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局面的麻烦还不只是外部的压力,内部的矛盾也难以解决。陈瑾浩和薛亭远这几天还将凌飞死亡的消息在三家公司内扩散,公司上下人心惶惶。原本因为公司人人喊打的原因他们就想走,这更增强了他们离开的信念。

    形势一片惨淡,三家公司朝不虑夕,第二天解散都不让人意外。

    这种情况下,如果不作出任何有效的措施,只是在疲于防备,绝对撑不过半个月,甚至于一周都可能撑不下去。展天啸说半个月已经最多最多,他心里也很清楚这样的事,所以才想和江北泷讨论出个办法。

    展天啸看着江北泷,他给谁打电话?

    江北泷的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很久,终于出了声音:“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

    “……”江北泷也沉默,“我也从没想过。”

    “被逼无奈了吧。”

    “……我需要帮忙。”

    “嗤!你认为我会帮你?”

    江北泷犹豫着:“会。”

    “……”电话那头半晌不出声,“好。”

    江北泷面色复杂,她还是同意么……

    “是凌飞研一集团的事对吧。”凌百里道。

    “……你还是那么聪明。”

    ……

    这三天对新城的众人而言是煎熬,对凌飞而言却是难得的休养之机。前几天他的弦被绷到极限,轻轻一触都能断开一般。

    整整三天的修养,凌飞伤势好了一些,可仍旧严重。腿部的qiāng伤依靠归一决好了许多,可问题依旧很大,身体方面肌体没问题,内伤实在太严重,几次三番的撕裂导致凌飞内伤程度超乎想象。仅仅三天的修养,内伤不见多少好转。

    而然,三天过去凌飞和莫雨凝没好日子了。因为三天时间一过,弥云香的效果就会消失,剩下的杀手定然会闯入其内,接下来该如何防守凌飞和莫雨凝必须得考虑。

    此刻凌飞和莫雨凝坐在一间收拾出来的屋内,莫雨凝坐在凌飞的床旁。

    “zhà dàn我昨天找到了,可惜几十年过去,全都坏了。”莫雨凝摇着头,“它库存里的所有huo yào武器绝大部分都不能用。能用的仅剩子弹,和寥寥几把qiāng。”

    “用那些也不现实。”凌飞摇头,“对他来说,他战斗经验丰富,既算给你这些武器你也很难挡住,需要想些比较取巧的方法。”

    莫雨凝无奈,她也很认真的在想,可实在想不出。

    凌飞神色幽幽,心中无数想法在盘旋。曾经当过杀手,当过雇佣军,对于各类手法的运用凌飞有不少稀奇古怪的点子。制敌不一定需要武力正面压倒他,其他方式也可以。

    凌飞脑子里一遍遍过滤着各种不合适的方式,突然目光一凝,脑中一个想法定格。

    “我有一个办法。”凌飞侧目看向莫雨凝。

    “说。”莫雨凝眼前一亮。

    “要你正面对敌不可能,让我们逃脱也不现实,这里是封闭空间,除非跳下后面的瀑布。所以,我们还得从山洞做文章。”

    “山洞?怎么做文章?”

    “和弥云香的方法相类似,不过更狠一些。”凌飞神色间有些许迟疑。

    “先说说看。”莫雨凝起了兴趣。

    凌飞抬手指着门口的枯木:“烟!”

    “烟?”莫雨凝脑中转了一遍,还是不理解。

    “待会儿我们两个去捡木材,把所有捡到的木材扔进山洞,然后点火,再把洞口封住。这样山洞里都是烟,无法呼吸,只要范围够广,他不可能进得来。”

    “嗯?”莫雨凝眼前一亮,“可行!”

    “不过有几个问题需要注意。”凌飞道,“第一,木材要多,足够多的木材才能让烟雾彻底蔓延山洞,不然他闭个气的功夫就能跑到洞口来,所以,现在开始我们就得准备,一直忙到晚上材伙估计才能差不多;第二,出口必须密实堵住,不然烟雾出来我们的工夫可就白费;第三……”

    “堵住之后烟雾的持续时间估计不短,山洞又很长,烟雾恐怕难以消散。到时即便我身体复原了,我们两个想要出去也困难,对我们也有限制作用。”凌飞道,“不过,好处是持续效果够长,能够保证我们的安全更长久。”

    “这些之后再考虑,现在保住性命要紧。”莫雨凝摆手。

    “好,那现在就开始。”凌飞起身下床,大腿的qiāng伤只伤及皮肉,对他而言,没把骨头打断都是小伤!

    “能行吗?”莫雨凝忧虑瞅了眼凌飞的大腿。

    “小伤,无碍。”凌飞径直门外走去。

    莫雨凝嘴角微微扬起,这种硬气的男人才能称之为男人,嗯,和哥哥有点像。

    ……

    林韵兮放下手机,黛眉紧锁,刚刚她在打凌飞的电话,一直都是关机。

    “奇怪了,这么些天消息都不回我,打电话也一直不接,怎么回事?”林韵兮怪异,“上次有情况他直接说了,这次是不是有其他特别的事?可是,为什么什么都没提?”

    林韵兮思来想去觉得不正常:“他不是回新城吗?新城事情再忙,但也不至于这样吧?”

    无精打采浏览着网页,林韵兮随手点开关于研一的报道。研一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始终稳居热搜榜第一,久久不下,唐娉婉等人想尽办法花多少钱也没能把热搜下下来。

    不过林韵兮也没觉得说研一的报道有怎么样,因为她压根就不知道凌飞是研一集团的老总。所以只是随手当作热点新闻点开看看,作为法学院的高材生,这些案例她还是有些兴趣的。

    随手往下翻,林韵兮心中想着凌飞的问题,猛地一怔,紧盯着屏幕!

    “研一集团董事长凌飞,乘坐燕京飞往新城的航班失事,葬身东海,现如今……”林韵兮浑身一颤,整个人傻了,呆呆看着眼前的屏幕茫然失措,心里空落落地仿佛缺了一块。

    刚刚好叫凌飞,刚刚好从燕京赶回新城,刚好是那天的航班,除了凌飞还能有谁!难道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另一个人也叫凌飞,刚好那天回新城,刚好在那架飞机上?不可能!

    那么也就是说,报道上的凌飞就是自己所认识的凌飞,他……死了?

    凌飞,死了……

    虽然不知道凌飞为什么是研一集团的董事长,可这些对林韵兮而言无关紧要。她确认了死者就是凌飞……

    林韵兮捂着胸口,一股难言的压抑苦涩在心中翻涌,有一种胸闷想要呕吐的感觉。难言的情绪在翻涌,在往脸上表现,她的嘴巴忍不住瘪紧,她的鼻子情不自禁发酸,她的眼睛抑制不住眼泪的决堤。

    “呜呜唔……”林韵兮喉间哽咽,压抑的哭声在她鼻间发出。

    “凌飞……”林韵兮张开口,声音发出是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哭腔,带着嘶哑,喉咙发出一阵阵的疼痛。

    “凌飞!”林韵兮哭声变大,忍不住哭出声来。

    林韵兮心仿佛被撕裂,如针扎般难受,痛苦,压抑。

    “为什么,怎么可能……”林韵兮无法置信,百万分之一的概率会出现在凌飞身上。

    这一刻,林韵兮的心脏仿佛是要炸开,那股犹如窒息般的感觉充斥她周身。这样的痛苦令她无可适从,同时也不明白,为什么凌飞的死会让自己难受到这种程度,仅仅是因为他是自己的朋友么……

    不,不是的!林韵兮现在很明白自己的内心,自己喜欢凌飞,很喜欢,很喜欢……

    正因为喜欢,才如此心碎,绝望。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