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外面的杀手是谁派来的凌飞心中有着猜测,他知道,一定不是凌子轩,而是莫问天。原因也很简单,在飞机上他们并没有和飞鱼鹰钩鼻男一波对他进行攻击,如果是一伙的肯定一起动手。并且,他们全都备了降落伞,而飞鱼几人没有,这证明了什么?

    飞鱼几人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在战斗,如果有降落伞他们肯定不会那般心态。而这一伙儿却有,很显然,是另外一波。对他出手的肯定是莫问天和凌子轩,那么答案就很出来了,这伙人是莫问天派来。

    起初凌飞有想过试着让莫雨凝和他们交涉,可一想不对劲,万一要是那伙人是莫问天外派的人呢?根本不认识莫雨凝,见面便射杀。而且,也如他之前所言,荒郊野岭,莫雨凝又是那么漂亮的女人,号称燕京四美之一,保不准不会对她起歹念,后果很严重。

    莫雨凝的美凌飞是认可的,他生平见过的人里莫雨凝秦妙心等人排在第一等。可谓倾国倾城,无人能出其右。

    “你看什么看!”有夜明珠在,山洞里有了光,莫雨凝一下子就发现凌飞在看她,瞪了凌飞一眼。

    凌飞收回视线:“没什么,觉得你长得确实还不赖。”

    莫雨凝脸色露出一抹得色:“哼,这还要你说,本小姐天生就漂亮。唔,你个死变态,看我漂亮是不是想对我做什么!”

    说到最后莫雨凝警惕打量凌飞,倏地又笑了:“现在恐怕我扒光衣服你都不行吧。”

    “……”凌飞脑门黑线,“有种你试试看。”

    “呸,门都没有。”莫雨凝啐声,“还想占便宜?”

    “放心,我对脏兮兮的女人不感兴趣。”

    “唔?”莫雨凝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确实,能不脏吗,又是荒山野岭又是山洞的。她冷笑一声,“自己就是一坨烂狗屎,还敢嫌弃别人,你不得撒泡尿自己照照看,什么德行。”

    凌飞闭上了眼睛,继续修炼归一决,就不能和这女人说话。这张嘴太利!如果没这救命恩情在,凌飞伤好就把她按床上办了也不是不可能,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

    又不知过了多久,莫雨凝的声音传来。

    “东西在椅子上,饿了就吃,我可不想闻尸臭味。”

    “唔?”凌飞眉头一动,睁眼看莫雨凝,她已经走到空旷处开始练习莫家的一些强身健体招法。这个女人嘴巴臭是臭,可心地,倒还可以……

    ……

    距新城飞机失事之事外界闹得沸沸扬扬,可对于世家而言不只是闹得沸沸扬扬这么简单,尤其是凌家,仿佛是大地震了一般。

    “混账!”

    啪地一声,凌家大客厅中的课桌让凌老爷子拍得木屑翻飞,他雷霆震怒!目光盯着大客厅中央的轮椅,凌子轩坐在上面。

    周围凌文敬凌文淼凌文渊三人分坐两旁,袁淑仪凌子衿凌百里同样都在,神色各异。

    “最后问你一遍,是你派人杀凌飞的!”凌老爷子的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他的情报工作何其恐怖,凌子轩的手段怎么可能逃得出他的法眼。

    凌家小辈之间的恩恩怨怨凌老爷子都知道,他不抵触内部斗争,只有斗争才会有成长,可是,如此对同族之人下杀手,他不能忍!并且,现在的凌飞不是寻常之人,而是凌家继承者!

    更重要的是,凌飞会碧落明心手,想和凌飞联姻的家族都是一等一的!如果联姻成功,对凌家也是莫大助力。尤其是和医药世家联姻,那么凌家的地位将会极大提高,有绝对世家的底蕴,又有医药世家的强大人脉,凌家会达到新高度!

    然而,却得到了凌飞所乘飞机失事的消息,怎能不让他雷霆震怒!

    凌子轩低着头,噤若寒蝉,凌老爷子的从尸山血海中走出,常年身居高位,一个眼神就让他觉得心惊,现在看都不敢看他。

    “不是!”凌子轩咬着牙道。

    “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凌老爷子低沉的嗓音发出令人背脊发凉的声音。

    凌子轩抬起头看向凌老爷子,那双不似平常老人浑浊的眼睛透着浓浓的杀意,一瞬间仿佛有千军万马朝他冲来。凌子轩心头砰砰直跳,还是紧咬牙根道,“我没有!”

    凌老爷子眼睛一眯:“在我面前也敢说谎,子衿,断他一指!”

    凌子衿闻言站起:“是,爷爷。”

    袁淑仪神色一变,紧忙挡在凌子轩身前:“爸,您不能这样,子轩可是您亲孙子,您不能……”

    “他都敢残害家中弟弟,我为何不能?”凌老爷子反问。

    袁淑仪神色焦急,看向凌文渊,这个混蛋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那可是你亲生儿子啊!

    凌文渊会意也站了出来:“父亲,那个逆子现在已经死了,再对子轩动手于事无补啊!事已至此,这么做也改变不了现状。”凌文渊这话相当于是承认了凌子轩对凌飞动手的事实,他知道,这一切都逃不过父亲的情报,父亲会如此问罪就证明了这一点,这种时候狡辩反而会更触怒父亲。

    凌老爷子斜了眼凌文渊,幽深似海的眼眸让凌文渊不由得心悸,背脊不自觉弓了下去。

    凌文淼心细如发,瞅见父亲的神色这时站了起来:“四弟,你也好意思说这话,凌飞侄儿这小时候的日子什么样你比谁都清楚。你没有丝毫怜悯也就罢了,还称之为逆子,你可够不要脸的。偏私也不该如此程度,两个都是儿子,你为什么能做到如此绝情绝义,让人胆寒!”

    “凌子轩如此丧尽天良,胆敢对同族之人动手,未来是不是连我们这些大伯爷爷都杀了?嗯?此子,必须严惩!”凌文淼声音越来越高,门外的站着的佣人们皆是暗道,又开始了。这三个大爷从来都不对付,有什么情况都会针锋相对。

    凌文渊眸光幽幽:“二哥,我承认我是对凌飞关心不够,可现在事情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难道,还要杀了子轩不成?”

    凌文渊这句话让凌文淼凝眸,这个弟弟也不是草包。前者很清楚,现在凌飞死了,做什么惩罚也不可能是让凌子轩抵命。

    “为何不能?”

    这时,凌老爷子却缓缓开了口。

    凌文渊心头一震,抬起头,看见的是凌老爷子杀机毕露的双眸。

    ……

    老大烟鬼小六三人是在傍晚才回的山洞。

    老大和烟鬼开火烤方才打的獐子,小六则是目光幽幽望着山洞外。

    “老大,老鬼死了……”小六半天才说了这么一句。

    老大眼皮子都没抬:“哦。”

    “我今天下午过去的,他失血过多死的。”小六紧盯老大。

    老大转过头,冷眼盯着小六:“死了就死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我杀了他?”

    老大的眼神吓人,小六低下头:“没有,只是,觉得他还能抢救。”

    烟鬼目光在两人之间扫视,笑了笑道:“小六,你得体谅老大。一来这荒山野岭哪来的药物给老鬼治疗,二来给他治疗也是浪费时间,耽误我们执行任务。”

    小六不说话了,瓮声嘀咕一句走出山洞。

    老大悠悠看着小六的身影,低下头心中冷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