沉重的秋水,直指地上的西装男。

    西装男中了一qiāng本来就不行了,现在只是回光返照,听到林韵兮的话时已经坚持不住,失血过多的他抬起手又无力的垂下。

    林韵兮长舒口气,如果这个人没死透挟持了她们三个其中一个,对于凌飞而言就很难办了。逼得凌飞出来,那九条凛也危险了。庆幸……

    看了眼手中的秋水,林韵兮有些犯嘀咕,还以为这把刀很轻,九条凛看起来曼妙的身子都能轻易挥动,没想到这么重。

    咔哒——

    这时,门响了。

    林韵兮忙转身看去,门内凌飞脸上带着些许疲惫,以及灿烂的笑容。

    “凌飞,怎么样?”唐娉婉问道。

    “真不愧是我。”凌飞笑道。

    三女都大松了口气,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她们都不喜欢凌飞用那种方式来救九条凛。现在正常手段都能救回九条凛,再好不过。

    “凛现在怎么样?”林韵兮忙问道。

    “睡了,估计需要一会儿才能醒。”凌飞道。

    “我去看看。”林韵兮将手中的刀递给凌飞,自己紧忙跑进去。

    任嫣然看着满地的尸体,有些害怕地往凌飞身边靠了靠:“现在死了这么多人,怎么办?唔。”说着任嫣然一顿,又想到方才唐娉婉说的话。或许,这些事在凌飞的世界很正常吧……应该没那么难解决。

    “小事,我让人来处理一下。”凌飞拿起手机拨通纪志国的电话。

    电话刚刚拨通就接通,凌飞道:“纪叔,事情解决了,今天,谢了。”

    “解决了吗?那就好。”纪志国笑道。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