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致看了一遍书架,凌飞往里面走。里面有一个单独摆放的桌子,桌上一个盒子。这张桌子周围空了一小片区域,可见这盒子里的东西可能不一般。

    莫雨凝瞅了眼凌飞也往桌子走过来:“这个是什么?看起来应该不一样。”

    凌飞走到桌前,在盒子上吹了口气,烟尘飞舞。

    咔哒——

    凌飞打开盒子。

    “唔?”莫雨凝眉头一挑。眼前是一本书,上书四字:药王心经。

    凌飞瞳孔一缩,药王心经!这本书在易不全前辈的医书中也有提到过,而且是重点提的!碧落明心手是一门手法上的无上秘术,药王心经则是药典,或称医药百科全书!这本书集无数医者的心血,是药理的集大成者。

    说起这药王心经还有段故事,药王心经的作者外界称他药王,一生钻研药理如疯如魔。年轻时占借家族势力,各处坑蒙拐骗威逼利诱,为的就是收集各种别人研究的药理,而后自己整理成册。

    药王极其偏执,年轻时如此,年纪大了也一样。一生都在坑蒙拐骗,为了拿到想要的医书无所不用其极。杀过人,严刑拷打过不肯交出医书的人,各种方式你能想到的他都用过。

    当时各大医药世家避之如虎,他的下手对象可是包括医药世家子弟,乃至高层人员!

    在当时,药王声名很差,说是人人喊打也不为过。可对于后世而言,他是个伟人,他在晚年整理出的药王心经被称为医药盛典。若论地位,比之碧落明心手丝毫不差!

    这本可以与碧落明心手的医药盛典竟然在一处深山老林中,谁能想得到?

    凌飞的手指都有些发抖,捧起书,翻开第一页。

    “此书乃吾耗毕生之力所作,吾犯下世间所有之恶,只为成此书。此书出世,必将福泽万世。承天下骂名又如何,吾必将名留青史——罪人司徒庸留字。”

    凌飞看到药王司徒庸留下的话愣了一愣,缓缓将书籍放回原处,正襟对着盒子鞠了一躬。

    “唔?你干嘛啊?”莫雨凝莫名其妙。

    凌飞没说话,他这是对司徒庸表示敬意。原来这位药王所做之事都有原因,易不全前辈提到他也是不屑之意溢于言表,他从不解释,宁可承受世人之非议,世人之谩骂,为了福泽万世宁可背负天下骂名,只为成此书,此等心胸怎能不让人敬佩?

    罪人二字,更是道尽司徒庸的心酸无奈。他也明白自己的行径是错的,可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只能用这样的办法。

    恍惚间凌飞看到一位胡子白花花眼神疯狂身躯瘦弱的老者在大笑,他张狂,从他福泽万世名留青史的言辞中能看出,他悲天悯人,从他宏愿中能看出,同时他心酸无奈,瘦弱的肩膀上抗下天下的压力。

    “今天收获很大。”凌飞重新捧起这本医书。

    “这本书很厉害?”莫雨凝问道。

    “嗯。”凌飞颔首,心中低语:拿起这本书,福泽万世的责任便落到了自己身上。

    “前辈,我从不自诩是个好人。可该尽的义务,力所能及的我会做。”

    莫雨凝斜视凌飞:“知道自己不是好人了?”

    凌飞淡淡一笑:“我说过自己是好人了?”

    “哼,知道就好,你就是个大混蛋!”莫雨凝瞪着凌飞。

    凌飞嘴角扬起,朝着莫雨凝迈前一步:“那现在坏人要做些坏事,你能怎么办呢?”

    莫雨凝心头一跳后退一步,双手抵在胸前:“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欠了我七条命,不对,后面还有好多,唔……十五条命!你想对你救命恩人做什么!你还有没有良心,是让狗叼走了吗!”

    凌飞笑容深深:“既然是坏人,还需要有什么良心。”

    “你!”莫雨凝步步后退,瞪着凌飞。

    莫雨凝有些急切,有有些恼怒,还有些羞怯的表情尽收凌飞眼底。

    “哈哈哈。”凌飞忍不住大笑,“莫大小姐有这一副表情,真是有趣。”

    莫雨凝一听这话恼了,一脚踹在凌飞腿上:“去死吧混蛋!”

    ……

    凌飞死亡的消息在这些天剧烈发酵,加上陈瑾浩有意识的将之扩散,闹得新城人尽皆知。

    此刻,新城大学凌飞宿舍。

    “凌飞死了!怎么可能!”杨振宇呆住。

    乔非瞳孔收缩,失了神,无神扭头看陆博。陆博翻手盖上手机,隐约间看到屏幕上一条大段的消息记录,隐约可见凌飞、凌家、凌子轩等字眼……

    陆博将手机置于床上,眉头紧锁,难言的压抑感在宿舍中萦绕。

    杨振宇想到曾经凌飞帮他父亲的事情,他紧紧握拳:“怎么会这样啊!”

    陆博眼眸冰冷:“凌飞在燕京,新城恰好出事,赶回来途中出事,飞机……呵呵呵。计划可有够狠的!”

    “有计划?”杨振宇不明所以。

    陆博冷漠道:“凌飞在燕京事情不少,一时半会儿绝对不会回来,如此匆忙赶回来必然是因为新城这边出了事。网上的消息都知道了,研一集团是凌飞的。这段时间研一集团频繁出事,你们不觉得其中有关系?”

    乔非沉声道:“是的,研一最近很多事。不只是这些天网上的消息,在凌飞出事前些天就已经出了事。”乔非家里不凡,自然知道不少消息,“如此看来,确实是有人蓄意针对凌飞公司,逼迫他回来。”

    陆博冷眼:“老乔,你女朋友她爸现在没少给凌飞的公司惹麻烦吧?”陆博说的是赵依依,现在是乔非女友,她父亲是现任省长,陈景山的好友赵毅羽!

    乔非一怔,咬紧腮帮:“我去找她。”乔非站了起来。

    “找她干什么?”陆博喝道,“她爸做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

    乔非没说话,顿在原地。

    杨振宇人也不笨,能明白两人在说什么,他低声道:“乔非,现在你去也于事无补。”

    陆博冷笑一声:“难怪最近学生会的文斌又出来了,还敢散布风言风语诋毁凌飞!”

    “几百年没冒头的蒋旭也是。”杨振宇冷哼,“在班上各种讥讽凌飞,死了爹的人嘴巴还挺臭。”

    陆博轻声一叹,凌飞真的就这样死了么……

    ……

    陈瑾浩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看着窗外,现在对他而言形势一片大好。有燕京方面的暗中支持,新城背靠和父亲交好的赵毅羽,凭借这两方,足以让他成为新城新的风云人物。

    咔哒……

    薛亭远走了进来。

    “陈少,最近唐娉婉也没见有什么动静嘛。”薛亭远一屁股做了下来。

    “不急,慢慢来。”陈瑾浩淡笑,“迟早是我们囊中之物。”

    “哦对了,有个消息,凌飞的一个姘头林韵兮也回来了。”薛亭远道。

    “哦?”陈瑾浩笑容玩味,“唐娉婉,林韵兮,任嫣然,这下刚好都凑一起了,要是一起弄上床,你说该会多有意思?”

    “哈哈哈,陈少,好想法。”薛亭远邪笑。

    “不过,最近研一好像来了什么助力,竟然挺住了。”薛亭远又道,“本来风雨飘摇,吹口气就能倒,还真给他站住了。”

    陈瑾浩冷笑:“听说是燕京有人帮了研一一把,可也就这样了。无碍,我们慢慢玩,有的是时间。不过这几个女人,差不多可以开始搞搞了。”

    “陈少有办法?上次也没见把唐娉婉怎么样。”

    “这次可不一样,直接派人动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