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嫣然盯着外头看了好久,任妈妈从楼上走下来。

    “呀,这是谁呀,不是大明星任嫣然吗?怎么来这里了。”任妈妈揶揄道。

    任嫣然一扭头嗔了眼任妈妈:“妈妈,您这是在挖苦我还是在夸奖我呢?”

    任妈妈笑道:“当然是夸我家女儿咯。”

    任嫣然娇嗔着白了眼任妈妈,看向对面凌飞的屋子:“妈妈,为什么对面会堵那么多人?”

    任妈妈听到这话笑容微微敛起,悄悄打量了一下任嫣然。她是任嫣然的母亲,女儿喜欢凌飞的事情她从很早以前就猜到。而这些天凌飞死亡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从如日中天的研一兵败如山倒就能确认消息的准确性。

    现在,任妈妈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凌飞说这话。明显女儿是不知道这个情况的,如果告诉任嫣然她害怕女儿伤心……

    凌飞的门口之所以有这么多人,就是因为研一的保健品吃死了人,他的住址又被曝光,全都围上来闹事。

    “然然。”任妈妈犹豫着。

    “怎么了?”任嫣然目不转睛盯着对面,随口道。

    任妈妈想了想道:“你最近是不是都没看新闻?”

    “工作太忙了,哪有时间看。”任嫣然道,“妈妈,你还没说呢,对面怎么回事?”

    任妈妈心中轻声叹气,对于凌飞和任嫣然她很看好。一来是因为任嫣然自己喜欢,二来是因为凌飞很优秀。现在让她怎么说这个事嘛?

    “妈妈?”任妈妈一直不回话让任嫣然怪异转过头。一转头看到的就是任妈妈苦涩的表情,她眉头一蹙,“妈妈,怎么了?”

    任妈妈舒了口气,该说还是得说啊,这件事很大,女儿迟早会知道。

    “然然,你,喜欢凌飞吗?”任妈妈凝视着女儿的眼睛问道。

    任嫣然眉眼一动:“妈妈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老实告诉我!”任妈妈很严肃对任嫣然说道。

    任嫣然神色幽幽:“很喜欢!”是的,很喜欢,如若不然她不至于那么纠结,就是因为发现太喜欢凌飞。加上阿九的话,让她难以做出普通人很轻松就做出的抉择。

    任妈妈脸色更加绷紧,女儿喜欢就是喜欢,很少说“很”这样的程度副词。可偏偏现在任嫣然说了足以证明任嫣然对凌飞的情感。

    “妈妈?你今天好奇怪啊,为什么突然……嗯?”任嫣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似的,看了眼窗口,面色微变,“是不是凌飞出了什么事?”

    任妈妈长叹了口气:“是的,出了天大的事。”

    “什么事?”

    “凌飞……死了,在一周前左右的时间吧,从新城过来,半路上飞机失事,死在了东海。”任妈妈沉声道。

    “什么!”任嫣然浑身一颤,整个人傻了,眼睛呆呆地看着前方。凌飞,死了……

    “骗人的吧,凌飞好好的怎么可能会死。”任嫣然的声带在发颤,瞳孔在颤抖。

    任妈妈又道:“新闻已经报道好些天了,他也频频上热搜,消息是不会错的。”

    任嫣然浑身一颤,嘴中呢喃着:他,死了?他,死了……

    “因为凌飞死了,所以竞争对手都在针对他,说他的公司产品吃死了人。呵呵,这种小把戏骗骗普通人还成,骗我们不可能。然而,普通人太在意,所以现在凌飞的家门口都被堵紧了。

    后面任妈妈说什么任嫣然已经听不到,她满脑子只有凌飞死了四个字,以及一周左右的时间……

    “凌飞他……”

    “妈妈,我有点累,先回房。”任嫣然喉间好像被哽住,模糊的断断续续说了一句话转身上楼,脚步慌乱。

    “然然!”任妈妈长长叹了口气,她就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她想上楼安慰任嫣然,想了想还是驻足不前。这些事还是先让她冷静一下吧……

    任嫣然快速跑回房间,扑倒在绒被上,压抑的哭腔抑制不住,大声哭出了声。

    “凌飞……”任嫣然放声大哭,眼泪决堤。

    任嫣然在后悔,在悔恨,在自责!后悔的是没有珍惜凌飞,不顾自身伤势只因为自己想见他他就拖着这般身躯来机场,这样的人能寻得到几人?

    这只是其一,任嫣然充斥身心更多的是自责!是愧疚!因为她想到任妈妈说的一周前左右出的事,这不正是自己让凌飞负伤后的几天吗?当时凌飞也提过一嘴要尽快回新城。最后,却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而让凌飞的伤势更重,故而拖慢了凌飞回新城的速度。就这因为自己缘故才慢了几天,如果凌飞早点回,就不会出现在出事的飞机上了啊!

    任嫣然心里很难受,她不单单只是因为凌飞的死难受,更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是个杀人凶手!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凌飞不可能会死!

    “凌飞,对不起,对不起……”任嫣然自责地道着歉,心仿佛是在油锅中煎熬,疼得难以呼吸一般。

    “呜呜呜。”任嫣然心疼得不能呼吸。

    “凌飞,你快回来好不好,告诉我你没死,我妈妈说的是假的……呜呜呜。”任嫣然抑制不住眼泪,“凌飞,你快回来呀,你要我怎么样都行,不就是当你的第三个女朋友吗,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啊!只要你别死,我怎么样都愿意!”

    “我真的好喜欢你,我不像你死啊!”

    心若断肠,泪眼决堤,痛苦如潮流般奔涌。任嫣然觉得自己就是罪人,是害死了凌飞的罪魁祸首……

    ……

    莫雨凝哼哼唧唧斜视着凌飞:“死变态,事情就这样完了?”

    眼前的凌飞盘膝坐在树下:“把这些药材煎了,这里药材充足,我有把握在半个月内复原离开。”

    “嗬?这就跳过去了?你怎么这么不要逼脸?做了这种事一句话都不说,现在还敢来吩咐我?你是不是想死?你这扫把星,上哪倒霉,谁跟着你谁倒霉!”莫雨凝大怒,“想让我给你熬药,做梦!”

    凌飞缓缓睁开眼:“不就是看到你的身体,都夸了你身材不错,你还想怎么样?”

    莫雨凝瞪大眼睛:“还想怎么样?我想杀了你!你说这种话过了脑子吗?还是你脑子里全是浆糊,话一泡全都是糊的?”

    莫大小姐骂人的方式可是多种多样,花式骂人。

    凌飞抬眼:“那我脱了衣服给你看,扯平。”

    “滚,谁想看你的luo ti,死变态!男人和女人能一样吗?”莫雨凝怒斥。

    “男女平等,不是你说的?”凌飞抬眼。

    “我什么时候说了?没说!”

    “那你想怎么样?”凌飞反问,“以身相许?”

    “痴心妄想!”莫雨凝更急了,“你这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门都没有。”

    凌飞脑中猛地闪过那晚上洞内莫雨凝抱了一下自己的画面,她……

    “喂,我和你说话呢,你哑巴了?我……”

    “你生气时,挺可爱。”凌飞突然一笑。

    “唔!”

    莫雨凝整个人怔住,眼睛缓缓睁大,脸色泛起红润,音量一下子拔高:“谁可爱了,滚滚滚!”

    “哦,那不可爱。”

    “你!”莫雨凝怒得想咬人,一跺脚转身跑了。

    凌飞看得愣了片刻,莫大小姐竟然也有逃脱的时候,稀奇稀奇,罕见罕见。良久凌飞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她可爱,是真的……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