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城寸土寸金的cbd写字楼,公司都只是租下一两层当做办公,唐娉婉的公司也不例外,想要监控还是得到保安室。

    如果是凌江药业就不一样了,整栋楼都是自己的。不过这也只是极少数的公司能做到,因为他们的规模着实太大。

    陈彦好奇,突然怎么了?

    穿着西服的经理冷着一张脸跑进保安室内。

    微胖男人急忙上前:“经理,您这么着急是……”

    “啪!”

    经理抡圆了胳膊反手就是重重一巴掌扇在微胖保安脸上,微胖保安身体没站稳一个踉跄撞在椅子上连着椅子一起压倒。

    “经理?怎么了?”旁边两个懵了,这突然是怎么回事?

    经理冷着脸对身后带来的两人道:“你们两个,去调监控,看看唐小姐的车子怎么回事。”

    “是。”两人走到一脸懵逼的两个保安面前,伸出手一把把这两人拽飞,摔在旁边。

    三人都摔在地上,疼得龇牙。

    陈彦脑子有些转不过来,这是什么情况?不过经理提到了唐小姐,难道是总裁?

    经理眯眼扫视摔在地上的三人:“好大的官威,区区一个保安而已,竟然百般刁难他人。谁给你们的胆子!”

    经理一声大喝吓得地上三人噤若寒蝉,面色难看。果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丽人美妆再不行也有自己的底蕴。这下闯大祸了……

    经理瞥眼陈彦,挤出个笑容:“你就是唐小姐公司的职员吧?”

    “是。”陈彦微微瑟缩,经理的堆笑的脸反而让他不自在。

    “不好意思,这边马上就会找出唐小姐车子……”

    “嗯?经理,快过来看!”

    经理的话被他手下两人急促的话语打断,经理回眸:“怎么回事?”

    “不好了!”另一个面色凝重,“快报警,唐小姐被抓走了!”

    经理立即扑过来,紧盯显示屏,画面中唐娉婉身后出现一个男人,一闷棍将唐娉婉打昏,扛起唐娉婉扔进旁边一辆车后备箱内。

    “停!”经理叫道,屏幕暂停在这辆车的车牌号上!

    经理眉头紧锁,他不清楚奥斯丁酒店那边和唐娉婉什么关系,但他知道,奥斯丁酒店那边的电话很急很凶,足以证明很多东西。

    不能拖,得赶紧给那边打电话!

    “你们两个,把这三个人收拾一下,然后清理出去,这种人不配在我们这工作。”经理拿着手机走出保安室,边走边拨通闫正芳的电话。

    ……

    凌飞单手握着方向盘,另只手抵在门上,目光幽幽。

    “斩草不除根……”凌飞眉头紧锁,这是他的失误!他根本不放在眼里的杂草现在竟然给他造成dà má烦。

    “婉儿……怪我。”凌飞紧握拳头,如果说唐娉婉出了什么事,他会自责一辈子。

    嗡——

    终于,闫正芳的电话到了,凌飞立即接通。

    “小少爷,大事不好!”

    凌飞心一沉:“说!”

    “唐小姐在去开车时被bǎng jià,对方车牌号是xxxx。”闫正芳急切念了一遍车牌号。

    凌飞腮帮紧绷,果然是这样!

    “我知道了,你马上动用凌家所有力量,给我找到这辆车!”凌飞声音冰冷到了极致。

    “是!”闫正芳背脊一凉,仿佛是感受到一直猛兽在他身旁张开血盆大口。

    凌飞转头又给纪志国拨通电话。

    “纪叔,车牌号xxxx,锁定它的位置!”

    “好。”纪志国也听出凌飞不同往日的语气。

    凌飞再给莫雨凝拨去电话。

    “凌飞,有讯息了?”莫雨凝问道。

    “有,车牌号xxxx,帮我找到,务必!”凌飞嗓音中带上了些许沙哑,这是愤怒压到极限的原因。

    莫雨凝心中一凛:“凌飞,你,没事吧?”

    “没事,先帮我找,其他之后再说。”凌飞直接挂了电话。

    莫雨凝凝眸,拿起电话拨了个电话。

    “大小姐,您有……”

    “发动新城所有力量,找到车牌号为xxx的车子,我要具ti wèi置。”

    “是!”

    莫雨凝皱眉,凌飞的着急比刚才更甚,情况又有变化了是么。

    ……

    陈瑾浩就要扑上来,唐娉婉蓄势待发,双腿朝着陈瑾浩一蹬,踹在陈瑾浩胸口上,没脱鞋的她一高跟鞋钉在陈瑾浩胸口。

    陈瑾浩被踹飞,痛得大叫,尤其是胸口被高跟鞋踩到的位置,非常疼。

    “该死,臭biǎo zi!”陈瑾浩怒吼,“来人,进来把她给我扒光了,狠狠打一顿!”

    那边的薛亭远也在动手,任嫣然很有默契得和唐娉婉一样,一脚踹在薛亭远身上。和唐娉婉不同,任嫣然从小练舞腿部极其有力。这一脚力道比唐娉婉重多了,身娇肉贵薛亭远竟是一脚被踹得连连后退,撞在茶几上。

    门外传来开门声,一个西装男跑进来。

    “陈少,那个……”

    “把这个女人给我扒光了,狠狠打一顿!打得皮开肉绽,让她明白明白自己是什么处境!”陈瑾浩疯狂怒吼着。

    西装男一顿,低声道:“陈少,我是说最后一个女人来了。”

    “嗯?”陈瑾浩眉头一皱,“带进来!”

    外头是呜呜的挣扎闹腾声,林韵兮被一个西装男扛着进来,不断在西装男肩膀上挣扎,西装男走进来直接将她摔在床上。

    “韵兮?”唐娉婉看到林韵兮一怔。

    “会长?”任嫣然错愕。

    林韵兮也是愣了愣,娉婉学姐?旁边是任嫣然?林韵兮脑子转了一圈,三个被bǎng jià?她们三个人有何联系?唔?凌飞?

    唐娉婉心中暗道,凌飞的情债真多啊……任嫣然、林韵兮、安若曦……凌飞确实很优秀,会有很多人喜欢也也正常吧。

    唐娉婉心中涩然,倏又叹了口气,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凌飞可能都已经……

    任嫣然最早也猜测凌飞是不是和林韵兮有关系,最后才从凌飞口中知道是唐娉婉和安若曦,现在看来,林韵兮应该和凌飞也有不浅的关系。

    “把她们全扒光了!”陈瑾浩道。

    “是!”

    唐娉婉静静开口:“陈瑾浩,你真的想死?”

    “唐娉婉,这种时候你说什么都没用了,我知道你什么想法。妄图用几句话就让我放了你们?不可能的,今天,你们三个都是我的xing nu,谁也逃不了!”

    ……

    凌飞吩咐下去之后开车到市区内停下,他不知道具ti wèi置,害怕南辕北辙,必须先等等。

    这段时间的等待,每一秒对于凌飞而言都是煎熬。因为他知道陈瑾浩若是抓走了唐娉婉会对她做什么,陈瑾浩让他彻底摧毁了内心,早前就能看到他几乎发疯的样,后来陈景山还被他杀了,现在的陈瑾浩绝对就是一个疯子。唐娉婉落在陈瑾浩手上,后果不堪设想。

    凌飞深深的吸气吐气,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

    一分钟,两分钟……

    嗡——

    凌飞立刻接通电话:“喂。”

    “凌飞,从监控里看,那辆车离开后往亚安区去了。”纪志国道。

    “亚安区?知道了。”凌飞调转车头,踩下油门直奔亚安区而去。新城分为六个区,亚安发展比较差,不过这几年开始开发了。新城房价华夏有数,亚安地区较偏,很多人不乐意买在那边,连海都看不到,所以房价高还没人买,造成很多鬼楼。当然,炒房团更是一大原因。

    往偏僻的地方去也比较合理,bǎng jià这种事不能摊在明面上,让人看见肯定会报警。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