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那天凌飞来过之后,大堂经理被教训得很惨,现在的他脾气很不好,逮住想要闹事的必须得狠狠地整!不管男人女人,女人最好了,就比如说现在!

    朱思睿转过头:“怎么,你还准备来硬的?”

    大堂经理冷冷:“不把话给我说清楚了,今天,你就别想出这个门!”最后一句大堂经理一声大喝,门外轰隆隆涌进来一群保安。该说不说,大堂经理的掌控力还是很足,一句话就能把手下招出来。

    朱思睿心头一跳,有点怕了,可任嫣然在场他昂首挺胸硬着头皮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们奥斯丁酒店还不让人说实话了?有种就来!”

    大堂经理冷笑一声:“让你说不说,待会儿皮开肉绽可就没机会说了。把他给我抓起来,还有这个女人!”

    朱思睿脸色骤变:“你,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大堂经理冷笑。

    “我是公众人物,你敢对我动手,我回去后奥斯丁酒店就上报,你们的名声就等着臭吧!”朱思睿威胁道,“看你们以后还怎么开酒店!”

    “呵呵。”大堂经理笑了,“你恐怕是不知道奥斯丁酒店背后站着的是什么人,你认为媒体敢发这些东西?他们是活腻味了!小子,你跪下给我求饶还有可能放过你,现在,你等着死吧!”

    朱思睿浑身一颤,适才想起来,奥斯丁酒店不是一般的企业!背后的背景他也有所耳闻,自己是哪根筋抽了才这么没脑子啊!他咬着牙看了眼任嫣然,因为一个女人上了头,该死。他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就走了,没房就没房,为什么偏要逞强啊。

    朱思睿急忙挤出个笑容来,准备求饶:“朋友,我这是……”

    “现在知道怕了?晚了。”大堂经理直接打断,冷笑道,“把他和这个女人都带走。”

    任嫣然心中惊惧,不好……

    “几天没见,胆子又变大不少嘛。”这时,凌飞淡漠的话语传来。

    大堂经理听到这话面色一变,好熟悉的声音,这不是……

    朱思睿听到这话脸色也变了,他急忙叫道:“朋友,刚刚我做哪些其实是他授意的,他是个没名气的艺人,想靠这个炒热点火一把,我不知怎么的就答应,这,这可不能怪我啊……”朱思睿这人还真是人才,这种时候还能想到反咬凌飞一口,理由想得也很充分,虽然经不起推敲。

    任嫣然怒了:“你胡说八道什么!”

    这时候朱思睿想的就是自保,其他都不顾了,又道:“朋友,你相信我,我虽然……”

    “你闭嘴!”大堂经理怒斥一声,心在颤抖,妈的,这家伙脑子是有病吧?眼前那尊大神看不到吗!你要死可别带上我。该死,我是眼瞎了吗,刚刚怎么没看到他……

    朱思睿呃住。

    任嫣然挡在了凌飞身前,潜意识中想要保护凌飞;“这件事和凌飞没什么关系,有什么事就……”

    话未说完就让凌飞拉住手腕:“你这妮子,我什么时候轮的上你来保护了。”凌飞的话语中带着几分笑意,这么说着,可心里却有几分开心。她还是那么善良,一如那夜三点半爬上寒风呼啸的阳台朝他那边扔了颗石头,就为了提醒他一句:别着凉了。

    任嫣然轻轻咬了咬嘴唇,确实,凌飞轮不到自己来担心,他那么厉害。可现在这麻烦可不小,凌飞估计也不好解决吧,毕竟是奥斯丁酒店。凌飞虽然在新城有公司,可这里是燕京啊。她心中想着,要不要找个机会拉着凌飞逃跑!

    凌飞上前一步,淡淡道:“是不是上次的事不记得了?嗯?”

    大堂经理噤若寒蝉,瑟缩着想要开口,朱思睿又先他开口:“凌飞,你竟然还这种语气说话,你……”

    “我让你闭嘴你耳朵聋了吗!”大堂经理怒斥,这家伙真是不要命,他还想多活两年呢!

    凌飞斜了眼朱思睿,淡淡道:“一路上不理你就得了,得寸进尺,现在还想害我?不可留。”凌飞眼眸变冷,朱思睿望着凌飞的眼睛心头一颤,如同落入冰窖。

    朱思睿干着嗓音:“你以为你是谁,还不可留,装什么装!”

    凌飞眼眸更冷:“掌嘴。”

    朱思睿干着声音哈哈大笑一声:“还掌嘴,继续装,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吗?一个开着破车的十八线艺人,自己有多少能耐心里没点逼数吗?”

    大堂经理嘴角一抽,这家伙果然是个脑残,不过对自己来说是个好机会!他大步迈前,猛地一巴掌扇在朱思睿脸上。

    啪!

    一声巨响,朱思睿整个人被扇得原地转了个圈,脚下一软坐在地上。口罩都被扇飞,脸上红肿,他脑袋都懵了。

    “你干什么!”朱思睿缓过劲,怒吼道。

    凌飞扫了眼大堂经理:“继续。”

    大堂经理高声应道:“是!”

    凌飞话说完让任嫣然愕然,什么情况?什么意思?凌飞这是在吩咐这个大堂经理吗?这可是奥斯丁酒店的大堂经理啊,可不是一般人!而且,这大堂经理还应了是?

    朱思睿眼睛瞪大,脑袋有些发懵,这是怎么一回事?凌飞是在对大堂经理进行命令!他又看了眼大堂经理的表情,大堂经理一副恭敬的样让他心头发颤,这,这个小子……

    大堂经理不由分说上前啪啪啪就是几巴掌,一点都不留情。朱思睿奋起抵抗,大堂经理冷笑一声:“把他给我抓住!”

    一声令下保安们全都围了上来,朱思睿哪能反抗,一下就被制住。大堂经理左右开弓,抡圆了胳膊狠狠往朱思睿脸上招呼。巴掌声一声接一声,啪啪啪声和朱思睿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周围过往的宾客饶有兴趣看热闹,今天又有人闹事?

    一抽就停不下来,大堂经理也没敢停下来,因为凌飞没开口,他肯定不能停。

    任嫣然看得眼皮子直跳,这一巴掌一巴掌,手也疼吧?

    “凌飞……”任嫣然看也差不多了,伸手拉了拉凌飞的衣角。

    凌飞适才道:“好了。”

    大堂经理立刻停下,一下都不多打,背负身后的手掌都有些发疼,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他手也疼。

    朱思睿被打得哪还有一个俊朗明星的外貌,脸肿得不成样子,发红的又肿大的脸颊好像张烙红了的大饼一样。

    凌飞瞥眼大堂经理:“谅你今天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暂且饶了你。”

    “谢凌少!”大堂经理大松口气,只要凌飞不怪罪就是,还好今天自己没有对旁边的女人动手动脚或是言语不逊,不然可就惨了。他还能感觉到脸上的疼痛感,上回耳光抽得他半个月都没出门,肿得跟什么似的,当时的他可要比现在的朱思睿惨得多。

    恭恭敬敬的模样让朱思睿更是心惊胆战,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奥斯丁酒店的大堂经理都如此卑躬屈膝。他心中肠子都快悔青,为什么要得罪凌飞啊,结果搞成这样。朱思睿看向凌飞心中有了惧意,这个凌飞,一点都不简单。该死,自己为什么要犯贱……

    任嫣然在一旁也是心里犯嘀咕,她知道凌飞在新城有公司,可没想到凌飞在燕京还有如此地位。凌飞这段时间来燕京到底是干了什么?一个新城的富豪可无法让奥斯丁酒店大堂经理如此。

    大堂经理看了眼旁边的任嫣然低声问道:“凌少,总统套房还留着,今天您和这位女士住那可以吗?”

    大堂经理说完,周围的氛围霎时间一僵。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