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任嫣然才停下拍打,凌飞稍微歇了口气,可心脏的跳动还是无比剧烈,仿佛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

    凌飞忍着难受感,抬起双手,轻轻拥住怀中放声哭泣的可人儿。她哭得伤心欲绝,凌飞心中也不好受,他也不愿意让任嫣然如此伤心。可他不能欺骗任嫣然,是的,若是他骗骗任嫣然一切问题皆可迎刃而解,他可以享受到齐人之福。可是,凌飞不愿如此,这是对任嫣然的不公平,也是对唐娉婉和安若曦的不公平。

    以前凌飞没能体会美人恩重是什么意思,现在他明白了。这股难以辜负的责任感,这股左右为难的无奈感,即便他有再大的能耐也难以解决。感情之事不是能力大就能解决,它是世间最难解的难题。

    “为什么,为什么……”任嫣然还是在哭泣,美丽的脸庞上沾满泪痕,“是因为我们没有缘分吗……”

    凌飞没说话,只是抱着任嫣然。

    “明明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的,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任嫣然呜咽,“我不甘心,我第一次喜欢上别人,为什么会是以这种方式结束。”

    凌飞拍着任嫣然的背脊,安抚着她的情绪。

    良久良久,任嫣然抬起她梨花带雨的脸:“吻我。”

    凌飞怔了片刻,吻了上去。

    四目相接,两张俊俏的脸庞碰在一起,四片唇瓣接触。糯糯绵绵的触感在两人唇间漾开,如同波浪,漾进心底,让人着迷、动心。

    这是任嫣然的初吻,她紧紧抱着凌飞的脖子,奋力的吮吸感受着这初次接吻的美好,又或许是想要深深记住这种感觉……忘情的拥吻,置旁边之人于无物一般。

    任嫣然眼眶中不住有泪珠滑落,滑进两人嘴中,那种咸涩的滋味让凌飞睁开眼睛。近在咫尺的任嫣然闭着眼,可严重的泪止不住在流淌,凌飞抱得任嫣然更紧更紧。

    这个吻,一点不甜蜜,满嘴的咸涩,满心的苦涩,满脑的苦楚。对任嫣然来说,那是再糟糕不过的初吻。可是,这样的初吻,她一丝一毫都不后悔。

    这个吻,对凌飞的身体上来说是一种痛,他的心脏方才就快受不了,这会儿长久的吻让他有些窒息,心脏受到的压迫感更大。本来渐渐平息下的心脏再一次开始剧烈挑动。

    不知多久,两人唇分,任嫣然睁开她那带着晶莹泪花的迷离双眼,眼睛已然红肿,往日明亮有神的秋水中泛着一抹难掩的哀伤。

    “凌飞……”任嫣然哽咽,声音中带着无限凄苦,“我们,就这样吧……”

    说罢,任嫣然用力推开凌飞,没注意到凌飞脸色的苍白。她决定以这一吻作为两人最后的结果。虽然心在抽搐,虽然大脑说着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虽然脚都快迈不开,虽然心中的世界都在崩坍。可是,她还是要这样的决定……

    任嫣然头也没回往前狂奔,她的心仿佛是被撕碎,一片一片,如同纸屑,风一吹将漫天飞舞消失无踪。

    砰!

    任嫣然没看到,凌飞狰狞着表情捂着胸口直挺挺倒下,腰部撞在大理石围栏,整个人一头栽进音乐喷泉的池子内。砰地一声砸在水不深的大理石地面上,五脏六腑剧烈颤抖。

    噗——

    凌飞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心脏这一刻几乎是bào zhà了一般!脑袋一阵眩晕,整个人昏了过去。

    凌飞的受伤情况极其严重,救安若曦真是以命换命的方式博回安若曦的性命。本来就该静养,可凌飞还是出来,今天走了一天让他身体负担很大,今晚他不想出来,因为任嫣然才又出来。

    身体的负担未消,方才任嫣然一下又一下的锤击他的胸口,让心脏的负荷达到很高的程度。紧接着的接吻,同样如此。关键便是任嫣然最后一下的推,虚弱的他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哇,他怎么了!”

    “怎么回事?”

    “怎么跳进去了?”

    “好像是被那个女人推进去的!”

    此刻,暗处。

    “阿九,救人。”

    “慢着,等一会儿。”

    越跑任嫣然的脚步越重,都快难以迈开步伐。心中无限的压抑感让任嫣然以忍受,忍不住回眸,想看看凌飞,还想再看他一眼……

    这一回头,任嫣然愣住,凌飞站的位置没了人,甚至还有一群人在吼叫。她倾耳一听,脸色大变,是凌飞吗?不,不可能,凌飞身手那么厉害……

    虽然这么想着,可她的腿好像不受控制了一般,疯了般往那狂奔而去。跑到围住音乐喷泉池子的围栏边,灯光亮得如同白昼,让任嫣然一眼便看到脸色苍白闭上眼睛的凌飞倒在水中。而凌飞胸前沾满血迹,水面都被染得猩红。

    “凌飞!”任嫣然惊叫出声,想也没想就从上面跳下去。触目惊心的场面让她脸色难看,怎么会这样,凌飞的身体明明那么厉害,为什么他现在是这样?

    噗通——

    任嫣然跳入水中,一把抱住水里的凌飞,他面色苍白如纸毫无血色,脸上却沾上星星点点的血斑,紧紧闭着眼睛,这幅样子一点不像凌飞!

    “凌飞,凌飞,你怎么了!”任嫣然尤带哭腔,“快,快报警。”

    “别拖了,救少爷。”

    耳边传来的声音任嫣然都没注意到,整个人慌了神,不知所措。

    “把少爷交给我。”一个铁塔一般的大汉突然出现在任嫣然身旁。

    任嫣然一怔,少爷?

    还没有反应过来十三便从任嫣然怀中将凌飞抱起,脚下一跺从水中跃起。任嫣然现在脑子里一片浆糊,什么也没想,跟着跳出池子跟在后头,跑到方才凌飞停车的位置。

    喷泉旁的众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情况?

    十三抱着凌飞在后座坐进去,任嫣然打开副驾驶座坐了上去,驾驶座上有人,也是一个男人。

    “你们是谁?”任嫣然问道。

    阿九启动车子,踩下油门,没有给安若曦任何回答。

    十三在车后座伸手在凌飞身上点着穴位,不同于碧落明心手,是其他某种点穴手法。

    任嫣然看到十三的动作急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想对凌飞做什么!”

    阿九冷冷道:“这话该是我们问你才对,少爷内伤严重,本该修养,却为了接你中午就出门,闹了一天让他身体负荷极大!晚上也没休息,还和你出来,而方才你又是在做什么!”

    任嫣然面色大变,她想到了今天凌飞一直没对朱思睿动手,她还以为是凌飞转脾气了,难道就是以为他受伤严重才没法动手的吗!

    “凌飞内伤严重,怎么回事,怎么会受内伤的!”任嫣然急问道。凌飞看起来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他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阿九没回答,只是冷漠道:“今天我们就应该把少爷拦下,接机接机,有什么好接的!”阿九面色冰冷,“一个女人而已,少爷未免太上心了。各大世家的公主这些天把我们凌家门槛都踏破,都想和少爷联姻,挑谁不好,竟然看上你!真不知你有什么好,少爷甘愿为你如此,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

    “唔。”任嫣然心头一震,世家?少爷?联姻?任嫣然脑子受到了无数冲击。其中缘由她不知道,可她听出了主要内容,因为是她,所以凌飞才拖着仍旧重伤的身体出来,就因为自己想要见他,所以他不顾他们的阻拦来了……哪怕身负重伤。

    任嫣然死死咬着樱唇,红润的樱唇都快被咬出血来。他总是这样,什么话都不说出来,默默在做着。对别人多好,付出多少,他都不会主动去说。

    “笨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