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望着莫雨凝出声道:“莫大小姐不是很讨厌我,现在直接走就是了,为什么还磨磨蹭蹭的。”

    莫雨凝紧咬樱唇:“我也不知道,你这种混蛋死不足惜,可是,我脚迈不动……”

    莫雨凝也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现在真的不想走,为什么有这种情绪她自己也搞不明白。

    凌飞耳朵一动,超凡的耳力听到了远处细微的脚步声,他面色一变:“他们来了,快走,不然真的走不了了。”

    “我……”莫雨凝。

    “也不是绝对没有生机,以我的qiāng法他们很可能不敢过来,只会和我拖着。如果说你找到了出口,回来后在墙上敲三下,我找机会逃跑!”凌飞看了眼身后加快语速。

    “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赶紧走,不然都得死!”

    莫雨凝凝眸,将手里的qiāng递给凌飞,犹豫片刻又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子。

    “嗯?”凌飞看到小盒子微微一顿。

    “里面是弥云香,闻到的所有人都会晕倒,不分敌我。”莫雨凝低声道,“如果真的没办法了就用它,让双方都昏倒,我回来后再来救你。”

    “好。”凌飞耳边的脚步声越来越大,估计那几人也听到了说话声吧。

    莫雨凝咬了咬嘴唇,突然上前抱住凌飞,凌飞整个人一怔。

    “小心。”

    说罢莫雨凝拿起凌飞手上的夜明珠,转身就走。拿走夜明珠也是对凌飞的保护,看不到凌飞的踪影,他们也难以击中凌飞。

    眼前拿着夜明珠的女孩消失于黑暗中,凌飞凝眸,背靠岩壁躲避起来,目光紧盯幽深的洞口。他们进来想必也会拿手电筒之类的照明物,只要有灯光晃,凌飞可以瞄准射杀一人!

    脚步声越来越大,手电筒的灯光也隐约出现,凌飞注意力紧绷到极致,他握住手中的qiāng。身体上下都传来疲惫感,他屏息凝眸,等待对方到来。

    老大在后面,小六和烟鬼在前头开路。老大心中深思,这个山洞让他好奇,人工痕迹很重,可偏偏是在这样的荒山野岭,到底什么情况?这个山洞深处,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

    边跑边想,突然一声qiāng声响起。

    砰!

    在山洞深处的莫雨凝听到这声qiāng声身体一颤,心中难言的压抑,扭头往身后看。凌飞……

    莫雨凝一咬牙,加快脚步朝前头狂奔,这种时候除了相信凌飞别无他法。只要前头能够找到出路,就有机会回来救凌飞,不至于成瓮中之鳖,让人堵在山洞里束手无策。

    凌飞的qiāng法她是相信的,应该能拖住……

    其实,莫雨凝心中清楚,凌飞如此自信的人现在也说到了死,证明他身体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凌飞的行动九死一生……

    “混蛋,千万别死啊。”

    ……

    凌家。

    凌文淼和凌文敬的争吵白热化之后凌文敬加入其中,让凌子轩形势极为不利,全家上下都是指责凌子轩,众口铄金要他血债血偿。

    袁淑仪冷眼旁观,不时打量凌老爷子,其他人说什么都无所谓,最重要是看凌老爷子怎么说。袁淑仪不信,老爷子真的敢杀凌子轩!凌子轩背后站的是她,或者换句话说,站的是袁家。

    现在凌飞已经死了,如果没死凌飞和医药世家联姻地位肯定要大过袁淑仪的袁家。当时袁淑仪也郁闷了好些天,好在现在凌飞死了!

    一个是已经死了的凌飞,毫无价值,一个是活着的凌子轩,背后是袁家。孰重孰轻,凌老爷子没理由分辨不出!已经失去凌飞,难道凌老爷子还想再失去袁家?袁淑仪不信。

    凌老爷子缓缓开口:“好了。”

    仅仅二字,场面静了下来。

    凌老爷子淡淡道:“凌子轩,到审讯室挨一百皮鞭。闭门思过一年,不准外出凌家半步,否则,逐出凌家!”

    袁淑仪面色一变:“老爷子,未免太过了些,凌飞出了事就一定是子轩做的吗?他……”

    凌老爷子目光变得冷厉:“这个时候了,你还给我扯这种马虎眼?”

    凌文渊眉头一皱,袁淑仪那么聪明的人,这种时候怎么犯了浑。凌老爷子的情报不可能会错,他都乖乖承认,袁淑仪怎么还往上顶。

    袁淑仪听到凌老爷子这话心中后悔,脸色一变,可话都说出口收也收不回,她硬着头皮道:“我倒是听闻莫问天对凌飞有意见,指不定是他动的手,为什么扯上子轩,明明……”

    “两百皮鞭,闭门思过两年,再把凌子轩手下的凌云地产收回,暂由百里负责。”凌老爷子冷厉的目光盯着袁淑仪,一字一顿道。

    在凌家,谁也不能反抗凌老爷子!

    袁淑仪面色变得难看,张张嘴不敢再说半个字,还敢再和老爷子顶嘴么?本来就这么了了,袁淑仪一句话豁出去一个凌云地产,她肠子都悔青了。

    凌子轩全身颤抖,从头到尾他一句反驳的话都没说。凌老爷子从小就是他心头的大山,仰之弥高,他的话如同圣旨。

    “子衿,鞭刑你来实行。”凌老爷子闭上了眼,“不可留手。”

    凌老爷子握紧轮椅,心中情绪难定。

    凌子衿深深看了眼凌老爷子:“是,爷爷。”

    “百里,推我回去。”

    “是,爷爷。”凌百里从位置上坐起,走到凌老爷子身后,推着他离开。

    望着凌老爷子离开,凌子衿微微一笑:“子轩,爷爷有令,兄长可就不留手了。”

    凌子轩咬着牙:“有劳大哥!”

    袁淑仪神色难看:“子衿,出手,掂量着点。”

    凌子衿嘴角牵起一抹弧度:“自然。”

    袁淑仪头皮发麻,凌子衿这个人看上去温文尔雅,实则比谁都狠,让他逮到机会,绝不会放过凌子轩。

    推着凌老爷子出去的凌百里有些奇怪,为什么要把凌云地产交给她?老爷子这又是何用意?她今天一句话没说,白白得一个凌云地产,出乎预料。

    “你觉得凌飞能不能活下来?”

    凌百里一顿,看了眼闭目的老爷子:“不好说,正常而言,不能。可他是凌飞,说不准。”

    “和没说一样。”

    凌百里一笑:“爷爷看来还是关心凌飞啊,因为他小时候悲惨生活的缘故吗?”

    凌老爷子闭目没说话,凌百里也猜不出老爷子是何想法。或许是因为凌飞会碧落明心手的缘故,一能联姻医药世家,二能依靠凌飞的碧落明心手让凌家多出医药世家的地位,那将与众不同!也或许是因为凌飞小时的事情,老爷子也对凌飞心疼吧。

    “爷爷。”凌百里推着凌老爷子笑容渐渐收敛起来,“那一晚,为什么易轻舞会来找您?”

    凌百里说的自然是凌飞杀上凌家那晚,这个问题她苦思冥想很久也想不通。那个女人做什么事都不寻常,此举定然有深意。而那晚,凌飞做了那等犯禁忌之事老爷子还原谅了他,不由得让人怀疑其中缘由。

    “你今晚话很多。”凌老爷子睁开了眼。

    “唔。”凌百里闭上嘴巴,不敢说了。

    推着凌老爷子到他房间后凌百里躬身离开,她心中思索着凌飞的问题,凌飞出事,他在新城,怎么办……

    凌百里离开房间,凌老爷子伸手在衣襟中拉出一块半月形的玉佩,玉质剔透晶莹。凌老爷子嘴中呢喃着什么,手中捏着玉佩。

    “派人,找到凌飞,不惜一切代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