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一手握住背后的刀柄,缓缓将bi shou由腹部拔出,bi shou摩擦血肉发出刺耳艰涩的吱声。凌飞面不改色,眉头都没皱一下,好似口袋中掏出一件物品那么寻常、淡然。

    凌飞在身上点下几处穴位止血,手持短匕:“倒是小瞧了你们,确实应该提起更高的注意力。”

    鹰钩鼻男呵呵一笑抚起掌来:“厉害厉害,这种情况下还能面不改色。”

    “可是,接下来你能怎么办呢?”鹰钩鼻男抱胸,“我就这么和你耗着都能让你流血殆尽!”随着血液流失凌飞只会越发虚弱,届时他兵不血刃就能杀了虚弱到无力反抗的凌飞,剩下的四十分钟左右时间足矣!

    凌飞反手握短匕:“恐怕,你没机会了。”

    咬破舌尖,凌飞让自己注意力提到极致,调动全身所能用的所有力量,争取一击击杀鹰钩鼻男!这击不成他必死无疑,因为他再无余力……

    鹰钩鼻男讥讽:“现在的你就是个废物,还能做什么?我劝你最好躺着等死,动作再大点只会加速流血,死得更快。”

    凌飞将双手负于身后,如猎豹般狂奔扑去。鹰钩鼻男心中一凛,藏刀术?还有余力攻击么?不过没用了,只要我拖着你必死无疑!藏刀术确实神奇,但只要不迎击,凌飞根本没机会。

    然而,凌飞的速度太快了,霎时间便到了鹰钩鼻男眼前。他心下一惊,本想退后躲避不迎击,却发现凌飞的速度远超想象,比刚刚要快许多倍,让他退无可退!凌飞这是将全部气力灌注于这一击了么?鹰钩鼻男冷眼,老子也不是泥捏的,既然逃不了,那就尝尝看号称一击必杀的藏刀术有多厉害!

    鹰钩鼻男双目凝实,全神贯注于凌飞肩部,只要凌飞有动作必然是在肩膀处有所反应,便能准确猜出凌飞出刀方位以此做反应。po jiě藏刀术正常的方式便是猜测施刀之人以哪只手出刀,猜对便赢,猜错则死!

    凌飞左边肩膀一动,鹰钩鼻男心中一动正欲动手心中突然一动,不对,这小子很狡猾,很可能是假动作!右边!

    鹰钩鼻男正架起防御姿态,便觉右眼刀光一晃,不好,是左手出刀!

    说时迟那时快,仅仅是一瞬间的事,鹰钩鼻男已经做好防御姿态再想改变动作已经太迟,还沾着凌飞血液的bi shou从鹰钩鼻男毫无防备右胸出现,刺穿右胸!

    噗吱——

    bi shou入肉,深深扎进鹰钩鼻男胸口,凌飞动作未停,将鹰钩鼻男的身体当做猪肉一般,由上至下狠狠切下!嘶啦一声,由右胸划拉而下,因为骨头过多,凌飞只是从表面隔开皮肉,恍如开膛破肚。

    “呃啊!”鹰钩鼻男疼痛嘶喊,一脚抬起重重踏在凌飞胸口上,凌飞使出这招之后几近脱力,明知道鹰钩鼻的动作还是没法抵挡,整个人向后抛飞,哐的一声撞在机舱壁上,咔啷一声握不住bi shou掉落在地。

    鹰钩鼻男浑身在颤抖,这一刀几乎削掉了他大半条命。裂开的衣襟凌乱而动间隐约能看到开膛破肚后里面的内脏,血液如喷一般瞬间将他全身染红。

    凌飞面色冷峻,身体提不起一丝一毫的气力,连动动手指都觉得艰难,他看向了阿九。现在,一切都只能靠他。

    鹰钩鼻男捂着被开膛破肚的长长伤口,半跪在地上,单手拄在地上,血液流淌一地,渗人无比。他那双眼眸里阴霾森然,斜望凌飞。他颤颤巍巍从口袋中掏出手qiāng,面部狰狞:“我活不了了,你也,也别想活!所有人都给我陪葬!”

    凌飞瞳孔一缩,该死,还有qiāng!恐怕这是他最强的后手了吧!开qiāng,机舱被打爆,高空上的飞机内气压降低,这飞机上所有人都得死!鹰钩鼻男这一招是是同归于尽,没有人能活!

    这一qiāng,就算不打凌飞,凌飞也得死!或者说,所有人都得死。现在这种情况没人能阻止鹰钩鼻男,他一qiāng不行就多开几qiāng,既然他敢以这个作为最强后手,肯定是有把握将一切毁灭!

    飞鱼看到鹰钩鼻男的动作神色微变,低声道:“别冲动,再等一会儿!”飞鱼不认为自己会败给阿九,只要他赢最终的胜利还是属于他们!

    鹰钩鼻男面容狰狞:“飞鱼,今天是我拖累了你,但你也别怪我,我们本就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不是吗!我活不了,这些人也别想活!”

    “老鹰,相信我。”飞鱼不怕死,可他怕自己还没努力到极限就宣判了死亡。

    鹰钩鼻男咬着牙:“飞鱼,我已经不行了,但他们绝……”

    砰!

    这时,旁边传来一道香风,鹰钩鼻男还没反应过来手腕一震,手上的qiāng脱手摔在地面滑开。

    “唠叨一堆干什么,这种时候要开qiāng就开qiāng,还搞煽情,自寻死路。”一道高傲的女声传来。

    凌飞面色怪异,莫雨凝怎么跑过去的?他都没注意到……

    鹰钩鼻男动作僵了僵,面色更加难看。他情绪太过激动,竟然没注意到这个女人是怎么过来的,该死!现在,他的底牌都没了。

    阿九和飞鱼都是松了口气,这两人都极为自信,认为自己有掌控战局的能力。只要赢下对方,就能掌握全局。只是稍一停顿两人再次缠斗一起,招招以要命的方式去的。时间不能再拖,尤其是对飞鱼而言,一旦飞机降落就完了。

    莫雨凝俯视地上的鹰钩鼻男,有如女王一般对向她匍匐的臣民说道:“想杀他?你还不够格,他的命是我的!要杀他,只有我能杀!”

    仿佛是在宣扬自己主权的女王,莫雨凝高傲道,目光斜扫凌飞。

    这话很霸气,可凌飞怎么听怎么不顺耳,深深看了眼莫雨凝。

    鹰钩鼻男目眦欲裂,该怎么办……只能看飞鱼了吗?

    阿九和飞鱼的战斗已经白热化,阿九一招接一招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难分上下的局面被打破,飞鱼陷入被动防守,阿九的进攻手段频出,每一招都是杀招!

    凌飞看到这局面心中一定,目前的局面站在他这边,只要阿九赢下这场斗争,那赢面还是在他手中。

    嘭嘭嘭!

    连绵不绝的拳掌轰击在飞鱼胸口,飞鱼口中鲜血喷薄,倒飞砸在舱壁。

    阿九冷笑一声:“我说了,你会像当年一样倒在我面前。”

    飞鱼苍凉一笑,十年了,拼了命去努力,没想到还是赢不过这个叛徒!飞鱼仰起头,眼眸冷厉:“是,我败了,但是,你以为你一定赢了吗?”

    阿九心中一动,猛地看向配餐区方向!

    ……

    人群都往配餐区堵进来,本就不大的空间挤满了人,十三往里挤变得很困难,花费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挤进去。

    这段路十三一直在观察每一个可疑之人,观察重点位置在手臂和身材。一般经过锻炼的有身手之人身材都不会差,手臂手腕手掌等处都能看出是否练过武功。肌肉群的分布还能看出练过何种武功,善使何种武功。

    现在的天气将入夏,大家的衣服都穿得单薄起来,更容易观察。一个个观察过去,十三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人。肌肉男倒是有,可这种肌肉与练武之人的肌肉截然不同,内行之人一眼便看出区别来。

    一直往前,十三眉头皱起,再往前可就是驾驶舱了……嗯?

    十三猛地灵光一闪,驾驶舱,莫非他们的打算是这个!

    想到这点十三移动速度变快,身形左摇右晃穿梭在拥挤狭窄的机舱内,直奔驾驶舱而去!

    十三一过来便发现不对劲,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探头进入,眼前场景让十三皱眉,里面四人倒在入口处。一个黑衣壮汉手里拿着一把短剑架在坐在驾驶座上的驾驶员身上,旁边的副驾驶和观察员也是倒地奄奄一息。

    黑衣壮汉看到了十三,冷笑一声:“你来迟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