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在做了如此残忍血腥之事还能笑得出来?薛亭远不敢想,凌飞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天生的残暴者,天生的恶魔吗?

    “你杀了我,杀了我啊!”陈瑾浩嘶吼着,双手已经没有知觉,他知道自己的双手已毁,眼球也被扎爆,这一刻他绝望了!疼痛感让他崩溃,心中的绝望让他崩溃,这一刻,他心里只有死这一个字!

    “杀了你?不不不,刚刚不是说了,我要让你尝遍我所知道的所有酷刑再死吗?现在,才刚刚开始。”凌飞笑容挂在脸上。

    这样的笑让薛亭远越看越心惊,头皮直发麻。

    “既然有做这种事的勇气,就要有承受该有的下场。”凌飞淡笑道,“陈景山没有告诉过你男人做事一定要有承担责任的勇气吗?”

    说到陈景山,凌飞心中倒是挺佩服他,那个男人,值得钦佩,不过还是成了云烟。

    “闭嘴!”陈瑾浩怒吼着,凌飞提到陈景山等若是在他心口上扎刀子。陈景山是他的父亲,是他的天,可是天就是被凌飞给捅翻了,天塌了!

    凌飞笑容变淡了一些:“说到嘴,对了,还有你的嘴。”

    凌飞抬手对着陈瑾浩的嘴扎了进去,陈瑾浩意识到什么想要闭上嘴,可太迟了,凌飞先一步扎入,陈瑾浩的嘴皮被嶙峋的玻璃割得鲜血直流。

    凌飞握着玻璃手开始搅动,嶙峋的玻璃循着陈瑾浩嘴里柔软的舌头疯狂切割。此举是要割烂陈瑾浩的舌头,让他失去说话的能力!

    “呜呜呜……”

    陈瑾浩仅有的一只眼目眦欲裂,眼球中布满血丝。疼痛让他绝望,让他近乎崩溃。心若死灰的他,疼痛过度的他,在凌飞从他嘴里抽出玻璃的他,眼神涣散,昏了过去。

    凌飞看着布满血液的玻璃,斜了眼陈瑾浩:“这就昏过去了?真没毅力,希望你能好点。”说着凌飞视线移过来,看着薛亭远。

    薛亭远心头巨颤,都快哭出声来:“凌,凌飞,我知道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这一切都是陈瑾浩逼我的,和我没关系啊,我,我,我真的没有想对你的女人做什么,我真的……”

    薛亭远已经语无伦次,凌飞笑容渐渐消失,淡漠道:“嫣然脸上的巴掌是你打的,还是陈瑾浩?”他一进来就看到任嫣然脸上的红印子,再明显不过。

    “是陈少,不,陈瑾浩。”这种时候薛亭远怎么可能会说自己,把罪过都推到陈瑾浩身上。

    “不,就是他!”任嫣然怒道,她的肌肤细嫩,这一巴掌让她脸上的红印子这会儿都在,甚至还有些疼痛。

    凌飞眯眼:“撒谎?”

    凌飞的眼神令薛亭远惧怕,急忙道:“别,别打我,别杀我,我知道很多秘密,留着我我能帮你很多的,别,别对我动手。”

    “秘密?说说看。”凌飞真要挥动玻璃时听到秘密二字来了兴趣。

    薛亭远忙不迭道:“我知道陈瑾浩背后是谁在支持他,因为有人支持我们才能刚刚成立公司就对研一有那么大的威胁。”

    “谁?”凌飞问道,心中暗自猜测,莫问天?

    “是燕京的一个大世家,莫家。”

    凌飞冷笑,果不其然:“这种事情也能算秘密?如果你说不出什么有价值的,就接受惩罚。”

    “别,别,还有还有。”薛亭远惊惧不已,急忙叫道。

    “说。”

    薛亭远脑子空白,他哪还有什么秘密,只是害怕凌飞动手随口说出这句话拖延而已。他脑子转了一圈:“我,我家还有很多钱,陈瑾浩家也有很多钱,还有言家,我可以想办法把这些钱都弄给你。”

    凌飞表情很平淡:“我对钱没有兴趣。”要说钱,桃园险地里的钱财拿出来足以再立一个世家。薛陈几家的钱财算得了什么?

    “呼呼呼呼……”

    这时,床上的九条凛开始身体扭动,大口喘气,媚眼如丝,身体很是不对劲。唐娉婉见状面色微变:“凌飞,别浪费时间,解决他,她被下了药,现在不行了!”

    “凌飞,快,救救凛。”林韵兮也紧忙喊道。她的手摸了一下九条凛的脸颊,烫得过分。

    任嫣然也跟着道:“凌飞,赶紧过来。”

    九条凛是为了救她们而来,她们很感激九条凛。如果不是九条凛先一步过来,她们已经完蛋了。九条凛出事,她们当然不愿意看到。

    凌飞侧目,眉头一皱,下药?难怪刚刚看九条凛的脸色那么不自然。

    扫了眼地上的薛亭远,凌飞冷哼一声,抓着玻璃对着薛亭远的右眼球就扎了下去。

    “啊啊啊!”薛亭远惨叫连连。

    让凌飞这么轻易放过这个家伙是不可能的,拔出玻璃连带着眼球都被拔出来,凌飞反手又在薛亭远脸上连剐好几刀。

    薛亭远皮肤被割裂,钻心的疼痛。他疼得几乎没法思考,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脸毁了,变得和陈瑾浩一样了,他眼睛也瞎了一只了……

    “凌飞,我杀了你!啊啊啊啊!”薛亭远凄厉的声音在嘶吼,在狂啸。

    凌飞随手甩开手上的玻璃,站起身高抬腿重重跺在薛亭远胸口。

    砰!

    窒息般的打击感,让薛亭远心脏猛烈颤抖了一下,瞬间休克,昏了过去。现在九条凛的事要紧,便宜这个家伙了。

    凌飞转身走到床沿,入眼便是九条凛红透了的身体,好似一只煮熟的虾,上上下下红透了。

    “凌飞,你快帮凛看看,刚刚她进门就被下药了,好像说是泰国的什么药。”林韵兮忙道。

    “是chun yào。”唐娉婉道,从九条凛的反应,以及陈瑾浩之前的话完全能知道。

    “多久了?”凌飞皱眉坐下,伸手拉过九条凛的手腕开始把脉。

    “刚刚九条同学过来开qiāng杀了很多人,撑了很久,到最后撑不住了。”任嫣然给凌飞说情况,“被扔到床上时她身体就开始发烫,到现在应该挺久了,具体忘了。”

    “那应该是有快二十分钟了。”凌飞眉头皱起。刚刚他能在这么紧要关头赶来就是因为qiāng响,qiāng声很大,归一决让他有了超凡脱俗的耳力,很快便确定了位置。没有等纪志国他们的消息,凌飞自己赶过来,为了更快速上楼,他是直接从楼底下借住阳台飞速跳上去的。

    qiāng声响的时间凌飞记得很清楚,到现在应该是快二十分钟,也就是说九条凛中了chun yào快二十分钟。完蛋,太久了!

    “很麻烦吗?”唐娉婉问道。

    凌飞面露为难之色:“这药效极强,时间还过了那么久……并且,关键问题是她太能忍了,意志力强在这件事上不是好事。越是坚持,后面爆发的药效越恐怖。”

    “那怎么办?”任嫣然忙问道。

    林韵兮看了眼任嫣然抿嘴,中了chun yào还能怎么办?

    唐娉婉默然,低声道:“你医术超凡,也救不回来吗?”

    凌飞望着唐娉婉轻轻叹气:“如果有现成的药物我可以治,但现在已经没有这个时间。她忍太久了,再加上这药的药效过强,再拖一段时间,她恐怕会死!”

    “这么严重?”林韵兮忍不住道。

    “这是严重的情况,往轻了说也可能把脑子烧坏,变成脑瘫。”凌飞不是危言耸听,这是真的有可能的事。

    “碧落明心手没用?”唐娉婉再问。

    凌飞沉吟:“不好说,可以一试。”

    chun yào和一般的药不同,碧落明心手不一定能治好。而且关键问题是时间拖太久了,现在几乎到了极限……

    唐娉婉目光幽怨:“你先试试吧,如果不行,你就……”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