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瑾浩满眼憎恨,眼神中还带着不可思议,飞机失事他竟然还没死!

    “你,你,你不是死了,为什么?”薛亭远喉间发颤,他怂了。凌飞于新陈积威已久,如彗星般出现崛起,压得整个新城都喘不过气。如果不是因为肯定凌飞死了,他怎敢对凌飞的女人动手。

    唐娉婉四女也看过来,她们也没法理解,为什么凌飞还活着。飞机失事这种事逃生几率几乎为零!

    凌飞脑中闪过莫雨凝和阿九,如果不是他们,或许他真的会命丧飞机之上吧。凌子轩这次的杀局令他九死一生,命悬一线。

    “下去问问阎王,让他告诉你。”凌飞冷笑一声,一步迈前,只手擒住薛亭远的脖子,单手掐紧将他提了起来。

    薛亭远的脚不断踢着,双手紧紧箍着凌飞手腕,面色涨红,眼睛瞪大。

    陈瑾浩视线飘忽,看向唐娉婉四女,他知道凌飞有多可怕,力敌绝对不可能!他必须挟持这四女才有机会逃生,否则必死无疑!他视线一瞟,望见柜子上的一把水果刀。

    凌飞看着渐渐无力挣扎的薛亭远:“这么杀了你?太便宜你了!”

    凌飞随手一甩薛亭远整个人如同垃圾一样被摔在茶几之上,乓的一声茶几让薛亭远的身体砸碎。茶几几里哐啷碎了一地,薛亭远惨叫声应声而起。

    九条凛眉眼一动,凌飞的实力又进了!随意的一甩力道竟如此恐怖,仿佛是蓄力砸下一般。

    陈瑾浩见凌飞注意力在薛亭远身上,知道机不可失,一把抓起柜子上的水果刀朝着唐娉婉冲过去。

    凌飞只觉得眼前一晃,眉头一拧,身形飞扑而上。

    “找死!”

    “别动!”陈瑾浩已经到了唐娉婉身前,刀架了上去。

    凌飞手一晃,一根金针出现在手中,随手甩出。

    陈瑾浩见凌飞还敢冲过来,一咬牙,既然如此那就鱼死网破,杀了唐娉婉陪葬!

    呲——

    陈瑾浩手腕一抖,就要划破唐娉婉洁白脖颈。这时,手腕感觉被什么刺了一下,好像有什么扎进手里,他再想有更进一步的动作都做不到,手好像是失去了知觉一般。咔啷一声,水果刀落在唐娉婉的衣服上,翻滚着落地。

    陈瑾浩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只大手就到了,锁住他的脖子。

    “这种时候了,还敢这么做,勇气可嘉。”凌飞淡漠道。

    电光火石之间,唐娉婉都没有反应过来凌飞就已经解决了陈瑾浩。

    握着陈瑾浩的脖子,凌飞将他往薛亭远处甩了过去,一百多斤的人在凌飞手里好像无物一般,摔在薛亭远身上,两人皆是惨叫。

    凌飞从地上捡起水果刀,对着唐娉婉手腕处一拉,绳子断开,唐娉婉双手一松。凌飞将水果刀递给唐娉婉,对众女淡淡一笑朝着陈瑾浩两人走去。

    这才哪到哪,事情可还没完!

    眼前的场景完全可以知道这两人想干什么,就是想对唐娉婉她们行奸!并且丧心病狂还是拉上了她们四个,令人发指。

    在他身受重伤的这段时间对研一丽人美妆百般刁难,试图摧毁,让本就风雨飘摇的形势更加不堪。今天甚至是直接导致崩盘!现在还想对唐娉婉等人动歪脑筋,凌飞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对凌飞而言,公司其实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唐娉婉等人,陈瑾浩此举是犯禁忌,必死无疑!

    凌飞三两步到了陈瑾浩和薛亭远身前,薛亭远在挣扎着,喘气着。看到凌飞,瞳孔收缩,面色大变,急忙出声道:“凌,凌飞,我知道错了,我,我是陈瑾浩逼得,我,我本没有这个意思。”

    陈瑾浩冷冷看了眼薛亭远,咬着牙一声不吭,让他对凌飞屈服绝无可能!他的脸,他的父亲,他的家庭,他的一切都让凌飞摧毁,他与凌飞不共戴天,绝不可能向凌飞妥协半分。

    凌飞看了看陈瑾浩和薛亭远,两人都把衣服脱了,还需要什么好解释?

    “身体很白。”凌飞淡淡道,“不愧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不过,我为什么看着那么不爽呢?”

    凌飞腿高高抬起啪地踏在薛亭远胸口上,背部贴在地面上,茶几砸开满地玻璃碎屑,薛亭远的背部和地上的碎屑来了个近距离接触。

    “啊啊啊。”薛亭远惨叫,背部被割得生疼,玻璃碎屑嶙峋无比,直刺肉中。

    凌飞随手捡起地上一块嶙峋的玻璃:“陈瑾浩,看到这块玻璃我情不自禁就想起你的脸,当时就是这么毁容的吧?”

    陈瑾浩嘴角一抽,脸随着动作变得更加狰狞:“凌飞,有种今天你就杀了我,我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想死?没那么容易。”凌飞淡漠道,“意图对我的女人实施不轨,让你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你!我会用尽所有我所知道的酷刑,在你身上一一试验过一遍。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陈瑾浩心头一颤,依旧咬牙:“不杀我,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让我找到机会,我一定会杀了你的所有女人,我要让你后悔终生!”

    凌飞冷笑,抓起手中的玻璃猛地扎下,扎在陈瑾浩的左眼上!

    “啊啊啊!”

    陈瑾浩还没看清凌飞的动作就感觉到左眼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左眼一黑,眼球被扎爆了!眼窝中血液淌出,狰狞的面容更加可怖。

    旁边的薛亭远面如白纸,喉间哽住,吓得声音都发不出来。凌飞的狠辣超出想象,竟然就这么当着他的面把陈瑾浩的眼球给扎爆了!

    “啊啊啊。”陈瑾浩疯狂惨叫,挣扎想要打滚,却让凌飞另只脚踏在胸口,动弹不得。

    唐娉婉那边已经用刀割开了林韵兮的绳子,现在在割任嫣然的。惨叫声让四女都看过来,凌飞的行径让她们头皮发麻,对此,四女心态各异。

    唐娉婉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继续替任嫣然解绑。凌飞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比任嫣然林韵兮九条凛三女更清楚,凌飞的一切,她都能接受。更何况今天陈瑾浩和薛亭远那么变态,死不足惜!

    九条凛更是无感,她也是杀过不少人,这对她而言虽然有些残忍,但完全可以接受。

    至于任嫣然心里更多的是解气,虽然凌飞的行径让她有些害怕,可还是在替凌飞担心。凌飞这样,是犯法了吧?他会不会出事?

    林韵兮嘴上的胶带被撕开,红润的樱唇张了张什么话也没说出来。作为学法律的她,她心里是极其公正的,同时对于凌飞的行径心中也是有数的。显然凌飞的行为是在触犯法律,可是,她现在在愤怒啊!这两个人渣不死留着干什么?

    林韵兮是一个站在法律立场上的人,可她也是人,也有感情,也有情绪。这般死不足惜的两人,让她无法站在理法之上,只愿站在情法之上。

    凌飞歪着脑袋:“刚刚你说的话给我提了醒,给你一丝机会你就会报复,那么,我就不能给你机会了不是吗。所以……”

    凌飞淡淡一笑,拔出玻璃,对着陈瑾浩手腕某处割过。

    “啊啊。”陈瑾浩失声惨叫。凌飞没有停手,反手在另只手也这样割过。

    “我挑断了你的手部经脉,你这辈子都不存在动手的可能性。”凌飞淡淡而笑,“这样,你觉得够吗?”

    凌飞的笑容宛如恶魔,扎爆眼球,满手是血,又挑断手部经脉,竟然还能笑得出来。让薛亭远看得心惊胆战,面色惨白。那就是个恶魔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