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是我。”飞鱼昂首。

    警察喝道:“你为什么杀人!”

    “警察先生,你先看看她手里拿着什么再说,我只是正当防卫而已。”飞鱼道。

    警察视线移到倒下的空姐身上,她的手被毛毯裹紧,看不到手上有什么东西。他走到空姐身旁蹲下,一层层掀开裹紧的毛毯,白晃晃的刀光炫人眼目。

    警察皱眉:“即便持刀,你防卫过当是肯定的。”

    飞鱼冷笑一声:“这么说你要抓我了?”

    “自然!”警察道,“下飞机后和我去……呃。”

    警察话音未落飞鱼已经冲到他面前锁住他的脖颈,眼眸冰冷:“我要杀你易如反掌,最好别多惹事。”

    旁边的人噤若寒蝉,这个人竟然连警察都敢动手,翻了天了不成!

    警察扣住飞鱼的手臂,用劲一掰,飞鱼手臂纹丝不动。警察心中大叫不好,这家伙……

    不断地拍打飞鱼的手臂,脚在踹飞鱼,可警察的反抗渐渐无力。飞鱼冷笑,手指锁紧,只要他手指一扭就能送警察上西天!不过……他视线后瞥,哼声松手。

    “今天算你命大,饶了你,滚!”飞鱼喝道。

    警察大口喘气,心中想法频生,只要下了飞机,这个人便无处可逃!若不是在飞机里必须谨慎用qiāng,他肯定动qiāng制服眼前之人。

    正常而言,在飞机上是不能开qiāng的。一般的子弹完全可能穿透飞机的舱壁,结果是飞机内部本来密闭的环境受到破坏,最坏的结果就是飞机机舱内减压。因为飞机飞行时高空气压低,为了使人正常的呼吸,必须给机舱内增压,并保持在一个标准大气压,一旦开火射击打穿了飞机的舱壁,结果是毁灭性的。

    当然,这不是说飞机在飞行中绝对不能开qiāng,如果飞行高度较低的话,那么是没什么问题的。还有一些特制的子弹可以保证在杀伤歹徒的同时不会穿透舱壁,其弹头经过特殊处理,具有一定的停止作用,但又不会穿透飞机蒙皮。

    警察所用正是这样的qiāng,可是,这样的子弹依旧会对人造成伤害,乱开qiāng很可能伤到旁边无辜的乘客。最稳妥的方法自然是等下飞机后再制服他,以免造成意外损失。

    警察离开,忙去通知机长,让他联系新城航空方面予以通知,一下飞机便实行逮捕!目前阶段还要做的就是稳定那个歹徒,不要让恶行再生。

    警察离开,飞鱼扫视众人:“好好坐着,这个空姐是杀手,因为她想杀我家少爷我才动手,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

    众人愕然,杀手?这种存在于电影电视中的东西是真的吗?

    这些人都是世俗界之人,和凌飞他们这样的世家之人有很大差别。他们的眼界还不够开阔,仅是有点钱接触不到那种世界。

    不论是少爷的称呼,还是杀手之名,都让这些人面面相觑,有些人对视几眼后回到位置上坐下。虽然听起来比较可信,可更多是害怕的人,都躲在角落不敢声张,更甭说回位置上。

    飞鱼也不管他们怎么想,对凌飞躬了一身后退坐下。

    全程凌飞都没有睁开过眼,只有莫雨凝在冷笑连连,不时撇嘴。

    似乎,一切都归于了平静……

    距离到达新城还有一个半小时!

    经济舱。

    一个鹰钩鼻男人从厕所中推门而出,走入拉起幕帘的厨房,往商务车里闯。

    正在工作的里空姐甜甜一笑:“先生您好,请问您……”

    鹰钩鼻男人猛地动手挥起掌刀披在空姐的脖颈处,空姐脑袋一懵,昏沉沉倒了下去。

    经济舱又走进来一个黑衣壮汉,和鹰钩鼻男人对视一眼反手拉上帘子。

    “老七失败了,我们需要行动!”鹰钩鼻男人低声道,“你想办法去控制室,目标那边由我来。”

    “明白。”黑衣壮汉点头。

    “距离准备降落五分钟前,如果我没到控制室,那么你就……”

    黑衣壮汉重重点头,目光决绝:“一定完成任务。”

    “行动!”

    ……

    凌飞修炼之时,耳边传来喧闹之声。

    “嗯?”凌飞睁开眼。

    “杀人啦!”商务舱的方向有人冲到头等舱来,惊慌失措,失声大叫。

    这个女人一跑进来所有人纷纷惊叫出声,因为她双手是血,鲜红的血液沾满叫姣好的脸庞,面容狰狞而血腥。此刻她满脸惊恐,面色扭曲,更是让她的脸显得极其狰狞可怖。

    “后面,后面有人杀人,救命啊!”女人厉声大叫。

    一堆人朝着头等舱里涌进来,外头出现意外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人,让方才本就胆战心惊的头等舱乘客们更是失措。尤其是前头的几个身上带血的人,更是将这股恐怖氛围酝酿到极致。

    这次的航班对于头等舱的诸位而言是再坏不过的旅程,先是见到飞鱼杀人,现在外头又有人死,这不由得造成恐慌。

    因为惧怕飞鱼方才头等舱的诸位是挤在商务舱和头等舱交界之处的角落,这下这个角落他们也待不住,纷纷狂涌着往前面跑,仿佛是身后有恶魔要吃了他们一般。

    “果然碰到你这个灾星就是倒霉,事情真多。”这种时候莫雨凝的嘴巴也不饶人,可她的眉头也蹙紧,情况的不妙她也有所感。刚刚的空姐是暗杀凌飞的人无疑,那后面又是什么情况?也是和凌飞有关系么?

    凌飞眉头直皱,这趟回归新城之旅恐怕不易……

    人群汹涌,往前头直冲,这会儿什么空姐都没用了,好些个空姐自己都在逃命!后面的人是魔鬼!

    这种时候凌飞也没法坐下安心修炼,他缓缓站了起来,转身往后头看去。人群已经全部堵在前头,更有甚至已经闯入其内乘务人员工作的配餐区。

    飞机的构造是这样的,驾驶舱出来是乘务人员工作的地方,就是配餐的地方,然后便是头等舱,头等舱往后便是商务舱经济舱。这群人几乎就已经挤入配餐区!

    因为飞机里狭窄难行,外面的人到这会儿还没全部挤进来,凌飞随手逮住一个:“外面什么情况?”

    这个男人神色慌忙:“有个男人,进来就杀人,他手上还有刀!快,快放开我,快跑!”

    凌飞眉头一拧,刀?看来后面这人也是有预谋而来!机场安检很严,没想到他们还能把刀带进来,想必有严密的计划。或者说……上面有人在安排!

    凌飞松手,男人连跌带撞往里挤。

    一个个人往里冲,凌飞紧盯商务舱位置,想看看那个杀手是谁。

    “嗯?”猛地凌飞往驾驶舱位置望去,皱起眉头,他隐约感觉到有人在背后看他,有杀气!凌飞的感觉极其敏锐,仿佛野兽一般,不会有错,身后绝对还有敌人!

    而这时……

    “呵呵呵,干嘛跑这么快,我只杀看不过眼的。”一道阴森的笑意传来,商务舱那边走出来一位面容阴冷的男人,三角眼,鹰钩鼻,嘴唇很薄透着刻薄之意。

    凌飞冷眼而视,是冲他来的吗?

    鹰钩鼻男直直朝着奔逃的商务舱之人追去,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依旧淡定站着的凌飞莫雨凝飞鱼三人一般。与飞鱼差身而过头也不扭,从凌飞身边走过眼睛也没多看一眼,似乎目标并非凌飞……

    在路过凌飞之时,鹰钩鼻男嘴角牵起一丝冰冷的弧度,好机会!

    在所有以为鹰钩鼻男注意力都在前方时,突然,他猛地扭身,手腕一翻一把带血的bi shou出现手中,反手匕直刺凌飞咽喉。突然的转身,还是在大家都以为他目标在前方的情况下,这一匕,出其不意!

    一匕惊鸿!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