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驶舱。

    黑衣壮汉倒在一旁,十三左手大臂被割破,血液染红一整只左臂。

    十三当即拉开主驾驶座上死去的飞行员,坐进驾驶座,看了眼副驾驶座上的男人道:“告诉我怎么操作,现在飞机上所有人的性命都在我们两个手上,千万撑住!”

    副驾驶座上眼神涣散的男人张了张嘴,十三讲耳朵贴在他嘴巴旁,听他的指挥。

    十三心中无奈,要是他和阿九换个人过来就好了,阿九懂得怎么操作。可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情况,事已至此,别无他法。

    也还好飞机上的操作大部分是智能化非人工的,不然,飞机现在早完了。可是,情况依旧危急,尤其是机舱被打爆这一点,更是大问题。

    ……

    阿九走进盥洗间,从中拿出两个大包。

    “早前藏在这里。”阿九胸口的伤口还在流血,咬着牙道。

    凌飞身体力虚,可还是上前一步用明心手点在阿九胸口几处。

    “谢少爷。”阿九面色稍稍一松,“少爷,您会用跳伞么?”

    “不成问题。”这对凌飞来说算是很简单的事。

    阿九望向莫雨凝:“莫小姐,我把救命的机会让给你,照顾好我家少爷。”

    “嗤……”莫雨凝撇嘴,不过这会儿倒是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来。她心里是承这个情的,只是她性格如此,加上对象是凌飞,肯定不会巴巴应一句好的。

    阿九没多说什么,他也知道莫雨凝的性格。他带着全副武装起来的两人走到紧急出口,高空跳伞不同于低空,这里空气密度稀薄无法呼吸需要氧气面罩,防寒措施也必须有。不得不说阿九的准备齐全,什么都有。

    紧急出口打了开来,狂风呼啸,猎猎大风吹散莫雨凝的秀发。

    凌飞凝眸:“小心。”

    “是!”

    “我希望回燕京时还能看到你。”凌飞又道。

    阿九勉力一笑:“一定!”

    这种时候不能再拖拖拉拉,一句话足矣,凌飞压了压氧气面罩纵身跃下,莫雨凝跟随着跳下去。

    阿九咬着牙,往驾驶舱狂奔而去,身体很难受,可只能咬牙挺住,这一飞机人的命都在他手上。

    凌飞从空中跃下,眼角一瞥旁边,莫雨凝就在他不远处,两人下落速度相差不多。可这一瞥眼凌飞一怔,飞机经济舱所在的紧急出口位置处也有人跳下来!

    凌飞神色变化,莫不是还有杀手?他心中想法频生,如果说还有的话……他看向莫雨凝。

    莫雨凝这边很兴奋,她把这次跳伞当做是以前的极限运动了,张开双臂享受这种急速坠落的刺激感。

    不断下落,凌飞的目光不时往后扫。飞机摇摇晃晃,轨迹飘忽不定,不知能否安然。而远空隐隐约约有黑点,凌飞心中沉吟,也没法确定具体是什么东西,是否真的是杀手。

    穿过云层,下方的大地终于是能够看清,凌飞粗略估计着距离,准备撑开降落伞的时间。

    远处的莫雨凝因为风的原因飘远又移近,在空中恍如纸鸢。凌飞细一打量,这女人是来当极限运动了吗?竟然还张开手,似乎还拿起手机了?他似乎看到了反光。

    是的,莫雨凝还真的拿出手机,对于她这种早习惯了这类运动,甚至于已经可以当教练的人来说,拿出手机小意思。

    快要到地面了,凌飞提高注意力,准备撑开降落伞。

    五,四,三……

    二……

    一……

    差不多了!

    嘭!

    巨大的伞面于空中撑开,呼啸的风声瞬间变小。而远处的莫雨凝也是近乎同时撑开的降落伞,两人随风飘荡。

    如果按照正常程序,两人会这样安安稳稳飘荡下来。然而,在凌飞扭头看远处时看到了五顶降落伞撑开。他面色一沉,果然,还有杀手!

    这种时候凌飞已经无法认为这些人不是杀手,带着降落伞到民航飞机上准备玩高空跳伞,开玩笑吗?

    莫雨凝那边也察觉到异样,看到远处出现的五顶降落伞,她暗道不妙。她的想法和凌飞一模一样,这群人肯定还是杀手,如若不然在民航飞机上跳伞玩?

    “咦?”莫雨凝又皱眉,如果说是杀手,为什么早前不配合飞鱼几人动手?刚刚凌飞命悬一线,如果他们在场凌飞必死无疑,何须现在跳伞下来?好奇怪……

    砰!

    一声巨响炸响天空,凌飞面沉如水,对方,开qiāng了!

    高空之上太过空阔,完全看不到子弹痕迹,然而,凌飞对于qiāng声何其敏感,他甚至能从qiāng声中听出是哪种qiāng械,绝对是对方开了qiāng无疑。

    砰砰砰!

    密集的qiāng声接踵而来,不过因为是高空,风力太强导致他们的子弹轨道严重偏移,只听qiāng响却没有击中任何一处。

    凌飞凝眸,虽说风力原因他们难以击中这么远距离的他,可是,毕竟还是有五把qiāng,只要击中一qiāng他们就完蛋。他和莫雨凝在天空中就是活靶子,无处可逃。

    凌飞从腰间摸出自己的qiāng来,刚刚在飞机上他没法开qiāng,那等同于自爆,不过现在不成问题。眼前的风确实很麻烦,但也不能甘当活靶子不是?

    凌飞心中暗自感受着空中的大风……

    “西北风,风力六级左右……”

    瞄准前方根据风的方向和力道改变出qiāng位置,凌飞眼睛一眯:“就是这!”

    砰!

    凌飞开qiāng。

    嗤——

    子弹破空,对面的五人中有一人正在装弹,猛地听到呼啸声,子弹竟是在他脸颊旁擦过。

    这个年轻男人汗毛耸立,这一瞬间他与死神擦身。

    “侥幸?”年轻男人皱眉。

    凌飞皱眉,没中?对面的人没有任何肢体上的变化。这个距离虽然很远,可他的视力因为归一决的缘故较常人不同,还是能看清个大概。

    凌飞瞄准,感受风力,再次开qiāng!

    砰!

    “啊!”

    一声惨叫在高空响彻,年轻男人不远处一位让凌飞一qiāng打中腹部。因为风力原因,加上距离太远,凌飞的qiāng法也没有那样的准头,能打中人已经算是恐怖了。

    对方的qiāng法更加密集,想要用乱qiāng的方式打到凌飞。

    噗——

    凌飞抬头看,降落伞顶棚被打穿,他眉头一皱,还没那么容易破开,无妨!

    和他们不同,凌飞的每一qiāng都是精确的瞄准后射击。然而即便如此,凌飞接下来的五qiāng一qiāng未中。风力因素影响过大,凌飞第二qiāng有qiāng法的因素在,也有运气因素在。

    凌飞迟疑了,要不要再继续动qiāng?如果说子弹打光,接下来他毫无防守余地。经历飞机上的战斗,他已经不能够动手,急需修养,qiāng是他的唯一保障。

    低头看地面,已经在缓缓落下,下方是什么样的位置他也不清楚。新城地处东南沿海,此省份到处密林遍布,掉落哪个深山老林也极有可能。豺狼虎豹估计也不少,在那没qiāng也很麻烦!

    不论是眼前的敌人,还是落下后的未知危险,离不开手上这把qiāng。而且,就算现在动qiāng,也很可能一个打不中反而消耗光子弹。

    想到这里,凌飞不敢再开qiāng。虽说眼前局面危险,可他们那边动qiāng也有概率性问题,很难击中他。

    “看命了。”凌飞低语,赌老天会不会收他。不过从概率上来看,存活几率很大,从他们刚刚的qiāng法来看,想要在这种情况下击中凌飞,难如上青天。

    对面五人在拼了命开qiāng,凌飞身体蓄势待发,准备着依靠他强大的兽性灵识来躲避可能到来的子弹。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