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片区域不是只有一两栋楼,而是两个小区,每个小区里高楼林立,这么多的高楼凌飞怎么找?

    凌飞深深皱眉,时间又过去那么久,这段时间会发生什么事情太让人担心,如果再耽搁,真的什么都晚了。

    “小区监控?”凌飞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办法。

    只要找到小区监控就能知道车子进了哪个小区,如果小区内的监控很多,还能找到更加详细的位置。

    找小区监控,凌飞给闫正芳打了电话,凌家在新城经营多年,应该能做到。闫正芳听到凌飞的命令立即开始吩咐下去联系这两个小区负责人,调出监控。

    放下电话凌飞轻声一叹,如果说十三和阿九还在,他现在能省力很多。至少可以分出力量分头调查,这样效率会高很多,而不是像自己这样枯等,必须等到相应的消息来了才能行动,生怕南辕北辙。

    想到阿九和十三凌飞心中便是一沉,阿九为了他在飞机上差点就死了,最后想要挽救飞机上的人,去争那一线生机。虽说两人实力很强,可坠机之事不是个人实力强就一定能逃生的,这两人会如何凌飞也不敢保证。

    思绪回来,凌飞关注着手机,等待闫正芳的消息来。现在唐娉婉的事要紧,其他暂且放在一旁,以后再做思量。

    ……

    九条凛走出电梯,循着血迹往里走,至于电梯出来时闻到的那股味道也没有在意,只是觉得稍许异样而已。

    跟着血迹九条凛来到一扇门前,门口大开,那个让自己砍了一刀的男人靠在门扉,另有两个西装男在旁边半蹲着替他包扎。

    看到九条凛,受了伤的男人嘴角讥讽,眼神中却带着几分惧意。九条凛凌厉的出手让他心惊,太过于强大的实力和狠劲,九条凛如同一个魔头。

    九条凛抬眼往里看,里面站着两个男人,一个面容丑陋狰狞满眼疯狂,另一个面色yin mi眼神邪恶正盯着自己。而床上有三个人,其中两个她都见过,一个是任嫣然,一个是自己的好闺蜜林韵兮,至于另外那个女人她并不认识。

    “呵呵,还真是女人。”陈瑾浩冷笑,“没想到一个女人能有这样的实力。”

    “不可思议,能杀这么多人,嘿,这种小辣椒我还真挺喜欢。”

    刚刚在里面陈瑾浩说的话唐娉婉和任嫣然都听得很清楚,知道九条凛一定是被下了药。任嫣然急忙喊道:“九条同学,赶紧动手,他们对你下了药!”

    九条凛心神一晃,难道刚刚的香味是?

    “妈的,臭biǎo zi!”薛亭远面色一变上来前反手对着任嫣然脸上就是一巴掌。

    啪地一声巨响,任嫣然娇嫩的肌肤起了红色印子。任嫣然闷哼一声,咬着牙一声痛呼也没出来。

    陈瑾浩急忙喊道:“快动手!”

    九条凛在听到任嫣然的话时立即拔刀,秋水出鞘,寒光湛湛,一刀白芒闪过,居合斩过前头最近的那位西装男。

    九条凛出手着实过快,最近的那位西装男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让九条凛一刀切开,由右腹到左心,血液飙出,瞪大了眼睛直挺挺倒下,一击毙命!

    后面的西装男见势不妙,后退着从腰间掏qiāng,对着九条凛开qiāng。九条凛急忙侧身闪避,想要躲过。

    铛!

    不偏不倚,这qiāng刚好击中九条凛的秋水之上,秋水秋毫无损可九条凛却握不住它。秋水高高抛起落下,锋锐的尖端如同切豆腐般轻松地扎进地面。九条凛手臂发麻,这近距离的一qiāng速度太快她都没来得及躲开。

    西装男还要开qiāng,九条凛没给他机会,在秋水抛飞一瞬间她欺身而上准备近战!再拔秋水进攻动作太拖沓,会给对方无数瞄准进攻机会,必须趁机而上。

    九条凛身形飘忽,速度快得不可思议,瞬间到了西装男身前。西装男还想扣下扳机,可已经迟了,九条凛一脚踹在他的手腕上,qiāng抛飞而起。九条凛回身芳香脚重踹西装男胸口,西装男整个人摔进房间内。

    qiāng在半空中落下,九条凛单手抓住,对准里面的陈瑾浩就要开qiāng。

    砰!

    一声qiāng响,九条凛刚刚握在手里的qiāng传来巨力,她手腕一扭在最快时间松手,qiāng被炸了个粉碎。九条凛瞬间注意到,是靠在门扉的受伤西装男。

    九条凛**再抬,一脚踹飞受伤西装男手里的qiāng,一记回旋踢踢在他太阳穴上。如同巨石撞击,受伤西装男脑袋嗡的一声,仿佛世界都黑暗下来,昏了过去。

    九条凛瞥眼受伤西装男落地的qiāng,想要蹲下拾取,脑袋倏地一沉,身体发软。左腿好似没了力气一样直接半跪下来,身体涌上强烈的不适感。这种感觉很奇怪,全身发软,身体发热,一股难言的躁动出现在身体中。

    “看来起效了!”陈瑾浩一喜,“快,上去解决了她!不论死活!”

    看到了九条凛的身手陈瑾浩心中有了忌惮,实在太强了,只要她能提起半分力气就能杀了自己,这种女人他不敢享受。

    “是。”

    西装男眼眸发红,如同一条发狂的狮子,低吼朝九条凛扑来。

    九条凛脑袋昏沉,身体发软,知道自己中了招。她咬破舌尖让自己恢复几分精神来,抓起地上的qiāng对着西装男扣下扳机!

    砰!

    噗——

    西装男瞪大眼睛,子弹从他胸口中央穿透,他的身体随着惯性已经扑来,用尽全身力气踹在九条凛胸口。身体已然无力的九条凛让西装男这一下直接踹倒,手中的qiāng也远远甩飞。

    西装男也不行了,翻滚几圈倒在地上,挣扎着难以起身。这一qiāng正中胸口……

    九条凛还想要咬牙起身,可是,全身都提不起丝毫力气。身体软绵绵的,从内而外开始发烫,心中有一股莫名的躁动。这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很难捱。如果仅仅是这种感觉九条凛可以忍受,但身体根本提不起力气,这种无力感很难受!

    “哈哈哈。”陈瑾浩张狂大笑,“这泰国货真好用。上次试了一回就知道功效,这回还保命了。”

    “陈少,现在刚好可以四个一起玩了。”薛亭远笑得很灿烂,“我们一人两个,待会儿再换着玩,花样多多,兄弟我都替你想好了。”

    陈瑾浩狰狞的脸动了动,爬满蜈蚣的脸颊更显可怖:“随便玩,今天时间多了去了。这房间里我之前其实还准备了皮鞭什么的,要玩,就玩个尽兴!”

    “哦?”薛亭远眉头一挑,“陈少还有准备调教工具啊,这再好不过。”

    “去,把她也抬进来,一起玩。”陈瑾浩对薛亭远吩咐道。

    “没问题。”薛亭远淫笑,“陈少,这个女人可得让我先玩,我就喜欢这种凶狠的女人,有征服感。”

    “可以。”陈瑾浩随意摆手。

    地上死了这么多人,陈瑾浩丝毫也没有在意,甚至都没影响到他准备奸淫唐娉婉四女的心情。这群西装男对他而言就跟条狗一样,可有可无。

    薛亭远过来,九条凛想要动手杀了她,身体完全没有力气,只能任自己让薛亭远扛起扔进里面的大床。

    林韵兮看到九条凛心中怒火直燃,嘴巴却被封住,呜呜说了什么谁也不知道。任嫣然心沉到了谷底,真的没希望了吗?

    唐娉婉想法频动,现在西装男都死了,从某种程度而言对她们来说还是好事。可又有什么办法能救她们四人?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