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兮!”

    一间房间门被推开,伴随着轻声呼唤,一位美妇人从门外伸进头,对着房间内道。这是一间少女闺房,房间格调偏淡紫色。淡紫色风铃在挂在窗口,随着门开发出玲玲之声。

    床铺隆起,一位女孩趴在枕头上。

    “嗯?妈妈……”女孩语调沙哑,“我有点困,不吃饭了。”

    走进来的美妇人轻声叹息:“韵兮,你这几天怎么了?”女儿是个很活跃的人,平日里行事风格雷厉风行,侃侃而谈,是个极大气的女子。可自从燕京回来,女儿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多愁伤感,时不时发呆,偶尔路过她的房间还能听到她的哭泣之声。

    这让林妈妈很奇怪,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去了一趟燕京回来就变成这样。可是不论怎么问林韵兮都不说,她也没办法。

    今天,林妈妈想和她谈谈,必须问个清楚,生怕除了什么意外。

    走到林韵兮床沿坐下,林妈妈轻抚女儿的秀发:“最近怎么了?是不是在燕京受了什么委屈,和妈妈说。”

    林韵兮听到林妈妈这句话心中一颤,心中更加难受,紧咬着樱唇。她好想和妈妈说凌飞的事情,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那么喜欢凌飞……

    “妈妈。”林韵兮转过头,眼睛红肿。

    “韵兮……”林妈妈心中一疼,“怎么哭成这样了,到底是谁欺负了我女儿,告诉我!我找他算账去!”

    “不是的……”林韵兮双手抱住林妈妈的腰,埋首其间,“只是,只是……呜。”

    林妈妈抚摸着林韵兮的秀发:“没事,好好说。”

    林韵兮憋了好久才说出一句话来:“他死了。”

    “他?是谁?”林妈妈一顿。

    “我喜欢的人。”林韵兮这会儿都没了羞涩,人都已经死了,现在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死了?”林妈妈这才明白,林韵兮是因为恋人的去世而伤心。

    “为什么……”林韵兮呢喃着,失了神。

    “你们,什么时候交往的,妈妈都不知道。”林妈妈轻声道。

    “我们没有交往。”说出来林韵兮更觉心酸,原来我们之间还是朋友的关系,可是,仅仅是朋友关系,为什么我会心痛到这种程度。

    “没有交往?”这让林妈妈有些不可思议,没有交往感情已经这么深了么?她太了解林韵兮,如果没有到一定的关系,她不可能会那么伤心。

    “那个男孩子,很优秀吧?”林妈妈轻声道。

    林韵兮鼻间嗯了一声:“他是我见过最不一样的人。”他张狂任性,他孤傲冷漠,可是,就是莫名的吸引着自己。

    林妈妈轻轻叹气,心中想着该怎么安慰林韵兮。

    “嗡——”

    这时手机突然震动,林韵兮动也没动,林妈妈见状接过床头柜上的电话:“喂。”

    “你好,请问是林韵兮小姐吗?”

    林妈妈扫了眼林韵兮:“怎么了?”

    “是这样的,由燕京飞往新城的航班失事的飞机已经找到,其中有一具男性尸体需要您来确定身份认领。”

    林妈妈心中一动,前些天传得沸沸扬扬的飞机失事?等等,尸体为什么要韵兮来认领,唔?难道韵兮喜欢的男孩就是飞机上失事死的?

    “好的,我知道了。”

    对方又说了一遍地址,林妈妈放下电话。望着林韵兮林妈妈有些许犹豫,林韵兮已经伤心成这个样了,再让她知道这个消息,是否太残忍了?林韵兮会崩溃么?

    可是,转念一想林妈妈又觉得应该告诉她,林韵兮对那个男孩的感情这么深,不告诉她,未来她会遗憾后悔一辈子的!

    “韵兮。”林妈妈轻声道。

    林韵兮泪眼朦胧抬起头。

    “刚刚电话应该是航天公司打来,他们说,失事的飞机找到了,让你去认领一具男性尸体。”林妈妈道。

    林韵兮浑身一颤,瞪大了眼睛,心彻底碎了。她心底深处有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希望会像九条凛所说,凌飞能逃出生天,这一刻,她仿佛要崩溃。

    “韵兮……”

    哗——

    林韵兮掀开被子,开始穿鞋。

    “韵兮,你干嘛?”

    “看他……”

    ……

    凌飞和莫雨凝两人都平躺在山洞入口处,大口喘着气。

    “我发现,接吻,是那么难受一件事。”莫雨凝道。

    这一路上接了多少个吻莫雨凝都不知道了,只知道只能一直亲。刚开始还有享受的感觉,可亲得多了什么感觉都消失,满脑子活命的想法。

    “那以后就取消这项运动。”

    “嗯?”莫雨凝侧目看了眼凌飞哼了一声扭过脸,“说得好像谁愿意亲你似的。”

    两人休息好一会儿才站起来,凌飞扫视周围:“之前我在山顶看了看位置,这一片都荒无人烟,往那边走似乎有条公路。”

    凌飞指了个方向,刚刚他站在山顶上眺望发现的。

    “走吧。”莫雨凝带头走。

    山路难行,还是这种多年无人烟的地方,更加难行。凌飞随手折下一根木棍,将延伸而来的杂草什么的统统扫开,为莫雨凝开路。

    在这种地方认准方向很难,不过凌飞记忆力很强,在山顶时记住了大致的位置,依靠关键的坐标不会走错。

    “是往这边走吗?”莫雨凝问道。

    “嗯,前面是一片密林,穿过去后再走一条山岭应该就到了。”

    “这么远啊。”莫雨凝犹豫,她有点不想走,偷偷看了眼凌飞。

    凌飞看这样就明白莫雨凝的想法,淡笑:“要我背你?”

    凌飞主动说出来,傲娇的莫大小姐就不好意思说是了,扭过头:“谁要你背了,我自己有腿。”

    凌飞笑容宛然:“不用害羞,走不了就我来背。”

    “说了不用就是不用!”

    莫雨凝加快脚步还赶在了凌飞前头,脚再酸也忍着!山路再难走也得走!

    凌飞失笑摇头,快步跑到里莫雨凝前头半蹲下:“我可不是要背你,只是觉得这样快点。”

    莫雨凝忍住不笑,凌飞竟然也来装一把傲娇。这个家伙用这种方式来让自己下台阶吗,还以为他是钢铁直男呢,这家伙。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勉为其难同意了。”莫雨凝趴在凌飞背上,让凌飞背起自己在崎岖的山路间前行。

    莫雨凝看凌飞这么善解人意,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凌飞一怔,侧目看过来。

    “看什么看,我高兴,你管得着吗?”背后是莫雨凝略带娇羞又理直气壮的声音。

    凌飞将莫雨凝托了托:“当然管不着,莫大小姐随意。”

    “去你的,想得美……”

    ……

    林韵兮下楼,朝着外面狂奔,她要看看那个人是不是凌飞!或许,或许,不是呢?

    林妈妈目送林韵兮离开,脑中猛地闪过一个怪异想法,为什么对方不找别人,偏偏找林韵兮去认领?这种事情不应该先找父母家人吗?为什么会是林韵兮。

    “奇怪,那个男生没有父母吗?”

    林韵兮若是在冷静时应该会察觉到这些不正常的细节,比如林妈妈考虑的问题,又比如他们为什么能联系到她的手机,又比如飞机打捞上来的新闻这么大,为什么网上从未听闻,现在突然出现?

    太多的不同寻常,可林韵兮真的急得忘了这些。满脑子想的都是那是不是凌飞的尸体,其他全都不去考虑。人说恋爱中的女人很盲目,不是空话。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