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车。”凌飞道。

    任嫣然推开车门,在一旁等着凌飞。朱思睿下车直接走到任嫣然身边,笑着道:“挺有眼光的嘛嫣然,还知道来奥斯丁酒店。”

    “嗯。”任嫣然不咸不淡应了一句。

    “我平时一般也在奥斯丁酒店住,这里的服务很到位,在华夏,酒店方面应该就是奥斯丁做得最好了。”朱思睿道,“对了,我这好像还有张奥斯丁酒店的黄金卡,还挺好用。”

    奥斯丁酒店,或者说凌家,发行五种卡,白银卡、黄金卡、白金卡和钻石卡,最后一种是黑卡。这些卡不仅仅是在奥斯丁酒店有用,在任何凌家开的服务型场所都可以用,得到的服务都是极高水准。甚至,每一张卡在凌家的银行也能有高额的授信额度。

    一般富豪能拿上黄金卡就算厉害了,白金钻石卡都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才能得到。至于黑卡,那都是世家家主级别的人才能拥有,往下降点级也得莫问天这种百分百成为家族掌控者的人有资格拿到手。

    可以这么说,奥斯丁酒店的卡代表着身份地位。

    朱思睿说自己有奥斯丁酒店的黄金卡,那可是无上的地位,又是一句轻描淡写的炫耀。

    任嫣然理都不想理他,爱吹任他吹,黄金卡她家也有,是她父亲的,她都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炫耀的。炫耀这种事何其肤浅,典型没思想的人的做法。

    凌飞在后备箱帮任嫣然的行李箱拿出来,身体是有伤,可这点东西还是小意思。

    “我自己来吧。”任嫣然忙上前去接行李箱,凌飞也没推搡,直接给任嫣然。

    任嫣然接过行李箱嘴巴鼓嘴,这个家伙,说给还真给呀,讨厌……

    朱思睿见状一喜,表现机会啊!

    “嫣然,我帮你。”朱思睿上前就要拿任嫣然的行李。

    “不用。”

    “没事。”

    任嫣然推辞,朱思睿仍然主动上前,直接从任嫣然手里拿了过去。拖着行李箱朱思睿笑着道:“我和旁人不一样,我不喜欢看到女孩子拿那么重的行李。”

    这句话指桑骂槐,意有所指。

    凌飞扫了眼朱思睿:“刚刚机场可不少女人拿行李,也没见你主动上去做点什么。”

    朱思睿一呃有些难堪,随即就想争辩,可凌飞已经前头进去。任嫣然嘴角扬起,偷着乐,跟上凌飞。

    凌飞前头走,任嫣然跟在旁边,而朱思睿却在后面拿着行李。朱思睿神色变得不对劲,这么看起来,自己怎么好像是拿行李的小厮一样?想到这点朱思睿差点没把手里的行李箱给扔了,自己是什么人,着名演员朱思睿!把他当什么人了!可是,手里的东西又不能扔了,咬着牙跟上去。

    走到大厅,凌飞道:“我去帮你开一间房。”

    “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任嫣然甜甜一笑,走上前去开房间。

    凌飞就在旁边站着,朱思睿拿着行李看了看凌飞朝前头走过去。

    “没有了吗?”任嫣然的声音传来。

    凌飞看了过去,怎么了?

    “什么情况,没有房间了?”朱思睿声音很高,凌飞听清楚了状况。

    任嫣然无奈,看来得换一家。

    “不好意思先生,今天确实客满了。”前台的小姐道歉,“这几天我们酒店有活动,所以来了不少人。”

    “什么房间都没有了?豪华一点的也没问题,我们不缺钱。”朱思睿道。他认为前台的小姐是因为价格贵的不给他们推荐。

    “先生,真的是什么都没了。”前台的小姐说道,总统套房倒是有,不过一般人没资格入住。除非是地位特别高的,比如上次她换班的那天来过的凌飞少爷,而这段时间一直都留着。

    “算了,换一家。”任嫣然道。

    “等一下。”朱思睿老神在在,慢悠悠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啪地一声拍在上面。

    “我这里有你们奥斯丁酒店的黄金卡,要一间房没问题把?”朱思睿淡淡然道。

    前台的小姐看了看金卡轻轻道:“先生,请稍等。”前台的小姐拿过金卡,如果有卡会不同一些。

    朱思睿淡淡而笑:“嫣然啊,放心,要两个房间还是很简单的,这黄金卡还算是有点面子。”

    “嗯。”任嫣然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如果能入住自然是好的。省得再找个酒店,太麻烦,她还想多点时间和凌飞相处呢。

    “平时在奥斯丁酒店消费不少,这金卡如果没用,那还开什么酒店,发什么卡。”朱思睿看了眼前台的小姐说道。

    “说起这黄金卡,好像用处还挺多,和凌盛集团相关的东西都能通用……”朱思睿絮絮叨叨给任嫣然说起黄金卡的牛逼之处,任嫣然不厌其烦只是偶尔敷衍地嗯一两句。

    “咦?”

    朱思睿说着,前台的小姐却是发出轻咦之声。

    “怎么了?”朱思睿看过来。

    前台的小姐狐疑问道:“先生,您的卡似乎有问题。”

    朱思睿眉头一皱:“什么问题?”

    “我刚刚查了查,您的卡已经过期了很长一段时间。”前台的小姐道,“我们酒店有规定,钻石卡以下,在三年内没有消费一定金额则取消资格,当然,我们的最低消费额度对于您而言应该是不高的。”

    奥斯丁酒店的卡必须保持消费一定量的额度才能保住这张卡,这种做法很正常。如果说某位富豪破了产,他再也无法支付奥斯丁酒店相对于普通酒店而言昂贵的费用,肯定不会来奥斯丁酒店。可是,这卡还有高额的授信额度,凌家自然不会放任如此,三年取消是很正常的举措。

    前台小姐的话很清楚,就是说这三年来朱思睿在奥斯丁酒店的消费水准很一般,达不到黄金卡的最低标准。

    朱思睿升起几分羞恼,他没想到还有这样规定。而他刚刚还和任嫣然说,经常住奥斯丁酒店。现在这脸,被打得啪啪响。

    确实,他是在吹牛,就为了让任嫣然能高看他。奥斯丁酒店的黄金卡都是富豪才能拥有,富豪所拥有的资产可不是明星能比的,对于富豪来说不高的标准对他而言却很高!他没有实力和资本保住这张黄金卡……

    任嫣然忍不住浮现几分讥嘲之色,真是能装,一进门就开始说,说到现在,好嘛,被奥斯丁酒店亲自打了脸。

    朱思睿羞恼,语气都变冲:“叫你们经理过来,不可能,我每次赶行程都在奥斯丁酒店住,怎么可能没消费够!”这时候让他承认是不可能的,否则脸往哪里搁?任嫣然就在旁边!他现在硬着头皮也得上。他都想好了,经理过来对峙他就不讲理争吵一番,然后离开……就算闹僵也不能让任嫣然知道真实情况。

    前台小姐看了眼二楼陪着一位中年男子走下来的人,她眉眼一动,巧了。

    “先生,那位就是我们的经理。”前台小姐道,“经理,请您过来一下,这位先生找您。”

    大堂经理眉头一挑,笑着躬身送中年男人离开,转身走过来:“这位先生,有什么事吗?”

    朱思睿看到大堂经理过来不分青红皂白就骂道:“你们奥斯丁酒店未免太不专业了,我在你们这里每年都不知道要消费多少钱,现在竟然说我连最低额度都没有达到,还是三年?开什么玩笑?连个记录都搞不好,你们还行不行,不行就别开酒店,省得丢人现眼。”

    大堂经理本来笑容满面的脸渐渐收敛。

    “嫣然,我们走,这种垃圾的地方不来也罢。”朱思睿冷哼。

    任嫣然也准备走到凌飞那边,既然没房了,那就走吧。

    “站住。”大堂经理淡淡道,“怎么,不分青红皂白把我们奥斯丁酒店骂了一顿,不给个说法就想走?”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