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任嫣然在暗骂,可那股浓郁的甜蜜感也不合时宜地涌上心间。因为喜欢自己,也知道自己想见他,所以多重的伤也可以不在乎,都可以赶过来。她心中既甜蜜又难受,他对自己越好,越不说出对自己的好,越让得知情况的她更加感动,更加倾心。

    一个豁出了性命也愿意对你好,且不想让你有负担而不告诉你的那个男人,怎能不让她爱之恋之……

    “都住进酒店了,大晚上的不睡觉你想干什么?”阿九恼怒,“这种时候不让少爷休息还让他出来,你是嫌他伤得不够重!”

    “我……”任嫣然张了张嘴,想说自己不知道。

    “出来就出来,你还打他?莫名其妙,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撒娇也没你这样撒的,恃宠而骄的女人少爷还真不需要。”阿九冷哼。

    “我,我不是……”

    “你不是什么?我告诉你,少爷之所以变成这样,就是因为你把他推下去所致。他身体本就受伤严重,这一下直接让他伤势复发,如果说少爷有什么不测,全是你害的!”阿九说话一点情面也不给任嫣然留。

    任嫣然眼眶发红,看着后座凌飞染血的长裳,心止不住的疼。是的,都是因为自己,今天凌飞一直都在表现自己的抗拒,不想出去,可是,自己硬是要他出来。最关键的是,最后还推了他一把,才让他变成那样……

    任嫣然心中内疚无比,今天她只是想要和凌飞表白,却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

    “那,凌飞现在怎么样了。”任嫣然声音低低地问道。

    “不知道。”阿九看了眼后视镜,“如果说少爷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陪葬。”

    任嫣然没有因为阿九的话而感到害怕,却因阿九的话神伤,这证明了凌飞的身体状况确实很不堪,不然不至于如此。

    “我们现在送凌飞去医院吗?”任嫣然忧心忡忡不断往后看。

    阿九沉吟:“让十三先试试,如果说不行,我们去趟秦家。秦家小姐和少爷交好,会救他,或者去安家。”

    秦家小姐?任嫣然一怔,怎么又多一个女人出来。是了,刚刚这个人一直说什么世家公主和凌飞联姻什么的。现在说秦家小姐?莫非也是要和凌飞联姻的对象?还有安家,安家莫不是安若曦的家?

    阿九斜了眼任嫣然:“刚刚为什么要推少爷?”

    “我……”任嫣然不知道该解释什么,她也是无意的。

    “因为少爷有几个女人的原因?”阿九撇嘴。他其实什么都知道……

    “……”任嫣然沉默,究其源头,是这样的。

    阿九淡淡道:“这种事很难以接受?”

    “不是吗?”任嫣然反问。

    “在我们的世界里,这是常事。”阿九道,“少爷这样的身份,注定他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不管他心里怎么想,为了家族他也不可能会只有一个女人。”

    常事么?任嫣然有些难以理解,这种事能是常事?那些女人能接受?

    “无所谓之事害得少爷如此,你真该死!”阿九声音变冷,如同冰霜。霎时间,任嫣然直觉得车内温度都降低几分。

    任嫣然心头直跳,这个人,好恐怖……

    “阿九,谁允许你这么和她说话!”

    这时,一道淡漠略带虚弱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任嫣然闻言睁大眼睛,凌飞!

    阿九也露出笑容:“少爷,你醒了?”

    凌飞缓缓坐了起来,脸色依旧苍白如纸:“向她道歉。”

    阿九眉头一皱,可一看后视镜中凌飞如鹰般锐利的眼神,还是无奈道:“抱歉,任小姐。”

    任嫣然忙摇头:“你没说错,是我的错。”

    “和你无关。”凌飞勉力说道,身体又开始发软。

    “不,就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

    “我说了,和你无关!”凌飞即便虚弱,语气依旧霸道,含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可是,恰恰是这样的霸道地关怀,让任嫣然心中难言的幸福。幸福的同时伴随得是内疚与难受,今晚迅速反转的情况让她心里极其复杂。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凌飞,想离他远去,又因为内疚想要贴近好好照顾他,可心里那关又过不去,纠结悱恻。

    车中陷入沉默,凌飞闭上眼,运起归一决修复又一次受创的身体。任嫣然时不时往后看凌飞,想要和他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久久难开口。

    “少爷,我们去秦家还是安家?”阿九问道。

    “奥斯丁酒店。”凌飞道。

    任嫣然心头一颤,咬着樱唇,她知道,凌飞还是因为想要送自己回去而提的要求。他一直都是这样,总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关心别人。

    阿九也能猜到这些,看了眼任嫣然眉头皱了皱,可还是无可奈何,以凌飞命令为准。

    一路到奥斯丁酒店,车上没有人开口说一句话,各自都有各自的心思。

    凌飞睁开眼道:“十三,背我上去。”

    “唔?”阿九侧目,“少爷,您不去秦家或者安家看看吗?”他还以为到了之后会让任嫣然上楼,他们去秦安两家疗伤,看这样,凌飞是不准备去了。

    “不必。”自己的伤势自己了解,凌飞觉得没必要,虽然眼下确实很虚弱。

    十三和阿九同时下车,将凌飞扶下车,又十三背着往酒店内走去,任嫣然面色复杂地跟在后头。

    这会儿接近深夜,大堂处人很少,没什么注意到凌飞几人。看到的几人皆是好奇,发生了事?

    四人到了总统套房前,十三扶着凌飞先进去,阿九还站在外头。而任嫣然纠结几番也没进去,呆呆看着凌飞,手指不断捏着衣角。

    “进去吧,少爷需要你负责。”阿九淡淡道。

    任嫣然浑身一颤,可还是没有动作。

    阿九望着任嫣然悠悠道:“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理解爱情的,在我看来,爱是一种残缺的美。如果爱是圆满的,那他一定虚伪,不圆满的爱,才是爱。”

    任嫣然抬起头看向阿九,目光呆滞,不明所以。

    “听不懂吗?”阿九靠在墙上,缓缓道,“如果说你找一个普通人,或许你可以得到全部的他,可他某方面必然是有缺失的。如果是跟着少爷,他能给你普通人所给不了的。打个最简单的比方,贫穷的真爱和富有的空洞。任何一种感情都不可能完美,明白吗?”

    任嫣然不言,眼神变得深沉。

    “真爱很贫穷,能给你的只有快乐和爱你的心,富有的人可以满足你的一切虚荣yu wàng,却填补不了你空洞的心。世界上最不存在完美的恋情,一个爱你、有钱、忠贞,拥有一切的最美好品质的另一半是不存在的。”阿九平静道,“少爷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条件,同时最难得的是你们两人两情相悦,按说这是一段近乎完美的恋情,可是,你明白的,它也会有缺陷。”

    任嫣然默然,这样的缺陷就是凌飞必须有其他女人。

    “如果你选择其他,照样会有缺陷,只是缺陷的角度不同而已,这一点我能百分之百确定。”阿九道,“所以,如果你想离开少爷,要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还有一点你可要斟酌好了,或许,你这辈子找的那个人都也不会像少爷一样。”

    任嫣然整个人一颤……

    即便身受重伤也心系自己,即便急需修养也愿意来机场见自己,只是因为知道自己想要见他,仅此而已。这样的人倾尽一生能得几人?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