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林韵兮的房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凌飞认真看了下林韵兮,不愧是会长,心态调整能力一流,表情管理能力一流,现在从她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一点异样的表情,好像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林韵兮淡淡道:“坐。”

    凌飞在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笑眯眯道:“会长,刚刚你干嘛骂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林韵兮脑门黑线,这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

    “没什么,就看你犯贱,想骂你了。”林韵兮淡漠道。

    “这样吗?”凌飞毫不在意,奇怪问道,“对了会长,刚刚你手里抓的什么?我还没看清你就收起来了。”

    林韵兮牙痒痒,这个混蛋分明就是故意的,没看见?我愣了几秒钟你心里没点数吗?

    “会长,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不对劲啊?”凌飞“疑惑”道。

    林韵兮深吸口气:“凌飞。”

    “怎么了?”凌飞笑容灿烂。

    “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林韵兮爆发了!

    惹得凌飞一阵大笑,气得林韵兮差点没把凌飞踢出去。

    好一阵林韵兮才平复下心境:“今天怎么又来了,这些天干什么去了?”凌飞之前只是告诉了林韵兮有事,并未详说何事。

    “也没干什么,守卫雅典娜。”凌飞道。

    “你以为你圣斗士星矢啊!”林韵兮吐槽。

    凌飞耸肩,这回他还真没开玩笑,救安若曦可不就是守卫雅典娜吗?这段时间来确实不易。

    “唔……”好似想到什么,林韵兮犹豫看了眼凌飞,“凛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凌飞摇头:“没有,我正想问你呢,最近她情况怎么样?”

    “没有么。”林韵兮低语,九条凛应该是喜欢凌飞的,这一点她能确定。不过,九条凛本性还是个女孩,从不会大胆表露自己,给凌飞打电话确实不可能。她时常会给九条凛打电话,可两人的话题只要沾到凌飞聊一两句都会跳过,凌飞这个名字在她们两人之间是禁忌。

    “她最近好像是在四川。”说到这个林韵兮露出笑容,“四川美食你是知道的,她说去挑战,我估计她肯定是想去吃四川的美食。”

    “哈哈。”凌飞忍不住发笑,他能想象得到九条凛两眼发光盯着美食的样子。这妮子,对于美食有异于常人的执着。林韵兮说得对,她肯定是想去享受美食才去的四川!

    九条凛两样爱好,一个是武学,一个是美食,去四川刚好。

    “也不知道锻炼得怎么样了。”林韵兮瞧了眼凌飞,“都怪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成天往外跑,她和你切磋就够了。”

    凌飞闻言却摇头:“我们实力差距太大,她在我身上没法学到更多实战经验,偶尔点拨是可以。”因为实力问题,凌飞通常几招就能解决九条凛,只能当做点拨,实战经验不如这般去挑战学得快。九条凛天赋异禀,这种挑战也有助于她悟到属于自己的东西,她的剑式可不都是挑战后领悟的吗?

    “哼,是你不愿意教而已。”林韵兮才不信凌飞的话。

    凌飞一笑:“她的目标是打败我,让我去教她,你不觉得这是对她的侮辱吗?”

    林韵兮一顿。

    “她也不可能会同意的。”凌飞道。

    林韵兮想了片刻点头,确实,以她对九条凛的了解来看,确实不可能接受凌飞的指导。

    “你会在燕大呆到什么时候?”凌飞问道。

    “应该是到这个学期结束。”林韵兮有些犹豫,其实燕大那边给了她一个更长的时间,让学习时间长到一年。燕大方面对于林韵兮是比较有好感的,好感来源于先前的切磋比试。凌飞只参与了格斗比试,后面的文斗林韵兮一人之身托起新大。诗词大会和言山的较量有来有回,虽然最终还是输了,可也让她名气大盛。

    最重要的是之后的辩论赛,林韵兮雄辩的才华刷新了所有人的看法,折服无数人!慷慨激昂的言辞,引经据典极具深厚底蕴的语言功底,法律系出身极有逻辑的头脑,昂然的自信风采。她在辩论赛上仿佛耀眼的太阳,压下所有人的风头。也正是那一场辩论赛,让她受到无数燕大学子的倾慕。现在的林韵兮走在燕大里,被认出来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虽说新大和燕大的交流输得比较惨,可林韵兮却没输,反而名头更甚。

    “也正好你想要在燕大学习,可以彻彻底底感受一下燕京大学。”凌飞笑道。

    “嗯,你问这话什么意思?你是想回新城?”林韵兮问道。

    凌飞颔首:“最近确实有点事需要回去。”

    “回来的时候帮我带点东西。”林韵兮道。

    “什么?”

    “我在学生会办公室里的那个笔记本,有用。”

    “好。”

    和林韵兮聊了很久,看时间差不多凌飞起身道:“我待会儿儿还有点事,先走了。”

    “你个混蛋,没事赶回来,尽浪费我时间。”林韵兮白了眼凌飞。

    林韵兮不说还好,一说凌飞又想到那个小可爱,他嘴角露出一抹坏笑,径直走到门口打开门,突然侧过脸道:“会长,我觉得白色不适合你,你可以试试黑色的,比较符合你气质。”

    林韵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脸色唰地通红,抓起地上的拖鞋对着凌飞摔了过去:“去死,你个死变态!”

    砰——

    拖鞋砸在门上,凌飞早就跑了出去,外面传来凌飞的大笑。

    林韵兮胸前起伏,羞恼不已,混蛋!果然就是看见了!

    凌飞笑着离开宿舍,往门外而去,逗逗林韵兮也是很有意思的。

    还没走到门口凌飞就接到了任嫣然的电话。

    “我马上登机。”任嫣然道。

    “我知道了,我这边过去应该差不多。”凌飞道。

    “好。”

    任嫣然挂断电话心中期待,今晚要不要准备个什么样的场面呢?这样更有氛围一点。想着任嫣然微微嘟嘴,一般都是男生搞这样的场面来表白,没想到轮到自己竟然是要她主动……

    任嫣然舒了口气,也没办法,谁让那家伙是凌飞呢。任嫣然就想不到凌飞会有怎样主动的一面,这家伙就是个闷木头不是吗!

    哼哼,如果以后在一起了,一定要他来哄人家,现在可是人家豁了出去表白呢!

    这时,旁边一位戴着黑色墨镜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看了眼任嫣然。

    “咦?嫣然?好巧啊。”

    任嫣然扭过头一看男人,微微一笑:“思睿前辈?”

    “哈哈,是我。”朱思睿笑着点头。

    ……

    凌家,一处景致怡人的院落。

    假山流水环绕的小院,一张摇椅横在地面,一位老人闭目躺在摇椅上。摇椅咔滋咔滋发出响声,在寂静的院落里显得格外明显。偶有疾风吹过,引得树叶莎啦啦作响,茂密的绿叶有抓不住树枝的,洋洋洒洒落下。

    “易家仍未来人?”老人突然出了一声。

    安静的院落里传出一道声音来:“是。”

    老人淡淡道:“看来是不来了。”

    “未必。”

    “怎么说?”

    “凌飞少爷的碧落明心手对于易家而言意义格外不同,既算易轻舞个人再不同意,也拗不过上面的长辈。易轻舞的地位能暂时压下,久了,可不好说。”

    “当然,也有可能是易轻舞的地位超乎我们想象,易家认为易轻舞更重要。”

    老人缓缓睁开眼:“废话,和没说一样。”

    院落内又陷入安静,许久老人出声。

    “碧落明心手,能否为我凌家所用?”

    “以凌飞少爷的性格,恐怕很难。”

    “他是凌家人!”老人的摇椅突然顿住。

    那人没回答,只有风声在呼啸,树叶在作响,流水在淙淙。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