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韵兮再次回到了新城,她想回来,只想回来。身边还跟着九条凛,两人走进新城大学。

    林韵兮神色茫然,眼神无神望着新大门口,想着曾经,还有机会和凌飞一起走进新城大学吗?

    九条凛不时看林韵兮,心中幽幽,她也有些压抑。因为她也不敢确定凌飞真的能活下来,虽说凌飞实力恐怖,不能以常理来论,可是,那毕竟是飞机失事……

    九条凛想过,如果是自己在飞机上失事会如何逃生,逃生几率多大?得出的结果是,占借秋水之利割开机舱,从海中跳出,然后抛弃秋水游出东海。游出东海的概率大概只有两成……而凌飞没有秋水,无法破开舱门。飞机坠海,海中的压强让机舱门打不开,更是必死无疑。

    九条凛心中黯然,那个男人,也会输么……

    林韵兮走进学生会办公室楼层,看到办公室门口她脑中浮现凌飞侧倚门扉瞥眼往里看自己办公时的画面。林韵兮心中一酸,多想他还能这样看着自己……虽然每次自己都让他滚过来帮忙,可是,她是真的很喜欢他看着自己。心中那种小窃喜,谁人能懂。

    走入学生会室,所有人都扭过头来。

    “会长!”

    “会长,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韵兮,你怎么了?”也有林韵兮的好友发现她的不对劲。

    林韵兮勉力挤出个笑容:“没事。”

    众人面面相觑,明明就有事,会长的表情怎么看怎么不自然,这在以前是从没有看到过的。

    九条凛靠在门口,望着林韵兮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手轻轻拂过,看着她的神情哀伤,看着她在泫然欲泣,九条凛心中有些难受。

    凌飞,你会没事的,对吧……

    ……

    唐娉婉的压力太大了,公司的事情压得她喘不过气,凌江药业也传来了坏消息。郑良朋竟然回来了!

    在凌飞出事后唐娉婉就知道凌江药业的情况可能会很糟糕,本来凌江药业的局面就是因为凌飞的威望在压着,凌飞一死,她这才刚刚上位的唐副董根本指挥不动他们。说什么欠唐娉婉人情,在凌飞死后,那些人情早就不存在。

    前些天唐娉婉就控制不住凌江药业了,再加上新城的事她分身乏术,凌江药业基本脱离掌控。现在,郑良朋回来,估计还是带着凌文敬的命令回来,雷霆之势彻底断了唐娉婉对凌江药业的掌控。凌飞用命从凌文敬嘴里掰下的凌江药业就此还了回去……

    唐娉婉心中暗恨,在与顶级世家豪门相比,自己实在太弱小了。

    凌飞……

    唐娉婉咬着樱唇,心中是浓浓的无力感。

    垂下手中的电话,挂断凌江药业传来的消息。

    ……

    此时,燕京。

    凌飞的死对燕京世家豪门圈子造成了不小的地震,尤其是对医药世家而言。凌飞会碧落明心手已经得到公认,他一死证明消失数百年的神迹又一次消失!

    “该死!”秦仲言恼怒无比,竟然死了!

    对于秦仲言而言,凌飞的死他受了无数损失。凌飞若活着,他一来可以将秦妙心嫁出去,削弱秦伯言的实力;二来还可以为秦家得到碧落明心手;三来借由此事拔高自己在家中地位。

    然而,凌飞死了……

    “凌子轩!”秦仲言牙痒痒,没想到让这个小子给得了手。

    燕京之人心照不宣,谁都知道是凌子轩对凌飞动的手,因为凌老爷子在凌家对他做的惩罚,不言而喻。至于凌子轩有没有合作之人还不知道,有人猜测莫问天,但没有证据。

    燕京各大世家尽皆震怒,可又无可奈何,凌子轩背后站着的不只是凌家,还有袁家,他们愤怒也动不了手。

    “笃笃笃。”

    “进来。”秦仲言斜了眼门口。

    门外走进来一位年轻人,低声对秦仲言道:“二爷,妙心小姐今天又去了易家。”

    “唔?”秦仲言摸着下巴,“妙心和易轻舞私交甚笃,但也没有像最近一样天天去,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妙心小姐去的第一天刚好是凌飞坠机的消息传开时。”年轻人道。

    秦仲言眯眼,心中沉吟。秦妙心最让他担心的不只是她医术超凡,还有便是和易轻舞的私交。易轻舞是燕京公认的神仙女,她所作所为都可称之奇迹,一个惊才绝艳、号称百年难得一遇的天女。这样的女人大智若妖,秦妙心和她交好怎能不让秦仲言处处担心?易轻舞随随便便支个招,秦伯言都觉得够呛。

    “继续调查,看能不能知道她们交流的内容。”

    “是!”

    ……

    转眼过去一周,凌飞的外伤渐渐复原,在有药物治疗的情况下,他的疗伤速度极快。凌飞本人是医生,对于自己的身体又格外了解,更加容易对症下药。

    开始的几天莫雨凝帮凌飞煎药,后面全由他自己来,因为凌飞已经恢复到正常人的身体水平。

    这一周的修养,凌飞的实力在稳步提升。不必透支身体能力也能发挥二星雇佣军的实力水准,和之前大不一样。

    当然,以这种身体对抗外头的老大是不现实的,所以凌飞和莫雨凝在这些天每天都抽出时间来烧柴火扔进山洞,保证烟雾能够保护他们。

    “凌飞,过来!”

    凌飞修炼时,莫雨凝突然叫道。

    凌飞睁开眼,从树下站起看了眼一栋楼房,朝着莫雨凝的位置走过去。莫雨凝站在主建筑旁边的一栋,笑容神秘。

    “怎么了?”

    “你进来看。”莫雨凝带着凌飞往房里走。

    两人走入房内,这是一个书房,正前方笔墨纸砚仍在,只是让灰尘积满。书桌后头是个屏风,左侧放着书架,右侧有个架子。

    莫雨凝指着架子,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瓷器。

    “你看这个。”莫雨凝指着其中一个花瓶。

    凌飞细一打量,凑近前头。

    “咦?”凌飞发现花瓶底下的架子似乎有小小的凹痕?

    莫雨凝一笑,双手捧着瓷器一扭。

    轰隆隆——

    一声骤响,凌飞感觉脚下在震动,似乎有什么暗门被打开。凌飞往屏风后头望去,心中一动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果然,在屏风后面出现一个两人宽的幽深洞口。

    “我刚刚发现这个就过来叫你了。”莫雨凝道。

    “夜明珠带了没有?”凌飞扭头对莫雨凝道。

    “带了。”莫雨凝伸手在衣内取出一枚泛着莹莹光芒的夜明珠。

    最近,莫雨凝都贴身带着这颗夜明珠,因为,对她而言这夜明珠意义特殊……

    “给我,你站我身后。”凌飞扭过头说道。

    莫雨凝将夜明珠递了过去,凌飞接过夜明珠,手拂过莫雨凝的柔荑,柔软滑腻。

    “夜明珠灯光有点不够强,你抓着我的衣服,别磕着碰着了。”凌飞又道。

    “不需要!”莫雨凝骄傲道,“我身手也很厉害,没这必要。”

    凌飞一笑,也没说什么,拿着夜明珠往里探,莫雨凝跟着后头。

    这洞口里的路平平整整,墙壁也打磨得很是光滑,往前走了一段凌飞和莫雨凝尽皆惊异!凌飞扭头和莫雨凝对视了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诧异。

    眼前平整的路走过一段之后竟是看到金光闪闪的地砖!没错,地上的砖块全是又金砖铺就!

    “这个家族到底是哪家,我以为大厅那边已经算恐怖了,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莫雨凝忍不住道。

    “家族底蕴深厚。”凌飞也沉声点头,“不过我更好奇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值得用金砖铺路。”

    莫雨凝也是目光一凝,是的,有什么样的东西值得特意设暗道,且暗道还是用金砖铺路,深处有什么东西?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